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太太甜入心扉

厉太太甜入心扉

作者:李小水
主角:厉泽衍顾轻轻 分类:言情 状态 连载中 时间:2021-11-02 17:42:35

《厉太太甜入心扉》正在火热连载中,小说主要人物是厉泽衍顾轻轻小说精彩内容有:海城头条炸了:第一少爷厉泽衍被一个女人逼婚了!还是一个大丑女! 一夜之间,万千少女的心碎成了渣。 新婚夜。 厉泽衍警告顾轻轻:“不准靠近我!不准进我房!不准爱上我!” 顾轻轻不屑:“今天你对我爱答不理,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 婚后某天。 厉泽衍:“老婆,求同房睡。” 顾轻轻:“是哪个狗男人不准我进他房间的?” 厉泽衍:“汪,汪汪……”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她翻身而起,迅速拿出杜雪沁的手机,用早就采集到的杜雪沁的指纹解锁后,直接将房间号码发给厉天朗,还顺手在常用表情里选了个勾引的动作。

做好这一切,她拉上外衣的帽子,将小脸挡得严严实实,才开门出去。

正要锁门之际,走廊里突然传来一阵喧嚣,几个喝醉酒的中年油腻男人正勾肩搭背地往这边走,其中两个男人**的目光明晃晃地往顾轻轻的腰臀上看。

这真是瞌睡遇到枕头。

顾轻轻忍着嫌恶,低着头伸出纤白的手指朝着几人勾了勾。

两个男人的目光本就在顾轻轻身上,见状立刻大喜。

“小美眉,陪哥哥们玩点刺激的游戏吧!”

“好啊,我的姐妹在里面等你们,你们先进去,我随后就来。”她打开门,将几个男人放了进去。

一听还有姐妹在房间里,几个男人立刻乐得找不到北,争先恐后往里冲。

低垂的帽檐下,顾轻轻嘴角勾起笑意,这几个**男人还真是神助攻啊。

她将免打扰的牌子挂上,飞快地锁门、离开。

回到餐厅区,估摸着时间差不多,她才拿出手机,拨通报警电话:“喂,110吗?蓝天酒店客房部,1102号房间有情况,你们赶快派人来。”

挂断电话,顾轻轻撩下帽子,愉快地勾起嘴角。

可刚走出转角,她的笑意就僵在脸上。

松鹤厅门口,男人一身经典款黑西装,单手插袋高大挺拔。

厉泽衍?!

男人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顾小姐什么时候兼职扫黄卫士了?”

顾轻轻咽了口唾沫,面上扬起没心没肺地笑:“这算什么?你媳妇我浑身都是技能,以后还会让你刮目相看的。”

她朝着他眨了眨水眸,优哉游哉地回了隔壁的翠竹厅。

包间里,杜维鸿还没回来,想到刚才无意间扫过松鹤厅中那几位熟面孔,顾轻轻唇角勾起,靠着墙壁听起了墙根。

因为整个餐厅是中式风格,木质结构的装潢,所以隔音效果并不是很好。

加上刻意而为,所以顾轻轻将那边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

那几个人都是医药界泰斗,厉泽衍想开拓医药方面的市场,所以找了这几个人来商量合作。双方相谈甚欢,但现在的问题是,作为几家公司研发核心的黄教授不想把专利分享给厉氏这种非医药专业出身的公司。

“厉总,我们是很有诚意跟您合作的,但是黄教授的母亲现在罹患重病,他一心在旁边照顾,所以合作的事情……”

“无妨,我会亲自联系黄教授。”厉泽衍说着,淡扫宋伟一眼。

宋伟心虚地抿了抿唇,压低声音:“三少,今晚我们原本也邀请了黄教授,但他说要照顾八十岁的老母亲,拒绝了。他说在他母亲身体康复之前,一切工作维持原状,不参与新的项目或是合作,他想多留些时间陪伴母亲。”

这么说来,这黄教授是个绝对的大孝子了。

顾轻轻眸子微眯,眼底闪过狡黠的光。

厉三少,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咳咳……”

门外,传来杜维鸿的咳嗽声,顾轻轻直起身,慢悠悠地回位置落座。

杜维鸿推门进来,就看到房间里只有顾轻轻一个人,不由诧异道:“轻轻,**妈和妹妹呢?”

顾轻轻略微思忖,正要抬头解释,杜维鸿的电话先响了起来。

“什么?!”

电话那端的人不知道说了什么,杜维鸿惊呼出声,脸色苍白,转身就往外跑。

顾轻轻眨眨眼,唇角微勾,现在警方办案的效率够高啊!

她起身,不紧不慢地跟了上去。

……

电梯口,警方已经将邵子兰母女和那几个脑满肠肥的醉汉带了下来。

几个男人的领带和衣服都扯开了,满脸赤红、呼吸急促。

邵子兰的裙子肩带被扯破,狼狈地用浴巾遮挡着丰腴的白肉,低着头努力用头发挡住脸。

杜雪沁更惨!

虽然衣服完好,但头发被揉的不成样子,裸露的皮肤上布满红色的暧昧痕迹,无一不昭示着先前战况的激烈。

显然,她比邵子兰更年轻,在这场交易中更招人“喜欢”。

能出入蓝天酒店的客人,都是非富即贵。

埋伏蹲点的狗仔见状,立刻一拥而上。

“哇,看这年纪,是母女俩一起出来接客啊!”

“哟,四皇两后,挺会玩啊!”

“咦,我怎么看着这母女俩有点眼熟啊!”

“管她呢,先拍照,说不定就是大新闻。”

记者们七嘴八舌地说着,围着邵子兰母女360度不停按动相机快门。

闪烁的镁光灯中,杜维鸿气得满脸涨红:“别拍了,你们别拍了。”

他疾步过去,拦住**地去路:“误会,**同志,这都是误会。”

听到杜维鸿的声音,邵子兰立刻像抓住了救命稻草:“老公救我!老公救我!”

在看清跟在杜维鸿身后的顾轻轻时,她猩红的眸子里立刻迸发出蚀骨的恨意:“顾轻轻,你这个**!是你害我的,**!”

听到顾轻轻的名字,杜雪沁也回过神来。

她抓着**地胳臂疯狂辩解:“**同志,不关我们的事,是她害我们的。我们那个东西不是自己用的,是给她用的,本来应该在房间里的人是她!”

听到这个解释,记者瞬间炸了锅。

“天呐,这还有王法吗?”

“**同志,这种人就应该抓起来,关一辈子,太恶毒了。”

七嘴八舌的分析中,杜维鸿脸色涨紫,又羞又恼,冲上去对着杜雪沁和邵子兰就是“啪啪”两巴掌:“看看你们的样子,闭嘴吧!”

他咬牙切齿的说完,转头卑微地看向**:“**同志,我们一家人是来这里吃饭的,这当中肯定是有什么误会。这里人多眼杂,不如我们去包间坐坐,我会跟你们解释清楚的。”

“不用了,我们警方办案,讲究的是证据。”

**一脸正气:“我们破门而入的时候,不但看到他们在纠缠,还在两位小姐的包里找到了药品。我们是人赃并获,证据确凿。”

他说完,大手一挥,其他**立刻带着人就往外走。

“药?真的有药?!”

杜维鸿心拔凉拔凉的,他瞪大眼睛,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冲上去,抓着邵子兰又是一巴掌:“**!你怎么这么歹毒?轻轻也是你的女儿啊!”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