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王妃惑君情

乱世王妃惑君情

作者:司晨
主角:风弋清楚离 分类:古代 状态 已完结 时间:2021-11-26 09:36:00

风弋清、楚离是《乱世王妃惑君情》中的男女主角,这本以穿越为题材的古风小说的作者是司晨,详情介绍:风弋清在死后穿越到了古代,成了丞相之女,也是离王楚离的王妃。这次穿越她是受人之托,这具身体的原主身患奇症,死后不愿入轮回,因为她的心中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完成,在轮回的空间中她遇到了刚刚去世的风弋清,两人达成了协议,她将代替原主回到古代,好好的爱楚离,弥补对他的亏欠。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月色皎洁,一夜无声。晨曦微露,风弋清也在这微光中徐徐睁眼,身旁还有一弯温暖,想来楚离也才刚离开不久。风弋清侧身想起床,可是不觉又扯动了腹部的伤口,一阵疼痛袭来,风弋清不敢乱动。逐渐适应之后风弋清方才慢慢起身,这一下也不觉得多疼,明月朗的药果然奇效。这时风弋清才注意到自己身着素白的寝衣,腰间仍旧缠着厚厚的纱布,但是已经不见血丝了,不禁脸色一红,这般细致亲密的照顾不是楚离又会是谁。正想间,楚离也端着粥进来了。

“清儿,你怎么自己起来了,也不叫一声。”楚离放下粥嗔怪道。

“昨夜你们都辛苦了,我想让你们多休息会儿。”风弋清知道自己昨晚一定是毒发了,清苑上下想必又是一片紧张,所以才不愿扰人。

“小晚,打热水来给王妃梳洗。”楚离向门外的小晚吩咐道,小晚应答一声便去了。

“清儿,先把粥吃了,从昨日午时开始你还未用膳,先吃点东西吧。”楚离轻轻将风弋清扶至桌前。经楚离提醒,风弋清才感觉一阵饥饿,昨日那番闹腾之后,自己确实还未进食,此时若是有一碗粥倒是极合胃口。

“大军还未出发吗?”风弋清问道,昨日便听说大军压境,怎么处理如今还在府中。

“昨夜秦简等人已经带兵出发了,不日便会抵达各域对敌列国。”楚离也不再隐瞒,这天下也是风弋清的。

“你曾说过要亲自挂帅,到底还是我连累了你。”风弋清低头自责,大军已发,而楚离怕也是因为担心自己才仍在府中。

“清儿休得胡说,我只要你。”楚离见风弋清如此,便正色说道,生怕风弋清胡思乱想。

“你可还记得我曾经问过你,如今的我和以前的我如何?”风弋清开口问道。一直以来,楚离待她极好,但这也时时令她惶恐,楚离到底是在对以前的风弋清好还是对自己好,她本来以为自己不会纠结于此,可是仿佛越来越在意,上次楚离的模糊说辞让她一直耿耿于怀。想来楚离应该是爱着曾经的风弋清,不然如何能明知道风弋清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后仍旧如此宠溺自己,在楚离眼里风弋清一直都是风弋清罢。

“自从上次你问过我之后,我的确细想过。自那次你醒来之后,确实有了很大的变化,我不知道为何会如此,你也不愿多说。清儿,不管世事如何,我只告诉你,曾经是习惯,如今我只愿与眼前的你携手天下,白首到老。”楚离认真的回答道,他虽不知道风弋清为何如此执着,但是他看得出风弋清很在意他的回答。而确实,自从风弋清醒来之后,整个人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日夜与她相伴的风弋清又如何察觉不出来。以前风弋清个性淡雅,不问世事,甚至与楚离也不大亲近,一直都敬着楚离,两人之间总有一种距离感。可是如今的风弋清与此前完全不同,虽不张扬,但也绝不息事宁人,比之前也开朗有趣许多,仿佛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越来越脱离楚离的掌控,而风弋清的变化也给楚离的生活带来了许多新意,在他的心中惊起了波澜。

“自儿时在青河边上遇到你,我便发誓要护你一生,这已经成了我的习惯和使命,但是如今不同,我想和你永不分离,我想得到你的回应。”楚离紧紧的握着风弋清的手,深情的望着风弋清说道。这还是他第一次对风弋清说出这样的话,风弋清也自然感觉到楚离的紧张与渴望。确实,曾经对风弋清或许只是习惯,他不曾如此对风弋清表露过如此真心,而风弋清更是不曾对楚离有过回应,一直以来都是楚离独自的一心一意的对风弋清好,而风弋清也只是愧疚的承受着楚离的好。

“只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风弋清对上楚离的目光,温言回应。不管楚离起初爱着风弋清也罢,只是习惯与承诺也罢,她想要的是现在和将来,楚离对她的在意和呵护,是她真真切切感受得到的,所以又何必如此纠结呢,如今她风弋清爱的就是楚离,而她已经确信楚离是爱她的。

“清儿。”楚离轻声唤道,他想不到风弋清会给他这样的回应,欣喜若狂但是一向沉稳的他生生的压制住了自己的激动。风弋清分明的感受到楚离俊秀的脸离在自己眼前渐渐放大,心跳不觉加快突突的狂跳着,虽然这不是第一次与楚离接吻,但是刚刚才表白过后她已经十分不好意思,如今她已然不知如何应对,只觉渐渐喘不过气来,脸色也憋得涨红,不知如何是好。

“乖,把眼睛闭上。”风弋清已经看不清楚离的脸,只听得楚离在她的耳旁低语道,风弋清也下意识听话的闭上了双眼。随后楚离便封上了风弋清的双唇,轻启齿间,挑逗着风弋清的杏舌耐心的引导着。风弋清渐渐的明白了楚离的用意,双手环上了楚离的腰笨拙的回应着,身体十分的僵硬,不敢乱动。却也正是这种紧张与僵硬更是撩拔得楚离难以自持,唇角鬼魅一勾便加深了这个吻,两人的呼吸越来越厚重,风弋清更是已经喘不过气来,身体发起热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即便这样的不适她却觉得十分的享受。

缓缓间,一股清新的空气流泻进来,风弋清才睁开眼来,楚离亦是一脸的难为情和克制。

“你如今有伤,要好好休养,不宜多动。”楚离仍旧柔声说道,但是听得出在极力的克制自己。风弋清闻言不好意思的低头一笑,脸色绯红。她虽未谈过恋爱,但也知道男女之事,愈加不好意思看楚离。

“清儿。”楚离唤她。

“嗯?”风弋清这才抬头应道,脸上来由尚未退去的余晕。

“你曾说过你想上战场,但是如今你身负重伤,不宜出行,京中也有很多事要处理,你在府中好好养伤可好?月朗已经答应留下来,你不会有事的。”楚离开口说道,先前风弋清提起若是哪天战事一起,想与他戎马战场,那时他不愿让风弋清伤心便答应了,但如今风弋清重伤在身,蛊毒未解,战场又凶险万分,他如何能够放心。虽四方战起,但祸不及京都,只有将风弋清留在京都他才安心。

“离,我都听你的,沙场刀剑无眼,你自己也要多加小心。”风弋清难得一见的温顺应道,她知道自己如此模样即便是去也会给楚离拖后腿让楚离分心,这不是她的初衷,而大楚向来没有女人上战场的传统,她也不愿楚离为了她屡屡冒天下之大不韪。

“你什么时候出发?”风弋清问到。

“午时。”楚离也干脆的回答道,但却眼含不舍。

“那戎装可准备好了?行军路线安全吗?是先往白祗吧,白祗地近,如今又是春夏之际,最是作战的好时机,若是到了冬天就不好了。白祗虽是平原,但是要途径一处天堑,你们路上可要多加小心啊,岸王也会一起吗?你们带多少兵力?”风弋清急急地问道,听到楚离说午时出发,如此紧急,她也不知为何话竟多了起来,其实她也知道这些楚离自然早就准备好了,根本无需自己多问,但她却克制不了自己。

“清儿,我不许你*心这么多,你只需好好养伤,他日做我大楚最美的皇后。”楚离见这般模样的风弋清不禁好笑起来,风弋清的每一次小模样都让他十分欢喜。风弋清也觉得自己有些过于紧张了,失了自己的矜持。

“可否让我为你换上戎装?”风弋清问道,她不能与楚离戎马天下,但她想为他亲手换上戎装。

“好。”楚离思忖片刻,风弋清重伤未愈,而戎装厚重,他不愿风弋清受此劳累,但是他也不愿负了风弋清殷切的期盼,方才答应。

“断玉,把我的战甲取来。”楚离向门外等候的断玉吩咐道。断玉自然领命而去,取来了楚离的战甲。

只见断玉将那黑色战甲放在桌上,风弋清细细看去,那战甲确是黑色玄铁铸造而成,云纹团簇衬托出胸前雕有暗金猛虎的护胸,暗红甲胄与黑金玄铁两相融合确实大气磅礴,风弋清竟看得有些痴了仿佛要被这盔甲吸进去一般。风弋清试了试铠甲质量约莫有四五十斤重,实在有些吃力,她更是难以想象人如何穿着这厚重的铠甲上阵杀敌。

“这玄铁铠甲虽然重了些,但是刀剑不损,即便是近敌作战也能抵御强敌。”楚离看出了风弋清的疑惑,解释道。

“只要能护你周全便是好的。”风弋清温柔一笑说道。

说罢,风弋清便一一拿起战裙、盔甲、头盔、战靴为楚离穿戴,风弋清并不熟悉铠甲的穿戴,只得一一摸索尝试,而楚离也一直站着隐忍不动,也没有提示风弋清分毫,似乎很享受此时,不愿就此结束。良久,风弋清才为他穿戴完毕,最后为他披上暗红色的战袍,而此时已近午时了。大功告成,风弋清才拍手满意一笑。站远了几分看着楚离,竟又有些出神。楚离一身戎装,身姿挺拔,玄铁战甲在身又十分神秘莫测,仿若天神降世,旁人不可侵犯。这样的楚离,虽然没有了往日温润气息,一身生人勿近的神秘气质更是添了风弋清的崇拜之心。

“清儿真是好手法,为夫都有些把持不住了,若是劳烦清儿为为夫卸下戎装可愿意?”楚离小心的将风弋清拥入怀中,生怕这生硬的铠甲铬到她,暧昧的调侃道。

“你何时也变得这般不正经了?快到午时了,你快去准备吧。”风弋清实在不适应这样暧昧的气氛,只得找理由让楚离走,只是而后又想到这一别不知何时得见,眼神又变得不舍起来。

“嗯,你好好休息吧,岸已经准备好了,马上就要出发了,外面风大,你在屋里好好休息。”离别在即,楚离也有些伤感。

“不,我送你出府。”风弋清坚持道,楚离心中也是不舍,又见风弋清如此坚持,也便答应了。

此去经年,不知何时相聚,相聚一程是一程。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