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迷梦之源 > 书库 > 阴阳电梯
阴阳电梯

阴阳电梯

作者:一江明月
主角:杨烈林雪 分类:都市 状态 已完结 时间:2021-11-26 09:10:27

一江明月所著小说《阴阳电梯》、主角杨辰,陈冬青在线阅读。这部小说主要讲述了:杨辰和陈冬青二人本来只是在一家公司里当保安,其实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他们接替这个位置的时候听到这里经常闹鬼的传言!但二人的胆子都是出奇的大,才不会相信什么牛鬼蛇神之类的话!但有一句老话说的好,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有些时候你越是不相信的事情就越会出现!或许当他二人上了那部传说中会吃人的电梯时,他们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无知,有一些科学至今都无法解释的现象让他们不得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是有灵异事件存在的!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磊叔赞赏的看了看冬青道:“你这小子倒是不错,这次你也保护了小雪吧,虽然受了点伤,但是我服你是个爷们。你说的对,不过这事也绝对不能就这么翻篇,我会注意分寸的。”

“你,过来。”磊叔指着我说道。

我不明所以的慢慢走了过去。

“啪”

只觉得眼前一黑,磊叔就一个大嘴巴子把我扇倒在地。

“磊叔你干什么?”林雪冲过来跪在地上挡在我身前。

磊叔对林雪摆了摆手,严肃地道:“一个男人,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这一巴掌我只是想提醒他一下。小伙子,你觉得我有错吗?”

我挣开林雪,慢慢从地上爬起来,一字一顿地道:“有错!”

磊叔的眼睛变得通红,低声道:“你是要给我说教吗?”

林雪想上前制止被我拦住了,冬青挣扎着就要从病床上起来。

“别动。”我和磊叔同时说道。

“磊叔,当然有错。如果保护不了自己的女人,一个巴掌怎么够呢?”我瞪着眼睛和磊叔对峙着。

“啪”

又一个巴掌,我感觉眼前的事物开始旋转,嘴里有些腥甜的味道,咬了咬牙,感觉一边的牙齿有些松动。

我再次挣扎这爬了起来。

磊叔的手又抬了起来,我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预想中的巴掌没有扇下来,而是轻轻地拍在了我肩膀上。

睁开眼睛,磊叔正笑眯眯的看着我:“小狼崽子,磊叔老了,要是我年轻二十岁,你今天绝对比他俩伤的都重。我能保证你至少两天两夜醒不过来,你信么?”

“我信!但我还是能醒过来不是么?醒过来我就还能继续保护我的女人,你信么?”我咬牙道。

磊叔眼中的笑意更浓了:“小狼崽子,要不要试试?”

“试试就······”

我刚想反驳,林雪就冲过来拦在我和磊叔之间,眼神狠厉的瞪着磊叔。

磊叔有些宠溺的对林雪道:“行了,今天已经躺两个了,磊叔不给你们添乱了。今天放你假,一会赶紧回去换身衣服,不然你这打扮一会说不定还得放倒几个呢。磊叔回去了,局子里几个小狼崽子不亲自盯着真不让人放心啊。”

磊叔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出了房间,出去的时候还遇上了刚才吓跑的那个小护士。这小护士手里的托盘往地上一扔撒腿就跑,磊叔竟然淡定地从地上捡起托盘朝人小姑娘追去。

“小姑娘,你东西掉了······”

冬青第一个回过神来,道:“林警官,这谁啊?一口一个狼崽子的,你们**局是狼窝啊?”

林雪竟然有些肃穆的站直了身,语气严肃地道:“中国野战军陆战队西南战区特种部队狼牙特种部队大队长,代号‘狼王’,二十年前狼牙特种部队执行任务,最后一役,狼王负伤昏迷,参与行动二十三人除‘狼王’石磊之外全员牺牲,但是狼王苏醒之后孤军完成了任务。十七年前,狼牙特种部队重组,因为国家需要这样一只队伍。前任狼王因伤残被调往北京**局支局任局长。”

我和冬青都听傻了,无法想象磊叔竟然有这样的过去,他是真正的英雄。

林雪语气有些伤感:“你们可能不懂,战场上一个人活下来绝对没有和战友一起死来得好,但磊叔坚持着活了下来,在重伤的情况下一个人翻越了一座大山,历时半个月。当时部队已经为他们秘密举行了悼念仪式,但是磊叔硬生生的从无人区爬了回来。

“他醒过来的第一句话就是,‘总要有一个人活着,不然弟兄们的老小没一个人照应’。之后磊叔一声未娶,将全部的工资都用来接济二十二个家庭,一开始磊叔一大半的钱都会被扔出来。因为一共二十三个人,只有一个队长活了下来,这没法解释,而且磊叔也不会去解释。过了些年,磊叔的付出才被人接受。”

沉默良久,我和冬青无法从这种肃穆庄严的气氛中出来。

最后还是冬青强行逗乐道:“小杨,你小子今天倒是像个爷们了。”我正想稍微得意一下,冬青下一句话就又让我心情跌倒了谷底。

“还有,你女人不错。”冬青说完这句话就转过身去装睡了。

我只看到林雪眼中两团火焰再燃烧,然后林雪就一把抓住了我的领子,我发誓以后穿制服一定要把扣子都扣好,一天之内被两个人抓着领子像宠物一样拎起来了。

林雪抬起手的一瞬间,我闭上眼睛喊了一句:“别打脸了,别的地方随便打。”

然后,林雪只是伸出手把我嘴角的血迹给抹干净了,然后拎着我出去。冬青生怕林雪下手没有轻重,从床上坐起来。

“你躺着别动,我不会把他怎么样的。”林雪警告了一下冬青,然后这小子竟然只是讷讷地‘嗯’了一声,就径直躺下了。

我用口型冲着冬青说了一句‘没义气’,冬青也不理我。

直到我被林雪拎到医生那里的时候我还是懵圈的。

一个年纪有大概四十多岁的女医师盯着我脸上的巴掌印看了半天。

“小姑娘,你这下手也太重了吧?”然而当她看到林雪身上被撕成布条的T恤和血迹又马上改口了。

“小伙子,你怎么回事啊?是你的早晚都是你的,哪有这么对女朋雨的,你看衣服都撕成什么了?还那么多血,哪来的。姑娘你别怕,要不要阿姨帮你报警。”

“医生,我不是她女朋友。”林雪突然脸红了,小声解释道。

女医师用一副‘我懂’的表情道:“别说了,看你俩衣服就知道了。”我低头看了一眼,我的保安制服T恤和外套本来就是要一套的,真的不太好解释了。“吵架是应该的,要搁我我也受不了。

小姑娘啊,阿姨劝你一句,就凭你这条件,再找个温柔体贴的不是难事,干嘛非得在一棵树上吊死?还有,你先起来,我先给你女朋友检查一下有没有什么伤。”女医师一脸厌恶的看着我,仿佛我真是个欺负女朋友的变态一样。

林雪有些无力的把头垂了下去,快速地解释道:“阿姨,你真的误会了。事情是这样的,我们是**,刚才我们和歹徒搏斗,就是刚才送进来的那个叫李峰的。我身上的血都是歹徒的。他是我同事,刚才被歹徒制住抽了两嘴巴子,您应该先给他检查一下有没有受伤。”

“对,对,就是这样,没错,对的。”我连忙附和着林雪的说法。

女医师有些不相信的看着我俩:“真的?”

我连忙点头。

女医师又换了一种方式鄙视我:“人小姑娘都能打的歹徒吐血,你一大老爷们还能被歹徒扇巴掌?小伙子你是不是托人进的**局啊?”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