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爹地闹翻天

萌宝爹地闹翻天

作者:沐七
主角:乔语蒙付千臣 分类:言情 状态 已完结 时间:2021-10-09 16:19:36

《萌宝爹地闹翻天》是一本已完结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的主角叫做乔语蒙, 付千臣。书中主要情节是:语蒙和千臣两年的婚约,她一心相许,他疯狂折磨。五年对于她来说,这还是一个噩梦!五年后的再次相遇也是,层层折磨之下,真相被揭开那日,他深知自己的过错,对她苦苦纠缠。乔予希:叔叔你做我爸比吧! 付千臣:我觉得可以。 乔语蒙:滚!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五年后,南城机场。

航班刚落地不久,很快出口处就跑出来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娃。她穿着一身蓝色纱裙,脚上踩着一双白色小皮鞋,头上顶着两根可爱的小辫子,乌黑的大眼睛好奇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小嘴半张成O型,可爱的让人忍不住想捏一捏她粉嘟嘟的脸颊。

“乔予希!”很快,出口处一个长相颇为出挑的女人推着行礼急匆匆的追了出来。

那个小女娃回头看向女人,脸上立刻荡出了笑容,“妈妈!原来你念了这么久的南城,是这个样子的呀。”

妈妈?周围的人都诧异的看向女人,女人皮肤光滑白暂,身材苗条,头发被束成了利落的马尾,看起来顶多不过二十五,居然会是一个四五岁孩子的妈妈?

“咳。”女人咳了一声,赶紧追上去牵住小女孩的手,“乔予希,妈妈不是告诉过你,不能乱跑吗?你要是被人贩子带走了怎么办?”

“才不会呢。”小女孩撇了撇嘴,很快视线落在进场入口处的一个男人身上,“妈妈,你觉得那个叔叔长得怎么样?”

什么?女人愣了一下,扫了一眼,挑眉看向小女孩,“一般。”

“唉……”小女孩像个小大人似的叹了口气,“妈妈,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男人啊?”

“乔予希。”女人伸手捏了捏小女孩的脸颊,“我还没问你想干嘛呢。”

“当然是给我找爸爸啊!”小女孩一脸凝重的回答。

“噗……”女人一下子呛到了。

“乔语蒙,你都三十二岁了!”小女孩把手从女人手里抽回来,叉腰看着女人,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女人,哦,也就是乔语蒙,她不在意的撇了撇嘴,“我看起来像三十二岁吗?顶多二十。”

“那又怎么样?你实际就是三十二!”

出口处,M珠宝公司南城分公司的宋远听着乔语蒙和乔予希的对话,赶紧跑上前去,“请问是乔语蒙女士吗?”

乔语蒙愣了愣,点头,“是我,你好。”

“你好,我是宋远,林总专门让我到机场来接乔女士的。”

“谢谢。”乔语蒙点头。

“我帮你推行礼吧。”宋远赶紧过去,手还没摸到行礼,就听到乔予希问:“叔叔,你结婚了吗?”

“结了。”宋远诚实的回答。

“噢。”乔予希颇为失望的回答。

“怎么了?”看着这么可爱的小天使,谁都会忍不住想要亲近,宋远自然也不例外。

“本来还想给你介绍一位美丽的女士做妻子的,现在看来没希望了。”乔予希说着,哀怨的看了乔语蒙一眼。

乔语蒙被乔予希那么一看,干练女性的形象差点就崩塌了,她对着宋远干笑了一下,直奔主题:“这次的抄袭事件,对方设计师的资料出来了吗?”

“出来了,是南城原创品牌柔臣的首席设计,资料在车上。”宋远回答。

对于总公司这个新晋女设计师,宋远一直保持着敬仰的态度,以前听说她已经三十二岁了,还以为会是个灭绝师太,没想到居然这么漂亮。

好在他已经结婚了,要不然对于这样女神级别的人物居然已经是一个孩子的妈了,他肯定会耿耿于怀。

上了车之后,乔语蒙立刻拿起了对方的资料,看到照片之后,她的嘴角勾起了冷笑。

五年没见了,她的好妹妹,别来无恙啊?

“乔女士?”宋远从后视镜看到乔语蒙嘴角的冷笑,突然觉得后背有些发毛。

“没事。”乔语蒙立刻敛去了嘴角的冷笑,转而问:“现在南城的风向是怎么样的?”

“我们M珠宝在珠宝界的地位自然比柔臣好上不知道多少倍,但柔臣那边就是坚称我们抄袭了他们,加上弱者容易博得同情,现在舆论几乎都是偏向他们,说我们国际品牌还抄袭一个小原创品牌……”宋远无奈的叹气,弱者有理的这个规则,什么时候才能改一改?

“我回来,就是来处理这件事的。”乔语蒙的表情颇为自信,但是没人知道,她的心底,早已经鲜血淋漓。

好一个乔语柔,好一个柔臣,好一个付千臣……

五年前乔语蒙离开南城,直接到国外深造珠宝设计,后来因为品学兼优,被推/荐到M珠宝公司实习,现在已经算得上是M珠宝公司的首席设计师了。

这次被传出抄袭的,是一条钻石手链,因为这期主打花嫁,所以乔语蒙就想起自己在嫁给付千臣之前画过的一张草图,在经过回忆和精修之后,她把设计图给了总公司。

没想到成品还没出来,就传来了抄袭的消息。

之前乔语蒙没想明白为什么自己的设计和对方的会那么相像,直到看到了对方设计师的资料……

呵,原来乔语柔不但霸占了她乔家大小姐的位置,还堂而皇之的把她的设计图占为己有!

不过毕竟是乔语柔那边先出的设计图,她没有证据证明她才是原创设计师。

乔语蒙深深地呼了一口气,把在胸口荡来荡去的怒火压下去,一脸平静的看向在开车的宋远,“宋远,你帮我约见一下乔语柔。”她停顿了两秒,补充:“也就是对方的首席设计师。”

“好的。”宋远点头。

晚上七点,乔语蒙坐在南城市中心的咖啡馆,她转头看向窗外。

她走了五年,这里的变化很大,很多地方只剩下陌生,她却依旧记得自己带着乔语柔逛街的画面。现在想想,乔语柔脸上洋溢的笑,可真是有够虚伪的。

“这不是我的好姐姐吗?躲了五年,终于还是忍不住回来了?”乔语柔落座,浑身上下都是价值不菲的珠宝,看起来足够耀眼,但也足够俗气。

乔语蒙和她完全不一样,一身干练的西装,加上一根自己设计制作的K金项链,再无其他装饰。

“乔语柔,我们谈一谈这次的抄袭事件。”乔语蒙直奔主题,如果不是为了公司的利益着想,她一点也不想和这个虚伪的女人多说一句话。

“抄袭?你有证据吗?”乔语柔的红唇一勾,露出了讥讽的笑。

“沫夕,醒醒快醒醒...”站在病床边的江北墨一脸紧张,不停的轻轻摇晃着陆沫夕的身体,陆沫夕躺在病床上双眉紧皱,一头冷汗嘴里不停的喊着贺臻两个字。

而身边的特助付磊很是疑惑的问了一句,“江总,好好的出游,沫夕小姐怎么会突然落水!”

江北墨没有说话,只是寒眉紧皱继续紧张的呼叫着陆沫夕的名字,心里的撕痛蔓延全身,嘴角轻声的呼叫,醒来,快醒来...

陆沫夕像是突然梦到一个可怕的画面一样,猛然的从病床上惊醒起来,神色慌张脸部苍白,晶莹的泪珠不断的划过脸庞,就连那淡薄的衣裳早已湿透,双手紧紧抱着自己的身体不停的颤抖着。

而嘴里依然不停的喊着贺臻两个字!

“醒了,陆小姐醒了!”特助付磊叫了一声。

江北墨看着醒来的女人紧张的喊了一声,“沫夕...”

听到那声熟悉而又富有磁性的声音,陆沫夕的身体条件反射往后退了一步,惊红的眼睛看着这个曾经利用自己害死贺臻的男人。

又看了看自己身处在医院的病床上后,陆沫夕才发现自己还活着。

她还以为自己是被人救下,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已经重生。

为什么还活着,为什么...我还活着...贺臻,我的贺臻...

陆抹夕狠狠的拍打着自己的脑袋,那撕裂般的痛楚在她的脑袋里一点一点上升,时不时的还穿插着一些根本就不属于她的记忆。

“沫夕,你没事吧,医生,快去叫医生!”江北墨紧紧的将陆沫夕拥在自己的怀里,“没事了,沫夕,没事了,醒了就好,没事了不要怕,有我在!”

为什么她还活着,陆沫夕突然推开抱着自己的男人吼道,“江北墨,你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我恨你,我恨你...你滚...你滚开...”

“沫夕...”江北墨浑身一颤。

陆沫夕根本就没有理会他,像是发疯一般,随手抓起搁置在一旁的玻璃杯就胡乱的往江北墨的身上砸去。

她恨他,是他亲手杀死了贺臻。

仅仅几秒钟时间,陆沫夕就将原本干净整洁的病房砸的一片狼藉,随后不由分说的紧紧抱着自己身体的放声大哭,像是受到了极大的刺激一般。

她捂住胸口狠狠的抽泣了起来,心脏的就像是被人狠狠用刀子在不停的划来划去,痛的连呼吸都快要难以忍受。

都是因为这个男人,陆沫夕变成了一个令她自己都感觉恶心的坏女人,明明这一切都不是这样,她的贺臻,再也回不来了。

陆沫夕的嘴里依然不停的念叨着..贺臻的名字...

而江北墨愣愣的站在一旁,血红着眼睛就如同灵魂遭遇重击一般,胸口的心脏在剧烈的颤抖着,痛的全身都在发抖,痛的他一句话都说不出。

就连刚刚被玻璃杯砸中眼角,生出一道鲜红的口子,江北墨都没有感觉到,还是付磊走进来提醒了一句,江北墨才下意识的去擦拭了一下那早已划过脸庞的血痕。

“陆小姐,你怎么了,什么还你贺臻,你说的可是贺氏集团现任总裁贺臻?”付磊一脸蒙蔽的一边帮着江北墨擦拭着伤口,一边眉头紧皱一脸茫然的问道,“陆小姐,你什么时候认识了贺氏集团的人了?”

你不是我们江总的女人朋友嘛,怎么心里还想着别的男人,而且还是他们江氏最得力的竞争对手贺氏的人,当然这句话付磊并没有说出口。

只是一脸疑惑的看着床上的女人。

陆沫夕抬起头,脸色惨白,她根本就不知道付磊为什么会这样说。

明明这一切都是在他们的掌控之中!

她红着眼睛对江北墨说道,“贺臻死了,贺氏集团,你也已经得到了,江北墨你也该满意了吧,所以求你放过我好不好!”

她不想跟他结婚了,即便是自己活了下来,即便是贺臻死了……

曾经以为自己很期待和这个男人结婚生子,现在才发现一切都错了,她自己也不知道在时候什么开始,她心里爱着的那个男人已经换成了贺臻。

陆沫夕紧紧的抱着自己的身体,再一次埋头痛哭了起来,一切都结束了,是她亲手毁了贺臻的一切!

而她的贺臻再也回不来了。

痛苦就是这样措不及防的席卷而来,她感觉自己一次又一次的被丢进痛苦的深渊,整颗心房都被撕开粉碎!

她不仅仅欠了那个男人一条命,她还欠了他一生的挚爱!

江北墨没有说话,只是红着眼睛冷冷的站在一旁,只是不管陆沫夕怎么闹,他始终都没有离开半步!

付磊越听越加的疑惑了起来,挠了挠头,“不是,陆小姐,这话你可不要瞎说,我们江总才没有收购贺氏集团。还有贺氏集团总裁贺臻什么时候死的?你是不是做梦了?我记得昨晚,替江总出席宴会的时候,还看到他的好好的!”

付磊摸了摸下巴,仔细的想了又想再一次点了点头确认了,昨晚确实见到了贺氏集团总裁贺臻!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