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迷梦之源 > 书库 > 王爷的白月光
王爷的白月光

王爷的白月光

作者:臭脚丫
主角:禾宁苏世尧 分类:言情 状态 连载中 时间:2021-10-10 12:46:49

《王爷的白月光》是一部新上线的女频小说,书中主角分别是禾宁苏世尧,小说故事简述是:“本王怎么可能娶你?”她亲耳听到他说出这句话,亲眼看着他割血入药只为他的白月光,自此,禾宁将自己的一番心意掩藏得丝毫不漏。   她装温顺,装不在乎,想着有朝一日识趣离开。   后来,她养了一只狗,一只“狗王爷”。   某天,狗王爷恢复人身,跟个哈巴狗似的天天粘着禾宁,“王妃……”   禾宁一身鸡皮疙瘩,脚下生风跑没了影。 “人呢?”狗王爷目瞪口呆。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从清芷榭回院子的路上,小七越想越糊涂,“王妃,之前王爷那般对您残忍无情,您竟然要广寻名医为他治病,这是为什么?”难不成,王妃对王爷还抱有幻想?

额,苏世尧听得咬牙切齿,成婚后他虽每日放禾宁的一碗血为秦芷柔治病,但同时他也吩咐下人,将上好补药送来,以表谢意。

虽然他知道,这跟杀了人再说声对不起一样,并没有什么用。

可无论如何,他也不是像小七口中那般残酷无情好吧。

“王爷是我的夫君,我为他遍寻名医治病不是理所应当吗?”禾宁反问。

小七正欲开口,便听禾宁道:“以为王爷治病的名医遍寻名医,若真寻到有真本事的,再请去为父亲医治。”

苏世尧嘴角抽搐,原来是将他当工具人,很好,不愧是禾宁。

“王妃妙计。”小七闻言恍然大悟,“我就说嘛,王爷对您那么差,您还想着他的话,那估计是脑子有毛病。”

苏世尧很想知道,自己到底对禾宁做了什么,除了放血治病这件事对不起她,还有什么事对不起她?不顾秦芷柔给了她正妃的名号,还命府中下人以礼相待,从不曾苛待过她。

但仔细一回想,禾宁的院子比起清芷榭,似乎真的差了不止一丁半点。

看来等他恢复本身后,要好好过问过问手下的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妃,门外有烟云酒楼的小二送了食盒来,说是王妃的兄长为您点的。”才回到院子一会儿,便有看门的小厮前来禀告。

“禾竞?”禾宁微楞,打开烟云楼的食盒,只见几个新菜式还冒着热气,“烟云楼的小二呢?”

“大门外候着呢,等着拿食盒回去。”小厮如实道。

禾宁看了一眼菜式,命小七同灵儿先用膳,自己则亲自拿着食盒朝大门走去。

“贵人这么快就用好了。”等候的小二没想到王府的人这么快就用完了膳食,有些开心,毕竟天寒地冻的谁想在外多待。

禾宁将食盒亲自交给小二,“听说是我兄长为我点的?”

“草民见过王妃。”小二没想到竟是王妃亲自送食盒出来,吓得扑通一声跪在禾宁面前。

命小厮将其扶起,禾宁这才道:“是我哥哥亲自的烟云楼吗?”

“是的。”小二恭恭敬敬点头作答。

禾宁眸光微收,“那他今日是不是穿了一袭玄色长袍,温文尔雅,彬彬有礼,看上去一身书生气?”

“没错。”小二再次点头。

“我知道了,这是打赏你的。”禾宁从荷包里取出一枚金叶子,打赏给小二。

小二受宠若惊,本来大冷的天跑这趟差事他是极其不愿的,可之前点菜的公子二话不说赏了一枚金叶子,现在王妃又赏,两枚金叶子,他简直是赚翻了。

回到院子,虽然小七的口水都快流到桌上了,但仍忍住了,一直等到禾宁回来,才拿起筷子,“王妃回来了,可以开吃咯。”说完一筷子将垂涎已久的鸡丝卷夹进嘴里。

灵儿摇头,“饿死鬼投胎呢你,王妃都还没坐下。”

“是你说等王妃回来就可以吃的。”小七一边咀嚼着食物一边含糊不清道。

灵儿汗颜,将碗筷摆好,“王妃,吃一些吧,都是您爱吃的。”

禾宁盯着桌上的几道菜,诚如灵儿所说,都是她喜欢吃的菜式。只是,云琛如此大费周章,假借哥哥的名义为她送来可口的饭菜,这份情谊她如今实在担不起。

“不了,我没胃口,你们吃吧。”

正低头用食的苏世尧明显感觉到禾宁的情绪不对,从食物中抬起头,两只圆鼓鼓的大眼睛不解的看向禾宁。

“为什么?”小七问出苏世尧心中疑惑。

“因为这是云琛送来的。”禾宁觉得没什么好瞒的。

一句话,搞得苏世尧恨不得将刚刚吃下去的东西全部吐出来,我呸,苏世尧心想,他竟然吃了禾宁青梅竹马送来的食物,呕!

云府

奇遇将公子小心搀扶下马,看到他肩上的落雪,“云子您这是何必,她都已经嫁人了,求您了,放过她也放过自己吧。”

“我只是想她过得好些。”云琛说话间止不住一阵咳嗽。

奇遇又气又心疼,急忙将烧好的护手暖炉塞到云琛怀中,“公子您一心想着她,可她呢,全然不顾你们多年的情分,说嫁人就嫁人,有考虑过你的感受吗?”

云琛接过暖炉,“她也是身不由己。”他理解禾宁,为了保全将军府,她委曲求全,可他却束手无策。如今能为她做的,就是远远的看着她,做好准备在她需要自己的时候挺身而出。

唉,奇遇真的想撬开自家公子的脑袋,看看是不是榆木做的,这般固执。

“对了,从今日起,派人看着禾宁,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要事无巨细的向我汇报。”

奇遇瞪大眼眸,虽然那双单眼皮小眼睛瞪大了也没多大,“公子,您这是要监视安王妃?”

“不,保护她。”云琛摇头,而后神色着急的朝府内走去,“父亲下朝回来了吗?”

“丞相在书房。”奇遇才说完,便见云琛疾步朝书房走去,果然,任何关系到禾宁的事情都能让他家公子方寸大乱,全然没有平日的风轻云淡。

“父亲,禾府出事了!”云琛急匆匆推开书房的门,却见书房中除了父亲还有当朝的礼部尚书,叶南文。

云慕覃,当朝丞相,闻言缓缓侧目,失笑道:“叶兄莫见怪,犬子咋咋呼呼惯了,琛儿,还不向叶大人问安?”

云琛回神,急忙向叶南文拱手作揖,“叶大人安好,适才是小侄鲁莽,打扰您与父亲谈论正事了。”

“无碍无碍,我就是闲来无聊,找你父亲下下棋。时间也不早了,我就先回府了。”叶南文起身,朝云慕覃微微俯身行礼,“下官告退。”

目送叶南文离开后,云丞相这才开口,“琛儿,你可知叶南文今日是来做什么的?”

云琛蹙眉思量片刻,叶云两家一向无太多交情,这次叶南文忽然上门,肯定另有目的。

“他是替皇上,打探虚实来了……”云慕覃幽幽开口。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