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宝助攻爹跪了

二宝助攻爹跪了

作者:花清舞
主角:宁婉封言 分类:言情 状态 连载中 时间:2021-10-28 11:17:48

宁婉、封言为主角的小说叫什么?本文名为《二宝助攻爹跪了》,是一部以豪门为背景的现言作品,故事情节甜虐适中,值得一看,“花清舞”是该书的原创作者,主要讲述了:宁婉有一个青梅竹马,他们曾经许下诺言,会一辈子在一起,可是后来那个诺言却随风飘散。她被最爱的男人亲手送进了监狱,那个男人却与她的好妹妹在一起。五年后,宁婉出狱归来,她九死一生生下的一双萌宝,根本不认她这个母亲,甚至出言羞辱!绝望的宁婉,决定为了自己的人生拼一次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一个大明星,垂着眸,眸光温柔的看着眼前的女人,这合适吗?

他就一点都不怕传出什么绯闻?!

宁婉懒得理会他,挣开封言就重新拿出软尺,量了梁斐白的三围和臂围。

封言越看越火大,直接扛起宁婉就走。

“放开我!封言,你又发什么疯?!”

封言充耳不闻,直接将她扔进车里

他将她带回封园。

宁婉在他肩膀上挣扎,他就一巴掌打在她臀上,沉声呵斥:“再动,我就马上办了你!”

“封言,你别告诉我你在吃醋。”

宁婉忽然笑了。

封言冷绝一笑,正要回怼,可一进门就喉咙一梗,动作也僵在原地。

宁婉回头看了一眼,同样脸色惨白。

沙发上坐着两个人,一个是宁雪,另外一个就是——

燕慧云,封言的母亲。

“妈。”

封言放下宁婉,微微蹙眉。

宁婉也局促的整理衣服,“gan……”

这个“妈”字还没说出口,就听“啪”的一声,她的脸颊猛然一偏。

燕慧云冷冷看着宁婉,“疼吗?”

宁婉抿着嘴唇,静静的看着她。

眼前的女人穿着墨绿色的旗袍,头发gan净的盘起,用钻石发卡固定。

她算不上顶级大美人,但是优雅知性,温婉端庄,曾经也是北城有名的豪门贵妇。

以前燕慧云总是挂着温柔的笑,极少露出责备之色。

可如今……

“妈!”

封言沉声叫了一声,两道浓眉拧紧,眉宇间铺开一层薄怒。

燕慧云颤巍巍的用食指指着宁婉,“为什么你还要来这里?

你们宁家把封家害得还不够惨吗?!

宁婉,你不要再来招惹我们家阿言,否则下次就不是这一巴掌这么简单了。”

宁婉心里堵得难受,以前除了父母之外,燕慧云是最疼她的长辈。

“gan妈,您能别这样吗?就算不提宁家和封家,您还是我**闺蜜。

我之所以从小就认定会成为封言的新娘,最主要就是您和我**玩笑。”

“别跟我提什么闺蜜!我当她是闺蜜,她丈夫却给了我们家致命一击!

走!你马上走!以后再也别来这里!”

一旁的宁雪赶紧跟着打圆场,“姐,你别生气,封伯母是因为吃了很多抗抑郁的药,她……”

“住口!”

封言厉喝一声。

宁晚也冷冷看着宁雪。

这话听起来是在解释,而其实是在火上浇油。

燕慧云会从一个优雅的豪门贵妇变成如今这样,都是拜宁家所赐。

“滚!给我滚出去!滚啊!”

燕慧云忽然像疯了一样,上去就抓住宁婉头发,狠狠的将她往外推搡。

“妈,冷静点。”

封言赶紧上前拦住母亲。

燕慧云却瞪着一双狰狞的双眼,尖声大叫:“是她,都是她害死**的!

阿言,快把她赶走,我再也不想见到她!”

封言发现母亲不对劲,阴冷的目光当即扫向宁婉,“还不赶紧走?!”

咬牙切齿的一句话从他牙缝里挤出,狠狠刺痛宁婉。

她跌跌撞撞,出了别墅之后就泣不成声。

以前燕慧云真的把她当做亲闺女,无论什么时候都是“宝贝”、“宝贝”的叫着。

哪怕她快要18岁,燕慧云依旧会把她当做小公主。

可如今一切都变了。

别墅里。

封言给燕慧云吃了药。

燕慧云的情绪这才渐渐稳定下来,有些疲惫的倒在沙发上。

“妈,要不要回房休息一下?”

燕慧云点了点头。

宁雪轻柔的问:“封伯母,我扶您上去吧?”

“嗯。”

燕慧云语气淡漠,看起来礼貌,但骨子里透着一股疏离。

当宁雪扶她的时候,她不着痕迹的躲开,满眼嫌恶。

宁雪眼里立刻闪过一抹阴毒。

这个该死的老**,要不是她能牵制封言,早就弄死她了!

然而这抹阴毒只是一闪而逝,快到根本无法捕捉。

“封伯母,您慢点。”

宁雪说着,又冲着她温柔一笑。

她一直给人感觉就是没有任何攻击性。

然而,燕慧云还是严厉的瞪了她一眼。

“不用在我面前演戏,你的那点小手段根本瞒不了我。

当初你还是黄花大闺女,就能脱光躺在阿言床上,心机何等之深?

我不拆穿你,不代表我不知道!”

宁雪抿抿嘴唇,眸子蒙上一层雾气,看起来很是委屈。

她还不至于愚蠢的跟燕慧云正面冲突,因为燕慧云能给宁婉添堵。

安顿好她之后,宁雪下楼。

封言把燕慧云的衣服挂好,目光犀利的看着她。

宁雪抿了抿嘴唇,微微瑟缩,“阿言,你会不会怪我私自把伯母接回来?”

“是你让我妈来的?”

宁雪点点头:“我们要结婚了,肯定是要有长辈在场的。

阿言,对不起,我不知道会惹你不高兴,我以为你很想念伯母。”

看着她无辜的模样,封言再大的火气也不好发作。

“行了,没事了。”

“谢谢你阿言。”

宁雪踮脚亲了亲他。

她的吻没有落在他唇上,而是像宁婉一样,吻在他的鼻尖痣上。

封言一把推开她,眼底瞬间燃起怒火!

“不准吻我这里!”

封言嗓音极其冰冷,仿佛利刃。

话落,他抓起湿巾,用力擦了擦鼻尖,似乎被人玷污了一般。

宁雪的脸色极其难堪。

宁婉能亲,她却不能亲?!

那里是他专门给宁婉那个**保留的禁区吗?

“对不起,是我自不量力。”

宁雪哭着跑开。

封言深吸一口气,长身沉入沙发,面色冰冷。

他忘不掉宁婉给梁斐白量胸围的画面,忘不掉她与那个陌生男人缠绵的画面!

为什么明明恨她入骨,却该死的在乎她?!

宁雪从封园出来,立刻就去了幼儿园。

“睿睿,阿姨来接你了。”

宁雪温柔的笑着。

封玄睿吓得小脸惨白,手里的橡皮立刻掉在了地上。

“我不要跟她走!”

“睿睿乖,甜甜在等你呢。”

宁雪的话让封玄睿脊背一凉,随即胡乱把东西塞进书包。

他要保护妹妹!

上了车,宁雪将车子开到人烟稀少的路边。

她拿出针盒,阴恻恻的笑道:“睿睿,你说,这次扎哪好呢?”

封玄睿无助的摇头,眼里布满了惊恐。

宁雪猛然的仰起手,随着一阵孩子凄厉的惨叫,那根绣花针已经没入睿睿的大腿。

五岁的孩子,疼得浑身哆嗦,不断的大哭。

宁雪却依旧往死里扎,嘴里还在说:“睿睿,别怪阿姨啊,是**惹我不开心。

**当初不要你们,现在又想抢走你们和爸爸,阿姨心里不痛快呢。

要不,你叫我一声妈妈,第二针我就不扎了?”

封玄睿哭着摇头,恐惧的哀求:“妈妈,求求你,不要再扎睿睿了。”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