重生八七之弃女风华

重生八七之弃女风华

作者:垂丝海棠
主角:李海棠楚恒 分类:言情 状态 连载中 时间:2021-10-09 10:39:10

年代言情小说《重生八七之弃女风华》,小说是以李海棠楚恒之间的感情故事作为主线编写,原创作者“垂丝海棠”,其中主要故事内容是:李海棠捡了条命,从地下医疗实验室穿至偏僻穷苦的小农村,身份依旧如前世般是个一出生就被亲生父母丢弃的弃婴。重活一世,果断做出决定,主动分文不要分家,远离极品,单独立户。   没有极品养母的压榨,人生从此如开挂般顺利,轻松拿下中考状元,三年后又霸占了高考状元的位置,顺利拿到国内第一学府京大的录取通知书,一不小心就成了十里八乡最有名的学霸。   养父对她有恩,那就带他走出山沟沟,带他看遍祖国大好河山,没事还去国外旅游散散心。至于那对在她辉煌之时出现的亲生父母,从哪里来,还是回哪里去吧,手握保证书永断其关系。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第二天果断起晚了,李海棠揉了揉睡眼朦胧的眼睛,打了一盆冷水洗了个脸,煮了个水煮蛋,洗了个苹果,边吃边往王家赶了。

刚走到大路上就遇到李涛和他小叔家的堂弟李洋一道背着书包去学校,两人压着头在说着什么,可一见到她后齐齐闭上了嘴巴,神色还有点慌张。

李海棠嘴角微微抽了抽,她又不是洪水猛兽,至于吗?难不成他们这毛都没长的孩子还有不能让外人可知的秘密了?

其实他们还真没秘密,只不过他们讨论的话题正是关于李海棠的,如今被她撞破,多少有点尴尬。

李海棠见他们有些不自在,也没多说话,从书包里抓了一把大白兔奶糖给他们后,就迈开大步前往王家村了。

大白兔奶糖可是难得吃一回的好东西,两个人满脸激动的平分了,各自剥了一颗放进嘴里,用力吸允了几下,一脸享受的舔了舔嘴巴,随后将剩下的藏进了书包里的内胆里。

李洋年纪比李涛小一岁,现在在读五年级,他看着李海棠的背影,一脸童真道:“涛哥,其实我觉得海棠姐比婷姐好,有好东西吃时,婷姐全部自己吃了,一点都不分给我们,干活时也不帮忙。海棠姐以前没好东西吃,可是去挖笋或捡田螺时,或许去山上捡野果子时,她都会分些给我们年纪小的,干活的时候也总是做得最多。”

李涛睫毛颤了颤,低着头道:“她年纪最大。”

“是吗?可是赵迁家两个姐姐都是做一样的,家里的活都是平分的。你们家以前都是海棠姐一个人做,婷姐从不干活,连大伯母都不用干活,还有空玩牌呢。”李洋也不知道是真不懂还是确实缺心眼,一个劲的在李涛面前说大实话。

李涛没有接他的话,闷闷的吃着奶糖,伸手摸了摸口袋里的那一张钞票,心里更不是滋味了。

李海棠到达王家后就立即开工了,今天段梅芳去了县里,她的事情就要多多了。

昨天晚上王家人齐聚在一起剥花生到很晚,李海棠粗略一估,估计有五十斤,她打算在上午全部做好。两个煤炉子一齐开工,把王丽喊来打下手了,两人在偏房里忙得热火朝天,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

直到中午时分,五十斤花生米都被做成了花生酥,李海棠和王丽都累惨了,吃完午饭后就回房睡午觉了。

一个小时后,两人又起床开工了。王丽去跟村里的妇人们剥花生了,李海棠则在偏房里切花生酥,忙完家里活的王父也过来帮她包装装袋。

刚好把上午的成品处理好,段梅芳就喜笑颜开的回来了,一进屋就把得到的好消息分享给了她听,“海棠,这花生酥卖得真的太好了,我们昨天托班车送过去的六十五斤一天就全部卖完了,我今天带过去的百多斤半天就卖了一小半,我哥嫂两个人忙得脚不沾地呢,连做午饭的时间都没了。”

李海棠笑道:“新鲜东西出来总有一段追捧热潮的,肯定还可以火上好长一段时间的。”

“对,我嫂子说今天就有好几家同行来打听花生酥是哪里产的,他们也想要进货,让我们快些做,到时候她负责帮我们去县里销售。”段梅芳说着这话时双眼里都冒着光。

李海棠眉头微挑道:“嫂子这是要做我们的代理商?”

“对,就是代理商这个意思。我嫂子做生意可厉害了,敢做敢闯,比我哥还厉害,我很佩服她。”段梅芳说这话时,一点嫉妒意味都没有,心眼里是真正的佩服。

李海棠笑道:“段家嫂子确实很有经商天分,擅长抓住机遇。”

段梅芳倒了一杯水喝了几口,拍了下脑袋道:“对了,忘记跟你说了,我嫂子帮我们联系了一家供花生米的厂家,明天会送货来家里,我订了两千斤,剥壳的六毛一斤。”

“可以,价格还挺公道。”李海棠边刷锅边说道,铺子里未剥壳的都得五毛一斤,这个价格确实不错。

段梅芳笑道:“听说他们那厂里有个剥壳机,比我们人工剥快多了。”

下午的时候有段梅芳帮忙,两个人一齐动手,速度快了很多。到夕阳西下时,她们又做了近百斤,加上上午的五十斤,两个小箩筐都装满了。

李海棠因为惦记李建平那边的消息,这天特意早一点回去了,回到家就煮了饭,还炒了小半碗腊肉,吃完饭后快速洗了个澡就去李家了。

过去的时候,李建平已经下班回来了,只是又去田地里干活了。

李涛这两天期末考试,不需要做家庭作业,正喂完鸡打算做晚饭。见她过来了,自然知道她是要打听消息,第一次主动跟她说话,“爸去田里除草了,刚去不久。”

“嗯。家里还没做饭吧,我来帮你。”李海棠昨日见识了李涛的炒菜水平,都不敢想象这半个月他们父子俩过的是什么日子。

李涛也没拒绝,转身进屋把米洗好,放在灶台上煮,时不时用眼睛瞟她一眼。

李海棠在厨房里找了把小板凳坐下,将菜篮子里的豆角和辣椒择好,洗干净后,边切边问道:“晚上除了豆角外,还煮个什么菜?”

李涛指了指墙上挂着的半块腊肉,声音里还有点理所当然的意味,“辣椒炒腊肉,跟昨天晚上那样炒。”

李海棠撇了撇嘴,她不跟一个小屁孩计较,真是太不可爱了。把腊肉洗干净后,切成薄薄的肉片,她的菜准备好时,李涛也动手把锅洗干净了。

李海棠在炒菜的时候,边炒边教,也不管他有没有认真听,每一步都说得很详细,毕竟她以后不可能再经常来给他们做饭菜,他早些学会总是好的。

十二岁的孩子在农家来说是半个劳动力了,她十二岁时什么家务活都会做了,不是她好学,而是被邓文芳逼出来的。不学或学不会的话,肯定会招来一顿骂,骂还是轻的,偶尔还要挨打。比起她来,这小屁孩可是过得幸福多了,邓文芳再混账,可对儿女确是实打实的好。

李涛这半个月的日子很不好过,在学校里因为他**事情被同学嘲笑讽刺。回到冷冷清清的家里后,突然发现自己什么也不会,硬着头皮煮饭做菜,可是煮出来的东西连他自己都咽不下,多少次躲在屋里偷偷哭。

昨天的那顿饭是他这段时间以来吃得最饱最舒心的一次,昨晚他躺在床上回忆了许久许久,最后想到他妈时,眼泪哗啦啦的流了下来,到最后都哭着睡着了。

李建平也不擅长做饭,父子两水平差不多,李涛想要找个人教下都难,如今李海棠主动教他,他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了。她讲得很细致,他听得也很认真,几乎将她的话全部记在脑子里,他有把握明天做这两道菜时,绝不会再烧糊了。

也许是通过做菜这番交流,他们俩难得的坐下来聊了几句,李海棠问了下他的学习考试,李涛也问了下她的花生酥生意。

李建平扛着锄头回来时,见这对昔日的姐弟两坐在大门口聊天,儿子还罕见的露出了孺慕之情,他脚下的步伐也轻松了几分。

“爸,你回来了。”他们两见他回来了,一起起身喊道。

“嗯,你们再玩一会儿,我先去洗个澡。”李建平放下锄头,跟他们说了一句就去后院洗澡了。

等他一走,李涛大着胆子问道:“你什么时候再去县里?能带我去玩一天吗?”

李海棠手里拿着根小木棍在地上乱画,抬头看他一眼,似笑非笑道:“你想要去县里做什么?”

李涛被她看得头皮发麻,别扭道:“我就是想去见识见识。听班上的同学说,那里好多高楼大厦,我想去看看。”

“噗!”李海棠直接喷笑了,这高楼大厦四个字形容得真是……她轻轻咳嗽了一声,认真道:“这两天没空,后天出中考成绩,我得去学校一趟,等你接完通知书过后吧。”

“好,这可是你答应的,可不准反悔。”李涛心里欣喜雀跃了起来,他长这么大还没去过县城呢,以前也央求过他妈,可是只要一开口就被骂回来了。

李海棠翻了个大白眼,无语道:“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话过?”

李涛尴尬的笑了下,双手搭在膝盖上,低着头看着对面地上的“鬼画符”,眼里的开心止都止不住。

在他们父子两吃饭的时候,李建平说起了今天探来的消息,“海棠,今天我托熟人打了电话去他家潭市那亲戚处去问了下,他亲戚家的侄女也正在潭市一中上学,他说潭市一中是市里的重点高中,费用比其他的要稍微贵一点。学费住宿费之类的加起来差不多120元一个学期,生活费大概15到20元一个月。”

“咕隆!”李涛那不合时宜的口水吞咽声响了起来。

见李海棠用一种意味不明的眼神盯着他,讪讪的笑了下。主要是现在的钱太值钱了,那天李海棠给了他五块钱零用钱,他都觉得是一笔巨款,够买好多零食吃了。如今她的学费生活费一个学期就得近两百块,对他来说真的是天文数字,没吓到才怪。

李建平听闻这笔巨额学费时,心里也很不平静,他每个月的工资就四十块,刚够养家糊口。家里的积蓄也被邓文芳和李婷给败的差不多了,他手里没有钱送李海棠读书,所以那日断绝关系的时候她问他意见时,他不得不心痛拒绝。

三个孩子上学,一大家子的生活用度及人情往来全部压在他一个人身上,他很累很无奈。

他得来的这些消息跟李海棠预计的差不多,所以她心里倒没有很大的起伏,语气平静道:“高中一年四百多块钱,数额不少,看来我得趁这个暑假抓紧时间挣钱了。”

李建平心里有些沉重,嗫嚅了几下嘴巴,声音有一丝试探道:“海棠,以你的成绩进县一中肯定可以免学费和住宿费,而生活费的话,如今有王家的食品厂分红,你也就不用*心,以后可以安心学习,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李海棠果断的摇头道:“不考虑。如果真能被潭市一中录取的话,我肯定去那里读书,毕竟这学校的师资力量及各方面都要优秀很多,这个机会很难得,我不会错过。至于钱的问题,我不担心,我有法子挣得到的。”

“你能有什么法子?”李建平虽然知道她比较聪明,可也不觉得她能在短时间内挣够这么多钱。

李海棠轻松的耸了耸肩,笑道:“赚钱的法子我已经在脑海里想着了,只是还没有开始实行,就算这法子没成功,我也有把握找其他的方法赚钱。这个暑假有近三个月,我有信心挣够第一年的学费,至于后面两年的钱,到时候再说。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

李建平见她说起赚钱时神采飞扬,一点担忧的表情都没外露,心想她应该是真的有办法,叹气道:“如果到时候不够的话,爸再去借一点。”

“不用,我自己想办法就行,若是实在没成的话,我找王家借点就行。李涛下个学期要读初中了,学费也多了起来,家里的其他花费人情也挺重的,您的钱留在家里用吧。”如今断绝了关系,自然没有让他再供学的道理,李海棠不会再花他的钱,免得被其他人说闲话。

等他们父子俩吃完晚饭以后,李涛主动送她回去了。看到她屋子里书桌上的时,破天荒地开口央求她借给他看,连连保证一定会完好无缺的还回来。

李海棠知道他喜欢看一些连环画小人书,如今见他对名著感兴趣,自然不会小气,把书借给他,让他带回去了。

等李涛一走,她就坐着椅子上回想前世的事情,她记得八十年代正是诗歌流传的黄金时代,其中有一个在当年尤为火热。全国各地涌现出了一批才华横溢热情书歌的中学生,精心挑选出来的诗歌发表在这档报刊上,在学校里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后来,各大城市还轮流举办中学生校园诗友聚会,当时的火爆程度丝毫不弱于后世的明星演唱会。

李海棠回忆了下时间,这档报刊最火的时候应该就是这两年,她算是赶上了好时节,打定主意后,立即拿起笔开工了。

因为重*旧业,李海棠这天晚上心情一点都不平静,越写越兴奋,根本停不下来。直到邻居家的第一道鸡鸣声响起,她才放下手里的笔,拉灯,回床上睡觉。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