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妃之凤主异世

祸妃之凤主异世

作者:娇香
主角:管小玉车凌钧 分类:古代 状态 已完结 时间:2021-10-09 15:40:56

古代言情小说《祸妃之凤主异世》的作者是“ 娇香”,小说中的主要角色是管小玉, 车凌钧,精彩内容介绍:初到异界的管小玉就被卷入国家纷争,且看异世女强人如何反转人生,各国王子的爱慕,不知道家中的小侯爷会不会不答应!“别别别,我家夫君太能吃醋了,不能要!”还有那个装傻的侯爷,震荡我傻啊。且看她如何玩转异世,强势回归,暴打仇家,和车凌钧甜甜蜜蜜!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绿城中有二傻。

傻侯爷车凌钧,丑傻瘫管小玉。

两个人都是自打出娘胎起,智商就有点不匹配。

不同的是,管小玉的智商偶尔还会临幸她的小脑袋瓜,让她时好时坏。而傻王爷没有一天好过,饿了知道吃,渴了知道喝,随地大**……

镇远侯府,是木国的大功臣,为木国立过赫赫战功。但是数百年来,五国连年征战,镇远侯府的男人大多数都死在了战场上。到了车凌钧这一代,竟然还剩下他这根独苗苗,还是因为他天生痴傻才没有被强征入伍,才留了一条性命。

净盘大师所说的管小玉的命定之人,就是这个和她一样,因为傻而出名的傻侯爷车凌钧。

“师父,有没有这样一种情况,比方说你本来是修习玄法的,对相命之事所学不多?”管小玉小心翼翼地道。

“绝无可能!我的算命法是一等一的!前不久,你不也是个傻瓜吗?而我却在千万人中找到了你!”净盘强调。

“这,这倒也是,我竟然无法反驳!”不过师父,你知道不知道,原来那个管小玉早就已经完蛋大吉了,如今在这个如花似玉的躯壳里的是一个来自遥远现代的老妖怪。

难道那倒霉的小侯爷也会突然一命呜呼而被穿越者占领了身体吗?

“其实仔细想想,你嫁一个傻侯爷也自有好处。”

“嫁一个连大**都不能控制的大男孩,我能有什么好处?”

“当然有好处!”净盘眼望天际,尽量兜售自己的想法。

“镇远侯府数百年来立下无数功勋。如今,府里只剩下一位年逾六旬的车老夫人,还有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侯爷。不说那数百年来积累下来的无数财富,单是府里那遍布全国的各大小商铺,就肥得让人流口水呀!你想想,车老夫人已经老了,小侯爷又不能理事,等老夫人两腿一蹬,侯府里所有的事情,还不就是你说的算么……”说到这里,净盘别有深意地碰了碰管小玉僵直的手臂。

管小玉如醍醐灌顶!

原来,她师父看中的是人家的财产啊!

不过,这好像也不是什么坏事。

她管小玉做人,为了利益,从来不出卖别人,她只出卖她自己!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管小玉由衷赞叹。

“师父,徒儿还记得当初你收我为徒的时候,我曾问您是否需要付出什么代价,您说此事以后再提,现在是不是已经到了提的时候?”

“聪明!”

“为师乃修习之人,本来钱财都是身外之物,不过这些石头对修习大有好处。为师平生收徒无数,他们每个人都对我有所孝敬,师父把所有收益都挂在这洞顶上了……”净盘说着,指了指镶满火法石的洞顶。

管小玉擦了擦额头上流下的冷汗。“师父,原来我还有师兄师姐啊,我在你身边一年了,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他们?”

“他们都或娶或嫁,都不在我身边了。”净盘不无遗憾地道。

“……知道了。”

净盘看管小玉似乎心里不喜,又补充了一句:“徒儿莫要难过,这小侯爷痴傻,我们木国民风开放,如果小侯爷不能行房事,为师——”

“停!”管小玉赶紧截住话题。“这方面的问题不需要师父担心,我会自己解决的。师父这次下山还是要做低调的道姑打扮吗?”

“非也!”净盘一甩袍袖,神秘道:“为了徒儿的终身幸福,为师准备穿上最好的衣服,用我真正的身份去向车老夫人施压,用我的口才去感化她,让她务必要答应这门亲事!”

半个时辰后,管小玉快等得不耐烦了,净盘才从内室里更衣出来。

管小玉瞪大眼睛。

“师父,你不是说要穿上最好的衣服吗?我怎么觉得你穿的好像和刚才是同一件?”

“当然不是,你仔细看看!”净盘摆了个仙风道骨的姿势。

管小玉左看右看,也看不出有什么不一样。“徒儿还是看不出来,不过颜色好像淡了点。”

“当然了!”净盘一个爆栗敲在管小玉头顶,“为师刚才抽了点时间将衣服洗了,还施了火玄法将衣服烤干了!你看,是不是比原来干净过了。”

敢情您老人家从来不换衣服啊,难怪平时洞里都有一股怪味。

净盘似乎也意识到这点,有点尴尬。“不是说了吗,为师毕生的钱都在这洞顶上了,修习之人,不拘小节。再说这火法石你不也享受到了吗?不然你以为你的法力怎么会进步那么快!不要多说,我们走吧。”

师徒二人结伴下山去。

镇远侯府门口。

管小玉依旧脸上顶着面盆大一块疤,双脚不能下地,被两个小厮抬着。

和恶疾没有治愈以前一模一样!

不解!

有气!

“师父,你不是说要把我推销出去,为什么还要让我扮回痴傻的样子?”

“徒儿难道你没有听说过树大招风吗?这镇远侯府本来已经是强弩之末,要是突然蹿出个有能力的媳妇,那还不招人嫉恨吗?”

“可是,我这样连动都不能动,又怎么能完成你交待的任务?”

“山人自有妙计!”

“当真?”

“当真!以你的智慧,我又怎么能骗得了你?”

“这,这倒也是,我竟然又无法反驳。”

门童已经进去通报许久了,镇远侯府的门依旧关着。

管小玉不禁怀疑这净盘大师是不是个欺世盗名造谣撞骗之辈。

正要开口询问,沉重的门口嘎吱一声响,一群人火烧火燎三步并成两步地走出来。

管小玉立即被那一片绿闪得眼前一瞎!

为首一个老态龙钟的老妇人,一手拿着墨绿色的拐杖,虎步生风,震得头顶一颗拳头大的绿宝石左摇右摆。她那个镶满各种绿色宝石帽子估计有十多斤,也不怕压断了脖子。

这大约就是车老夫人了。

这老妇人身后跟着一溜年轻高挑的帅哥,他们有的面如冠玉,有的英俊潇洒,还有的威风凛凛,各形各色,所有人无一例外都穿着一身绿袍,带着一个绿帽……

不是说车家的男人都快死光了吗?怎么这么多帅哥,管小玉左看右看,也看不出哪个是低能儿……

一溜帅哥的后面,是各色的丫头小厮,大约根据职位的不同,他们的衣服是深深浅浅的绿……

这,也实在太绿了。

管小玉有所不知。这木国是以木系玄法为主,木系玄法又是以绿色植物为主。是以,这木国以绿色为最尊高的颜色。各级官府都是绿色的,根据官职大小不同,颜色也稍有不同,官职越大,颜色越深。

身穿绿色衣服迎客,这可是对客人的最高尊重。

“不知净盘法师突然驾临,有失远迎。”车老夫人上前隆重出迎。

净盘对管小玉挑挑眉,一边露出一个“我没有骗你吧”的表情,一边虚情假意地道客气。

到了客厅里,分主客坐下。

车老夫人理所当然坐了正中间的位置,净盘被安排在左手第一位,那一溜帅哥负手站在车老夫人身后当背景,侍女小厮也都各有位置。

管小玉被独自扔在担架上!

放在客厅中间!

原来管府有个丑女,这在绿城的贵族中本来也不是个秘密。以前富家公子小姐聚会的时候,她还被当成狗牵出来溜着玩。

不过一年前,不是说此女已经死了吗?怎么又会出现在这里?

大家对她投去各色目光。

管小玉虽然也不是个怕人家看的,但是数十双目光齐齐投在她的身上,还是在这个憋闷的屋子里,那种芒刺在背的感觉绝不好受。

救命啊!

寒暄过后,车老夫人直接进入话题。“久闻净盘大师如闲云野鹤,这次怎么会有空光临鄙府?”

净盘拨了拨茶盏,摆出大师的范,道:“听闻府上有一公子,怎么不见出来见客?”

车老夫人的脸色马上阴了下来。镇远侯府有一个傻侯爷,这是人尽皆知的事,如今净盘用这样的语调说出话来,明摆着有讽刺的意思。

要不是看在净盘毕竟是高级玄法师的份上,车老夫人估计要发火了。

车老夫人的语调马上冷了八调。

“愚孙身体不适,不方便见客。”

“呵呵呵呵!”净盘放下茶盏,手指担架上的管小玉,“车老夫人可知道此人是谁?”

管小玉有名,不过是在年轻的贵公子小姐之间。像车老夫人这种等闲难以亲近的一等老贵族,又怎么会知道一个丑傻瘫的存在。

“粗鄙*民,我怎么会认识!”

车老夫人一双凤目隐含怒意,她早年上过战场,非一般贵妇人能比。

“我来告诉老夫人。”净盘站起来侃侃而谈,“此人原来是管府的一个低等下人,不但脸有恶疾,脚不能动,而且还时傻时不傻!”

车老夫人严重射出骇人的精光,一个“傻”字明显戳中了她的脊梁骨。

“既然是又傻又瘫,净盘大师将她带来我府上是什么意思?难道欺我府中无人吗?”

“非也!净盘此次前来,只为说媒。”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