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她就想宠你

公主她就想宠你

作者:果子
主角:茯苓凌云 分类:古代 状态 已完结 时间:2021-10-10 12:41:23

虐爱言情小说《公主她就想宠你》,小说是以茯苓凌云之间的感情故事作为主线编写,原创作者“果子”,其中主要故事内容是:定好的暗卫被庶妹抢走,母后因流产而病死,自己嫁给表哥落得个虐杀的下场,身为庆国嫡公主的茯苓听着一个清冷好听的男声念出她一生的命运,惊讶不已。 没时间犹豫了,她要找出那个熟知她命运的人关起来,让他为自己出谋划策。 可看着面前瘦削而冷漠的小男孩,她忍不住伸手掐了下脸,好可爱,从此你就是我的好宝宝。 男主:你——是不是能听到我心里想什么。 长大后。 男主:再听听,孤在想什么?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忽然,茯苓的呼吸开始急促,小脸苍白惊慌:“父皇,父皇,不要杀母后。啊啊啊,父皇,你不要过啊,我疼。”

凌云忙起身,一把抓住茯苓的手,眼底流露出疼惜:“茯苓,醒醒,你只是在做梦。”

茯苓被凌云唤醒,有些不好意思,她眨了眨眼睛,解释道:“刚刚我做噩梦了,梦到父皇杀死母后,还将她肚子里的弟弟剖出来,还有我,他说母后和弟弟还不够滋养龙脉,一直拿刀砍在我身上。”

说完,她瑟缩了下,梦里的疼痛太真实,让人现在还心有余悸。

这——真是个简单的梦吗?

凌云递给她一杯水:“喝点水,很快你就能分清梦境和现实。”

茯苓乖巧地接过,咕嘟咕嘟喝了两大口。

眼睛渐渐明亮:“诶,真的好多了,谢谢,凌云你真厉害。”

凌云莞尔,小丫头的嘴比蜜糖还甜,好话不要钱地往他身上丢。

就在此时,豆蔻气喘吁吁跑进来道:“公主,不好了,尉迟公子来了,说要探你的病,此刻正坐在外面,张嬷嬷在拖住她。”

茯苓的脸色立刻一衰,哭丧着脸道:“我在梦里也梦到他了,他帮父皇按着我,让我别动,好疼的。”

一边说,她一边偷偷看凌云,这个时候必须要装柔弱唤起小暗卫的心疼。

不然,她之前受的苦不白受了?

果然,凌云闻言眼神一沉,塞了个东西给她道:“别怕,你戴着这个他就再不能伤害你分毫,还有一定概率听你的话。”

茯苓低头一看,是一条上面用贝母做的小兔子项链。

她立刻将东西还了回去:“不行,你不是花了很多积分才从尉迟华章手里逃出来吗?这就是你用来逃离的东西?我不能要。”

凌云却强势地给她戴在脖子上:“我还有,这个是买给你的。”

脑海里系统阴阳怪气加气急败坏的声音又起:“你还有个屁,还有。当初让我改成这模样的时候,就知道你又要给别人做嫁衣,哟,以为自己总裁大老板呢,给心爱的人买买买,你特么欠了一屁股债才得到的宝贝,根本没有两个,就这一个。你送她试试?!”

凌云当耳旁风,送完项链后,有些遗憾自己眼睛看不见,茯苓戴兔子项链肯定很可爱。

他轻笑了一声道:“去吧,别怕,一切有我。”

一切有我!

茯苓莫名觉得安心,点点头,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出寝殿。

等茯苓走后,凌云似有所感,刚刚茯苓走的时候,时候好像碰了下他的腰带。

他伸手摸索了一阵,皱眉,一脸难言地将东西掏了出来,赫然是刚刚自己送出去的小兔子项链。

缓缓握紧手里的项链,凌云的心尖酸酸涩涩:那么害怕,她也不肯拿他的东西。她也一样心疼他,她心里有他,一种难言的喜悦从胸口蔓延。

指尖划过兔子项链的贝母片,感觉一点点清凉,让他想起有一次忍不住偷戳茯苓的小脸,也是这样微微凉,又像水豆腐一样软弹的触感。

可惜能在茯苓身边的时日已经无多,若是一年内不能将天文数字般的欠债还上,他会像小美人鱼一样变成泡沫消失,就算还上了,自己的任务也注定和茯苓的未来冲突,那么他杀了茯苓,要么任务失败提前离开。

凌云喟叹了一声:“怎么看,都等不到她长大了啊。”

真想知道,茯苓长大了会是哪般模样。

不过在离开前,他都会好好养成她的,让她在自己离开后,也不会畏惧庆帝、尉迟华章,甚至以后会碰到的任何强敌。

外殿,尉迟华章一看到茯苓就意图靠近,但被茯苓以身体不适,让张嬷嬷过来伺候给打断了。

张嬷嬷尽职尽责地拦在尉迟华章和茯苓中间,让尉迟华章完全没有出手的机会。

茯苓:他急了他急了,现在肯定很后悔将凌云放回来,所以急着娶我。他娶了我,就等于凌云也是他的所有物,我们去了尉迟府邸还不是任凭他揉圆捏扁?

茯苓神色复杂地看着自己的这位表哥,心想:我以前怎么没看出这是个人面兽心的东西呢?还一直觉得他很不错。

除了对他不动心以外,茯苓和其他人都一直觉得尉迟华章彬彬有礼,儒雅大方,是一个很不错的男子。

但此刻,看着他只让茯苓觉得恶心,她不痛快,也不想让别人痛快。

“表哥怎么今儿一个人来了?荣耀妹妹呢?怎么没同表哥一起来。”

尉迟华章也知道自己同荣耀要好的事情瞒不,一时有些迟疑,他毕竟也才十六岁,并不大。

茯苓也没给他找借口的机会,立刻自己接了下去:“啊,你们两个肯定是想好了,就是故意要分开来。”

尉迟华章吓了一跳,抬头看着茯苓似乎想要解释。

茯苓又笑嘻嘻道:“你们肯定是想着,今儿你来,明儿她来,这样我就不寂寞了,总有人陪着是不是?嘻嘻。”

这张嘴啊,让人心潮跌宕起伏。

尉迟华章好半天才缓过劲来,也笑道:“是这个理。”

然而话音刚落,荣耀就气势汹汹带人闯入。

生生打了尉迟华章的脸。

茯苓神色漠然地端茶浅饮,荣耀是她故意通知来的,为的就是让尉迟华章以后不敢随便跑她的宣仪殿。

尉迟华章不耐烦地挑了下眉头,平日里,他很喜欢看荣耀欺负茯苓,看到茯苓痛苦,他总有一种隐秘的兴奋。

但今天,他是为了笼络茯苓而来,荣耀现在过来不是坏他的事么?!

他站起身脸色冷肃道:“既然荣耀来,那我先走了,课业繁忙,等明日有空再来同茯苓妹妹说话。”

茯苓想,你明日还来,那我不是白找荣耀来闹事了?

于是,她起身挽留道:“别走啊,你这一走,外面该说你嫌弃荣耀姐姐,不肯与她同席,那荣耀姐姐多可怜。”

荣耀一听,妆容精致的脸变得扭曲狰狞:“茯苓,你敢乱嚼舌根子。”

说完,她抽出鞭子就打。

茯苓却灵活地躲到尉迟华章的身后,小声道:“表哥救我,荣耀平日总欺负我,你帮我教训她!”

尉迟华章嘴上说着别打了,却是故意给荣耀让路,但茯苓也不是省油的灯,加上这外殿总不如外面宽敞好躲闪。

尉迟华章到底要脸,不好躲在茯苓这一介女流的身后。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