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迷梦之源 > 书库 > 战天杀神
战天杀神

战天杀神

作者:不要对我好
主角:胡天宇凤来仪 分类:都市 状态 连载中 时间:2021-10-09 11:26:56

男女角色分别是胡天宇和凤来仪的玄幻系列的男频小说《战天杀神》,这部作品是由作家大大“不要对我好”创作。小说的主要故事情节为:胡天宇在刚出生的时候就被认定是家族的继承人,小小年纪就具有众人望尘莫及的修炼天赋。七年前,胡天宇的父亲失踪,只给他留下了一个神秘的木匣子。父亲的失踪给他带来了巨大的打击,一夕之间,他的功法全部散尽,从天才变成了一个废材。曾经身为天之骄子的他怎么甘心做一个普通人呢?终有一天,他一定会重回巅峰,傲立于世间。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漆黑的夜,天空雷霆轰隆作响,雨却下得很小。

官道上,一片泥泞,低洼之处积着如镜面的水迹。

嗒嗒嗒……

远处传来一阵马踏之声,只是道上有积水,时不时便会响起哇啦的雨水飞溅之声。

一匹马从黑暗中驰来,马上驮着一名斗篷人,天空轰隆雷响,闪电撕裂天际,映照出树木的轮廓,以及斗篷人白皙的下巴与苍白的冷酷笑意。

“驾——”

斗篷人一声吆喝,坐下马速度骤增几分,啪的一声马鞭抽动,这匹马嘶鸣一声,拔足狂奔,朝着卧牛岗方向疾驰而去。

黑夜下的卧牛岗,仿佛一头匍匐着的巨大青牛,那条酷似牛尾的道路上,斗篷人驰马而上,没有阻碍地进入了血寨之中。

他一拉缰绳,骏马长嘶,立即将里面的山贼惊动,纷纷走了出来,待看见斗篷人之时,皆是热情叫道:“大当家的。”

斗篷人只是点了点头,随即走了进去,径自坐到上方的兽皮藤椅之上,冷冷扫了众人一眼,漠然道:“后天便是胡家的族会,是为老五报仇的最好机会,你们可准备妥当?”声音中隐隐夹着一股愉悦。

众多山贼齐声说道:“静候大当家吩咐!”声音凝聚成一股,如雷炸响,充斥一股一往无前的气势。

斗篷人嘴角挂着一抹冷笑,说道:“胡家的那些老家伙交给我来对付,你们尽管从正门攻入,除却铁甲卫之外,其余的人都不过是一盘散沙。”

一名白白净净,显得有些儒雅的中年人皱了皱眉,看向斗篷人,说道:“大当家的,我们毕竟是山贼强盗,如此大张旗鼓底杀进三月城,不说王家,就说城主府,恐怕也不会袖手旁观吧!”这个中年人,绰号藏刀,是血寨的智囊军师,同时亦是血寨仅剩的两位当家之一。

斗篷人笑道:“老三,枉你号称我血寨的智囊,又如何不知王原老匹夫与胡家的仇隙,若我们将胡家铲除,反而对王家又好处,他们巴不得如此。至于城主府,那个窝囊废的城主,贪生怕死,敢拦在我们血寨面前,无疑螳臂当车。”言语之中,透出了一股自信与狂傲。

场中的山贼听得如此激昂的话语,均是大笑起来,两两相互碰杯喝酒,仿佛这次进攻胡家,为五当家报仇雪恨,已是手到擒来之事。

藏刀眼中划过一丝阴霾,说道:“大当家的说的在理,不过杀死老五的是胡天宇,我们尽可等他出来,再设计杀他……”

斗篷人道:“此仇不共戴天,必须让胡家所有人的鲜血来洗刷,老三你就不必多说了。”说着想着众多山贼敬了一杯。

众位山贼纷纷站起,回敬一杯。

斗篷人站了起来,走下座椅,朗声道:“此事已并非只为老五报仇,做大哥的知道,你们这些人憋了几年,早想痛痛快快掠夺一回了。听说那胡家家产丰厚,战法秘籍更是多不胜数,若能将他铲除,夺其财产资源,必定壮大的我血寨,让我们成为三月城第一大势力。”这一番话说得慷慨激昂,令人听之热血沸腾。

“大当家的,我们跟你干了。”

“要将那胡家全部杀光,方能令五当家安息。”

“要将他们的财宝夺来,要将他们的战法秘籍全夺来,要将他们的女人全夺来了。”

四下众人皆是血气方刚的汉子,再加上饮了不少酒,精神无比亢奋,又是身为强盗土匪,被压制了几年,如被困住的凶兽,此时被斗篷人一番话所引诱,登时将众人内心的凶性唤醒,原本有些不太情愿者,此刻都全然都豁了出去,要将胡家连根拔起。

藏刀垂下眼帘,叹了口气,默默不语。

斗篷人将手中杯扔下,往着门口走去,待走到藏刀身边之时,他冷冷扫了后者一眼,说道:“老三,后天之事,可别让我失望。”

藏刀站了起来,连声说道:“大当家的请放心,某必定将竭尽全力,不会让你失望的。”

斗篷人拍了拍他的肩膀,随即走出门口,骑上骏马,双腿一夹,纵马向着来时的方向驰去,那个方向正是三月城。

“真是有鬼了,这后辈浑身上下透着古怪。我族血脉虽然强横,位列天地三大异类之首,但是由于以杀念为本源,心性躁动亢奋,不可能真正宁静下来,故而不具备获得言传师天赋的资格。但是这后辈不仅受到血脉限制,并且悟性一塌糊涂,居然能成为了一名言传师,而他的意识又是这般强横,实是匪夷所思。”

人形铠甲两点红芒明灭闪烁,自语道:“之前我看他对着虚空乱挥乱砍,本以为修炼战法,谁知十日过去,这后辈竟然突破了修为,我算是知道了,他砍的不是虚空,而是图锁……”

“他竟然敢砍天道的图锁,而且竟然真的打破了,真是胆大包天,就是不知道,我族出现这样一位异类中的异类,究竟是福还是祸。”

人形铠甲站了起来,粗壮的锁链被带动,发出啷当啷当声响。他抬头看了一眼宫殿顶层,目光中有些不安,随即喃喃道:“前些天杀念融于骨骼,我本以为他会因此一命呜呼,谁知却是如此轻松,真的有鬼了……咦?第三区只剩下三头嗜杀兽,不知杀念融于皮肉,他能否抗得过去。”

“话说回来,这后辈与二十年前进来的那个后辈……有点相似啊!”

似乎独自生活在地下宫殿中,他感觉到有一丝孤独了,今天说了很多的话。

胡天宇注视着草地上的三头嗜杀兽,向着它们缓缓走了过去,神色平静,刀尖指向它们。

“吼……”

几头嗜杀兽看见光明正大地出现的胡天宇,这样的轻视,将他们彻底的激怒了,纷纷向着胡天宇冲杀过来。

隆隆……

胡天宇能感觉到青草间碎石的跳动,但他的神色依旧平静,有恃无恐只出现在强者身上,但他还不是强者,只是他现在的实力,一头嗜杀兽、两头嗜杀兽对他造不成威胁,所以他要瞧瞧自己的能力到底那个地步。

胡天宇空着的左手印在草地上,一股庞大灵力涌将出来,以潮湿的空气作为媒介,将青草上的一颗颗露珠构成联系。

哇啦啦的响声中,无数露珠朝着几头嗜杀兽必经之路涌去,如百川入海,顷刻间四周干燥一片。

咻咻咻!

一排排晶莹的短矛,从草地上突刺而上,错综复杂,宛如一丛荆棘,将三头嗜杀兽足上的鳞甲刺得碎裂,但对他们构不成什么伤害,却让得他们失去平衡,摔滚在地上。

那短矛荆棘丛失去灵力的加持,成为一道道水柱,洒落下来,形成一大摊水迹。

胡天宇拔地而起,眼中充斥着杀念的红芒,双臂浮现道道粗黑的线痕,随即刀过头顶,挥砍而下。

嗤!

刀光所过,一颗狰狞的头颅斜飞到半空,一大股血液冲天而起。

胡天宇伸手触碰到那股血液,只觉手掌一阵温暖,随即灵力涌出。

飕!飕!飕!

一道道血箭从那团血液中喷吐射出,深深地**了剩余两头嗜杀兽身躯之中,脱离灵力的加持,两道血箭成了两股血液,从伤口中汹涌冒出。

“吼……”

两头嗜杀兽愤怒地咆哮着,举起利爪疯狂地向着胡天宇拍击过去,一时间交织成一张刀光剑网,向着胡天宇笼罩过来。

锵……

胡天宇持刀抵挡向大部分的利爪攻击,顿时响起一连串密集的金属交鸣声,但饶是如此,身上还是被抓出了数十道浅浅的血痕。

胡天宇心中一凛,疯狂退后,将刀抛向空中,划破手指,双手筑建破空印,一枚血印凝聚两指间。

一弹!

空气被破开一道肉眼可见的轨迹,噗的一声,激射进一头嗜杀兽的体内。

“吼……”那头嗜杀兽浑身恐惧地发抖,抱头惨呼,七孔流血,状若疯狂。

胡天宇双拳筑建万虎咆哮,与仅剩的一头嗜杀兽拼杀在一起。

“吼吼吼……”

分不清是万虎咆哮的声音,还是嗜杀兽的怒吼。一人一兽搏斗在一起,以硬碰硬,这样的打法毫无技巧可言,简直就似两头蛮兽的疯狂厮杀。

胡天宇双拳收回腰间,身子沉下,肌肉绷紧,目光紧盯着扑上来的嗜杀兽,突然砰的一声,他双拳骤然轰出,两道炽白光线直轰击到嗜杀兽腹部。

喀嚓喀嚓……

一连串骨骼爆碎的声音响起,嗜杀兽腹部塌陷进去,随即被巨大击飞,撞到地上,弹得翻滚起来,最后停下来时,仿佛全身骨头尽数碎裂,肉身瘪了下去,死的不能再死。

这一拳,结合了千均坠八百斤的重量,极致之威,以及杀念融于骨骼的无敌拳劲。

杀念融于骨骼,增强的是身体的力量,以及每一击攻击都蕴含庞大的杀伐刚劲。

“呜……呜……”

那头中了血印的嗜杀兽倒在地上扭动着身子,还没有死去。胡天宇知道,虽然杀念血印强横无比,但只要过得一段时间,这头嗜杀兽便会清醒过来。他执起长刀,来到这头嗜杀兽前,一刀砍落,将它砍得身首异处。

三缕血气从嗜杀兽身上飘荡起来,融入胡天宇的身躯之中。

就在三缕杀念融入身躯之时,胡天宇的眼眸立即变得通红,皮肤血肉如火烧般滚烫,血红欲滴,而且还有些微微发胀。

“啊……”

胡天宇只觉大脑剧烈的疼痛,杀念肆虐,似要将仅剩的理智撕得粉碎,他大喝一声,长刀乱砍,一股股杀念融入刀锋。

此刻,他衣衫早已变得破破烂烂,黑发向后飞扬,手持长刀疯狂舞动,状若疯魔,似要将一切东西诛杀殆尽,方可休止。

正在这时,一道清凉自言传之书中透出,令得胡天宇大脑有瞬间的清明,他连忙屈膝盘坐,稳守心神灵台,不让己心为外物所动。

那股杀念,渐渐地平静下来,与他的皮肉融合,令得皮肤变得白里透红。

过了许久,他才蓦地睁开双眼,眼眸清澈透亮,已无半分血色。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