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抹不掉思念

时光抹不掉思念

作者:虾米爱吃虾
主角:蒋清欢金禹坤 分类:言情 状态 已完结 时间:2021-11-22 15:06:39

《时光抹不掉思念》新章节由迷梦之源提供,《时光抹不掉思念》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在夜场里,我练就了满嘴跑火车的本事,我的一切都是假的,笑容是假的,履历是假的,我戴着厚重的假面具生活在这个纸醉金迷的北陵! 我是一个从地狱里挣扎着爬出来的女人……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刚一走进去,我就倒吸了一口冷气。沙发上坐着的并不是我心里一直在等的人,而是一个刀条脸的瘦汉子,还有一个光头的矮子。

这两个人面相**,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我在夜场混迹多年,当然懂得些套路,无论客人什么样,也不能太看人下菜碟了。

我当即露出了一个谄媚的笑容,“两位先生,这是……”

“**欠盛老大的钱,到底什么时候能还上?”

一听他说起我妈,我就心里有点发憷,瞬间明白了这都是些什么人。

六年前,我碰瓷上了那辆宾利逃出罗县,最终在华苑安顿下来。提心吊胆地过了一段时间的安稳日子以后,始终没有等到一纸通缉令,我于是开始想办法打探我**消息。

那时候我才知道,当年我逃走的时候失手纵火,把渣哥的房子给烧了,同时也牵连了旁边两户邻居的房子。渣哥并没有死,但是被邻居起诉,因为纵火危害他人财产的罪名而坐了牢。

在大火之后,我就像从人间蒸发一样,不知去向。我妈当时听说渣哥的房子烧没了以后,哭得死去活来,但她坚持认为我没死。

她想筹点钱去找我,可她没有别的办法赚钱,结果就染上了**。

我妈早年是个发廊妹,美发按摩样样都来,卖身卖艺两不误。也不知道怎么就出了意外,怀上了我,连我亲爹是谁都弄不清。

她毫不讳言当初怀我的时候她吃了好几次堕胎药,可是我就是命大,什么堕胎药也没能把我给打下来,我就这么牢牢的在她肚子里住满了十个月,还顺顺利利地生了出来。

既然已经生出来,我妈也就认了命,她算得上是个称职的妈。虽然继续做着发廊妹,生活艰辛,但是从来没有想过把我扔了卖了,反倒是好吃好穿的都先可着我,一直把我白白胖胖的养到了中学毕业。

后来我妈年纪大了,发廊的生意越来越差,因为她不肯让我跟着她做,把好几个天天想方设法对我动手动脚的老顾客拿扫把直接给撵出了门以后,发廊就彻底关门了。

这之后,我们没有了经济来源,我曾经有一段时间靠渣哥的接济过日子,我也是这么渐渐落入他圈套的。

我妈比我先认清渣哥的本质,但她却染上了**。她一直坚信等哪一天她手气好了,就一定能让我们母女过上好日子,没想到却因此而陷入了更黑暗的深渊。

在我意识到自己并没有成为纵火**犯的时候,我回去把我妈给接了出来。我是偷偷回去的,因为我不想让任何曾经认识我的人知道我的去向,我只想要摆脱过去,重新开始。

可是我**赌瘾却被她从罗县带到了北陵。来北陵的这几年,说起来,我这个亲妈可真没少给我制造麻烦。旁人老说坑爹坑爹,我妈邵春婉俨然已经是个天字第一号坑女儿的妈。

那个盛老大正是开赌馆的,并向赌徒们出借利息十分惊人的高利贷,我妈正是受害者之一,不久之前刚刚欠下好几十万。要不是为了给她还债,我也不必这么辛苦地为赚钱而出卖自己。

我想她一定是被人给骗了,才会输掉那么一大笔巨款的,可是没办法,我们没钱没势。我在北陵这个大染缸里,从身体到灵魂都被染了个遍,可欠下的钱依然利滚利越滚越多。

来找我们讨债的人也越来越多,而我妈也在生活和债主的多重逼迫下,短短几年之内,由一个半老徐娘憔悴成了一个形容枯槁的老妇。

我上次跟盛老大说过许多好话,并承诺手底下的小妹可以给他打折,他才答应宽限我一段时间的。

可他手下的人又找上门来,我心里打鼓,脸上还是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两位大哥,是不是搞错了?钱我已经在凑,到时候肯定一分也不会少……”

“上次打的商量,是上次欠的钱,我们来讨的是三天前新借的!”刀条脸说完,狠狠地吐了一口吐沫,直接吐到了我脸上,臭气熏天,可是我不敢躲,也不敢用手擦,任由吐沫在我脸颊边上慢慢流下去。

新借的,我知道其实不是借,肯定是我妈又去赌了,又输了钱,而且是输了一笔大的。我笑不出来了,我听见自己的声音有点颤抖,“三天前借的,多少钱?”

那矮个的光头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纸,朝我晃了晃,“两百万,看清楚没有,两百万!今儿提前来告诉你一声,明天我要看见钱,否则独眼邵明天晚上就得变成独腿邵了!”

“独眼邵”是我妈前几年新得的外号,她因为**欠下巨债,被债主给打了一顿,又因为那段时间天天为我而哭泣,伤上加伤,后来有一只眼睛就看不见了。

这帮人说到做到,一点也不会心慈手软。可是上次欠下盛老大的五十万我都还没有凑齐,我上哪再弄个两百万去?关键是,明天,明天就要我还钱,我身上除了上次金禹坤给我的十万块,以及卖了三次身得到的一点小费以外,我哪还有钱?

这些年来我在华苑忍辱偷生,好不容易把钱还得差不多了,只想着等把最后一笔五十万的还清,我就可以离开华苑,带着我妈安安稳稳地换个地方生活了。

金禹坤出手大方,短短一个月的时间我就拿到了十多万。照这个趋势下去,我再好好地伺候他几回,说不定很快就能把那五十万给还清了。

可没想到我**赌瘾又犯了,再次举债,而且这一下就是两百万!

我头大如斗,现在这两笔加起来是二百五十万,我真要成二百五了。

我只好低声下气地跟他们继续说好话,“两位大哥,你放心,我妈欠下的钱,我一定都会想办法给还了的,一分钱都不会少你们的。麻烦你们跟盛老大说说行吗,多宽限一点时间……”

“宽限,你当我们盛老大是做慈善的吗?”刀条脸冷笑一声,不怀好意地拿眼睛上下打量我的胸口。

我穿的是华苑的工作服,V领低胸的,露出胸口好大一片白花花的肌肤。我连忙装作整理头发,不动声色地把披散在脑后的长卷发拉到前面来遮住胸口。

光头矮子也开始上下打量我的脸,两眼直冒光,“妹子有这么漂亮一张脸,何必靠上面的嘴来说话呢?不如用下面的嘴来说说,把我们哥俩伺候好了,我们说不定还可以帮你在盛老大面前说说好话……”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