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仇娇妻入骨缠

复仇娇妻入骨缠

作者:阿飘
主角:郁蓝欣顾倾城 分类:言情 状态 已完结 时间:2021-10-09 17:22:04

《复仇娇妻入骨缠》是一部由网络作家阿飘倾心编写的总裁豪门类型的小说,主人公是郁蓝欣, 顾倾城。文章的主要内容是:郁蓝欣一心只想复仇,索取顾倾城之命。还未经世事的她单纯的任人利用,对他百般伤害。在得知真相之后的她后悔不已,原来自己早已情深许久,庆幸的是他还在,还是那样对她宠溺入骨!“顾倾城,我不会再离开你了!我爱你。”“老婆,今天这么主动吗?我也爱你!”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她好紧张,好惶恐,她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更不知道她是怎么来到这个地方,这里显然不是山顶那个她做了五个月女仆的顾家老宅……

“这……是哪里?”片刻后,郁蓝欣努力镇定着转过了头,问向身后高挺的男人,她不是那种胆小如鼠的女孩,不然也不会冒死闯进戒备森严的顾家,要蓄意杀死顾倾城这样的大人物。

她在心里告诉自己,该来的终会来,如果她被发现了真实身份和目的,那么躲也躲不了。

然而回过头的刹那,她却看到顾倾城的俊容,正含着清浅的笑意在深深的看着她,那双如墨的眼眸像深夜无边的海洋不着边际,在老宅见过顾倾城的几面,他给她的印象都是一副倨傲冷漠的样子,这是她第一次看见这个男人对她含笑凝视,那笑容和眼神,顿时让她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她不由的抓紧了身上的棉质睡袍。

“我真的让你中毒那么深吗?和我睡过一次,就两天两夜都醒不过来了?”顾倾城微凉的长指挑起了她尖俏的下巴,问语低低沉沉,夹杂着丝丝魅惑的气息。

郁蓝欣因他这话,如梦初醒,原来,她昏睡了两天两夜,脑海里拂过她在昏迷前被这个男人压在身下疯狂掠夺的画面,尤其他带给她的那撕裂般的蚀骨钻心之痛,让她至今想起都不由得夹紧双腿。

而她这个举动被顾倾城敏锐的收进眼底,化作唇边牵起的玩味一笑,又抵进一步,坚实的胸膛贴近她薄弱的身躯,居高临下的盯着她努力镇定的容颜。

这张巴掌大的小脸儿用李白的一句诗形容最不为过,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她粉黛未施的脸庞,每一处都精致无瑕,美得自然脱俗,打从五个月前,顾倾城第一次回老宅看望**见到这个女孩的第一眼,就早有直觉,她并非一个普通的女仆。

郁蓝欣已经被顾倾城幽深的墨眸盯得浑身不自在,往一旁挪动脚步,躲开了顾倾城挑着她下巴的手,只是,不等她从他身旁走过,就被那只微凉的手再次摄住了皓腕。

“你放开!”郁蓝欣本能的抬腕挣脱,黑白分明的皓眸里尽显憎恶,顾倾城紧攥不放,一个转身就将她推进墙角,强大的身躯不留一丝缝隙的紧紧压住她。

“混蛋!你干什么?放开!”强烈的侵略气息再次袭来,郁蓝欣本能的低吼挣扎,直到顾倾城低沉的一个个问题吹进她耳畔:“女人,两天前那晚可是你自己潜入我的房间,主动覆上我的唇引/诱我把你压在身下……现在,为何又表现出这幅抗拒的模样?”

“难道是我理解错了,你并非是想爬上我的床,还有,别的什么目的?”

顾倾城最后一句问,落下余音之际,一支0.44口径的新式自动手枪抵住了郁蓝欣平坦的小腹。

郁蓝欣感受到坚硬的枪口紧抵住自己的身体,她浑身一颤,血液和呼吸都顿时凝固了一般。

顾倾城好整以暇的感受着她的紧张颤栗,剑眉斜飞,薄唇贴近她的唇近在毫分,炽热的呼吸散发着极具危险的气息,低低的问:“说吧,接近我,到底什么目的?”

走出酒店时雪还在飘,风袭过的时候,我脸上顿感一片凉意。

狠狠抹了一把脸,我才发现自己早已经泪流满面。刺骨的寒风不敌心头的悲凉,那是种刻骨铭心的痛。

晟浩,对不起,我暂时只能做到这个地步了。但请你相信,我不会放过他们的,绝不会,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我抬头望了眼墨黑的天空,又落寞地垂下了眸子,心头非常愧疚。我始终没有哪个能力把连少卿送进**,与连家斗,真的如螳臂当车。

但至少,今天的一幕会让他身败名裂!

这只是一个开始,我会一步步让他尝到从天堂坠入地狱的滋味,如同我当年那样,在最美的年华陨落。

马路的转角,黑色大奔还在闪烁着车灯,车前的男子*着手斜靠着车头,阴霾着一张脸。高大的身影在微光中显得霸气十足,有股慑人的气息在他身上流转,他看起来非常危险。

我怔怔地看着他,诡异的熟悉感又莫名袭来,仿佛面前的人就是凌晟浩,那个令我愧疚一辈子的男人。

“上车!”

低沉阴戾的声音拉回了我的思绪,我想起自己见不得光的身份,便讪笑着走过去想讨好他,他却一转身回到了车里,根本不甩我。

我钻进车,讪讪地瞥了他一眼,不安地垂下了眼帘。

他似乎很生气,黑白分明的眼眸里尽是寒霜。他的眼睛其实很好看,非常清澈,俊朗的脸从我认识他开始就喜欢板着,不见一丝笑容。

车厢的气息很压抑,于是我扬起一个谄媚地笑容凑了过去,“凌枭,你别老板着脸嘛,你笑起来肯定好看!”

我希望他不要这样冷漠,因为此时此刻的我好后怕,真的好希望有个人安慰我两句,至少给我个肩膀靠靠。

他冷眼看着我,也不说话,许久,忽然伸出手捞过我就低头吻了过来,气势汹汹的。我没有抗拒,勾着他的脖子迎合他,与他唇齿交缠。

他吻得霸道,凶残,仿佛我是他今生的仇人似得。

而我并无所谓,因为他是我的情人,说难听点他是养我的金主。两年前,在我落魄得要卖身的时候,他甩给我一张支票,然后我义无反顾地成为了他的地下情人。

他的手很凉,窜进我的衣摆时冷得我一个哆嗦,但他不以为意。

我也负气似地挑逗他。

他的呼吸变得粗重,却抓住了我要滑进他衣摆的手,慢慢地松开了我,盛满烈火的眸子阴戾地看着我,我读不懂他眼底的东西。

他忽然一把捏住了我的下颚,脸颊几乎贴在我的脸颊,炙热的气息就荡漾在我脸上,温温的。

“秦诺,我很不开心。”

“你哪里不开心了?是这里?这里?还是这里?”

他一把抓起我的手甩开,气急败坏地怒视我,眼底的炙热也褪了下去。

我不敢造次,狼狈地收回了手,讪笑着说了声“对不起”。我确实是没弄清楚自己的身份,我竟然敢在他面前撒娇,真是找死!

“shit!”

他怒急的吼了一声,轰动油门一溜烟地窜了出去。我瞥了眼他愠怒的侧脸,尴尬地转过了头。

今夜好冷,跟我的心一样冷。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