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迷梦之源 > 书库 > 诡婿神相
诡婿神相

诡婿神相

作者:沧海一声笑
主角:姜柯叶雨凝 分类:都市 状态 连载中 时间:2021-10-19 11:02:34

《诡婿神相》是质量超高的一部灵异文,隶属于男频范畴,姜柯、叶雨凝是作者“沧海一声笑”笔下的主人公,恐怖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姜柯原本不应该活在这个世界上,他刚一生下来便断了气。奇怪的是,爷爷把他埋在黄皮子坟里后,第二天竟然传来了婴儿的啼哭声。村民们都认为他是个不祥之人,唯有爷爷拼命相护。爷爷是位风水先生,在十里八村非常有威望。尽管如此,他还是差一点被送走。为了保住唯一血脉的性命,爷爷为姜柯定了一门娃娃亲。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而且看司机的脸色那么难看,而且手还抖的厉害。

我有点纳闷儿了,就问司机兰陵公寓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那司机脸色更白了,忙摆着手,说他什么也不知道,让我还是去拦别的车吧,接着,也不管我说什么,他直接爬上车关了车门。

无奈,我只好重新拦了一辆,可一连拦了两三辆出租车,司机一听我说去兰陵公寓,没一个肯载我的。

看来这兰陵公寓,确实有问题。

叶雨凝不是说她家这套公寓在闹市区吗,一般来说,闹市区的人口密集,阳气足,无论白天晚上都比较嘈杂,像这种地方应该很少会出现怪事才是啊。

等了十几分钟,这次我学乖了,没有直接报地址,而是了车后,司机问我我才报了地址。

果然,这个司机跟之前的几个司机一样,一听我要去兰陵公寓,猛地就把车给刹停了,“实在对不住,这个地方不顺路,我去不了。”

经过刚才那两三次的拦车经验,我已经猜到他会这么说,从兜里掏出两张大团结递到那司机跟前,说:“师傅,不瞒你说,我刚才已经拦了好几辆出租车,他们都不愿意去这个地方,你不想拉我也可以,但你能不能说说为什么要拒载?只要你告诉我原因,这两百块钱就是你的了。”

司机看着我手里的两百块钱,犹豫了一下。

我说,又不让你过去,只是说一说有什么打紧的?

他瞧着我手里的两百块钱,犹豫了好一会儿,这才终于下了决定,点点头说只要不让他过去就行。

说着重新启动了车子,在一旁的停车区域停了下来,然后看着我说:“一看你就是外地的吧,不然不可能不知道兰陵公寓。”

停好车,司机开了窗点了一根烟,油光满面的脸上露出一丝恐惧,咽了口口水后才说道:“这事儿还得从三十年前说起,二十年前那会儿,兰陵公寓那片还没有盖楼,以前那里是个纺织厂,后来不知怎的,纺织厂里忽然传出闹鬼的消息,说是有人半夜在厂子里见鬼了。这闹鬼就闹鬼呗,那个年代,哪里没点闹鬼的传说呢?所以,一开始大家也没把这事儿当回事,直到这事越闹越大……”

说到这里,司机狠狠吸了口烟,才缓解了心中害怕的情绪,继续说了下去。

这闹鬼的事情越闹越大,越来越多的人说自己也见鬼了,甚至听说厂子里还有好几个女工直接吓疯了,有一个更是半夜直接从厂楼上跳了下去,摔的血肉模糊的。

闹出了人命,这事就不是闹鬼这么简单,很快警方就介入其中,让纺织厂暂时停工,派人过去调查这事,看看是不是有人在背后搞鬼,还闹出了人命。

当时市局里派过去处理这事的**一共有六位,可谁曾想到,最后只有一个女**回来了,而且她的精神已经崩溃,看到人就喊纺织厂里有鬼,纺织厂里有鬼……

至于其他五名**,没一个从里面出来的,就这么莫名其妙失踪了,连个尸体也没人看到。

这事一闹,整个纺织厂更加诡异恐怖,谁也不知道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但里面的工人都开始大包小包的逃出厂里的员工宿舍,只有一些老人在纺织厂里呆了一辈子,那里已经成了他们的家,加上行动不便,没有第一时间逃出来。

仅仅过了半个月,那纺织厂仿佛成了一座死厂,没了一点动静,无论白天晚上,里面都没有一丁点声音和光亮。

但连着死了几个人,这事不能这么算了,何况里面还有那些老人。

于是,局里又组织了一批特警人员进厂调查。

可等这些特警人员进去,就发现最后剩下没走的那些老人,全都在员工宿舍楼前的那口井里跳进自杀了。

更诡异的是,那口井里堆满了自杀的尸体,几乎是将整个井填平。

法医验尸表示,这些人都是跳进井里溺水死的。

可怪就怪在,最上面的尸体还在井口外面,他的下面压满了尸体,连口鼻都没有接触到水,根本不可能溺死!!

后来特警人员将井里的尸体全部打捞上来,足足有三十七口,包括之前失踪的几名**的尸体,也在其中。

“当时特警人员将尸体全部打捞上来,足足摆了好几排,那场景老恐怖了,就连是训练有素的特警人员,端枪的手也哆嗦了!”

司机说着,自己也跟着剧烈颤抖了起来,烟都夹不利索了。

“处理尸体之后,特警人员们一刻也不敢停留,趁着天还没黑就全部开车,准备离开这个诡异的厂子,结果邪门的事又发生了……“

“无论他们车怎么开,就是出不去这纺织厂,始终找不到纺织厂的大门,后来里面有年纪大些的,见识也多些,说他们可能是遇上鬼打墙了……”

“后来也不知道是谁说,遇到鬼打墙要骂脏话,越脏越好,几十名特警人员也不知道这招管不管用,但眼下也没有其他的办法,就全部开始冲着车外骂,各种不堪入耳的话,有的人甚至是把这辈子的脏话都骂出来了。”

“说来也怪,脏话骂着骂着,他们还真的就出来了。”

“后来纺织厂就此也被封了,那里成了一片禁地,无人再去。“

“再后来,也就大概五年前吧,申江发展新城区,纺织厂那一片正好被化为新城区一带,有个外地的开发商看中了那个废纺织厂,便将它便宜收购过来建洋房小区,也就是现在的兰陵公寓。”

“本来因为纺织厂闹鬼传言,哪里有人敢买兰陵公寓的房子,但后来那个开发商找了个挺有名气的**先生,一通做法,还在那布置了什么**阵,才把兰陵公寓的名声给搞了上去。”

听起来,既然那里已经成了住宅区,又有**阵坐镇,按说没事了,怎么这些司机一听到这地方,还跟见鬼了一样?

恐怕事情没这么简单。

果然,就听那司机一根烟抽完,恐怖的情绪缓和了一些,才再次开口说道:“虽然兰陵公寓摆了**大阵,搬去那里的住户,住不到半年,就死了好几个,活着的住户也是该破产的破产,该破相的破相,现在已经全部搬走了,那里现在就是片废楼区……”

“你说,兰陵公寓现在就是片废楼区?”我抓住了重点。

司机哆嗦着抹了抹额头的冷汗,仿佛给我讲兰陵公寓的事情,要了他半条命。

“是啊,那里早就空了,都荒废几年了。”司机说道。

这就怪了,既然那里现在是片废楼区,叶雨凝怎么会给我这个地址?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