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迷梦之源 > 书库 > 姝谋
姝谋

姝谋

作者:安绵绵
主角:苏绾宁君逸 分类:古代 状态 连载中 时间:2022-04-24 14:35:54

《姝谋》是作者“安绵绵”正在连载中的一部古风文,这部小说以女主角苏绾宁重生后与男主角君逸之间的故事为主要内容,详情介绍:前一世的苏绾宁是一个天真善良,处处为别人着想的女子,她的善良却并没有得到回报,反而遭到他人的羞辱,含恨而死。重生以后,苏绾宁发誓,这一世她绝对不要做那个忍辱负重的软弱女子,她要做一个专横霸道的泼辣女子。所有人都以为刁蛮的苏绾宁注定要做一个嫁不出去的老姑娘,没想到名震天下的君逸居然来到苏府向她提亲。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吴氏愣住。

明明矛头都已经对准宋老夫人了,为什么到最后变成了控诉她。

而且,还条理清晰,把整件事情都说了个一清二楚。 

还有最后那句“不是她的女儿吗?”,实在听得人心惊胆战。

吴氏有一瞬间的慌乱,也仅仅只是一瞬间,就稳住了心神,理顺了思路。

不过,对自己居然被一个毛丫头唬住了,有些懊恼。 

话说到这个份上,她再故技重施就要露馅了。

原本她们的话里也没有明确说绾宁的什么错处,不过是明里暗里的暗示,想让宋老夫人误会绾宁。

谁能想到绾宁这么刚,直接简明扼要,不仅说清楚了她们囫囵着模棱两可的真相,而且态度半点都不咄咄逼人。

而是一副被逼无奈,受到巨大委屈只想要一个公道的低姿态。

“你这孩子,怎么还哭了呢,这可是恒王府的家宴,被大家看到,传出去,怎么得了,快擦擦。

我们不说这个事了,有什么回去再说,再外头可不是自己家,想哭就哭。”

吴氏说着递过去一块帕子。

绾宁不客气地接过来,擦完鼻子还给她。吴氏十分嫌恶,但碍于宋老夫人在,还是接了过来。

继续说道:“母亲知道你受了委屈,好了,快别哭了,回去了母亲让厨房给你做好吃的。”

吴氏避重就轻,完全不提她们刚刚说的那些事情,企图把这件事翻篇。

但是,宋老夫人也不是傻的,听完绾宁刚刚的话,看着吴氏目露狐疑。

她还是太相信吴氏了,绾宁把话都说到了这份上,她都仅仅只是狐疑,没有把人往别的地方想。

察觉到她的目光,吴氏低着头,“深刻”地自我检讨了一番。

通过吴氏的三寸不烂之舌,扯了些有的没的,好歹把这件事圆过去了。

虽然漏洞百出,但是一旁的苏雨澜和绾宁都没有再说话,似乎不伤大雅,过去了也就过去了。

宋老夫人没有再细问,深深地看了绾宁一眼。

绾宁微微低着头,眼圈红着,却没有再哭。

她可以指出吴氏话里的漏洞,从而趁热打铁直接在宋老夫人面前,把策王府的事情掰扯得清清楚楚。

但是她没有。

因为没有意义。

她的最终目的不是为了吴氏在宋老夫人面前出丑,而是,她,要吴氏下地狱。

现在显然不是好时机。

且让她再蹦跶一会。

顺便收割一批宋老夫人未来的愧疚之情。

现在绾宁越委屈,以后宋老夫人就越觉得她受了太多苦,才能对吴氏越有意见,后面的事,才能进行下去……

绾宁对着二人行了一礼:“老夫人,母亲,女儿觉得有些不适,想到湖边走走,可以吗?”

吴氏:“去吧,小心一些,别去人少的地方,怕迷路。”

“是。”

绾宁离开,半夏跟上来。

看绾宁眼圈红红,一脸担忧:“小姐你……”

绾宁语气淡淡:“无事,刚刚风大,迷了眼睛。”

对于宋老夫人那里,她要做的事已经做完了,不想再和吴氏她们坐在一起。

恒王府中,有一面湖,很大,花园就在湖边。

绾宁在石栏边的凳子上坐下,吹着湖畔来的风,整个人清醒了不少。

“半夏,你看我的妆花了吗?”

接下来,她得办正事了,今儿可是为了宣传玲珑阁的无痕妆来的。

半夏凑上来看了看:“眼下有点脱妆,但也还好,不仔细看,看不出来。”

绾宁点点头,刚刚哭太凶了。

她从袖袋中拿出一个小盒子,往四周瞧了瞧,没人看过来,又拿出一个小刷子,从小盒子里沾取了细粉,就这么拿着刷子在脸上扫。

“小姐,你在做什么?”

“补妆啊。”

“啊,用刷子?”

“对,粉质细腻,用刷子均匀又轻薄。”

“但是……但是被别人看见怎么办?”

半夏一听,吓了一跳,一边说着,一边往四周看了一圈,生怕被人发现,一颗心都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了。

大家闺秀,大庭广众之下补妆,那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事情。

若是被有心人知道,编排出去,还不知道传出什么不好的话来呢。

绾宁不以为意地回答:“被人看到了也没关系,她们又不知道我在做什么。刚刚若是我不说,你能知道我在补妆吗?”

用刷子沾取细粉补妆,是前世程小姐推出来的商品,因为其效果好,京城火爆,供不应求。

绾宁轻刷了几遍,转过来问半夏:“现在如何?”

半夏看着绾宁的脸,眼睛一眨不眨,刚刚的脱妆半点都不见了。

一脸惊喜:“好神奇啊小姐,和早上出门时一样了,完全看不出脱妆的痕迹。”

“嗯,很好。”

绾宁把东西收进袖袋里,这玩意儿小,几乎都看不出来。

再等一会,等眼中哭过的红色褪去,就可以去和小姐们聊天了。

绾宁在石栏边静静地坐着。

不远处,宋老夫人远远的看过来一眼,不知是何情绪:“这绾宁……是叫绾宁吧。”

吴氏:“对对。”

宋老夫人:“好似,和我了解的有些不一样。”

吴氏点点头:“是,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有些变化,也是正常。”

吴氏脸上带着笑意,像在说别人的事情一样轻松。

宋老夫人感觉到哪里不对,但是又说不上来。

苏雨澜开口:“姐姐其实很孤独,一直在偏院,也没有朋友。”

宋老夫人回头,笑了笑:“澜儿是个好孩子,知道体恤他人了。”

苏雨澜脸一红:“都是母亲教导得好,母亲说,我们养尊处优,不能忽略了他人的难处。”

宋老夫人点点头:“是,你母亲有极好的教养。”

“姨母谬赞了,我只是和两位姐姐学了点皮毛,她们才是真正的好教养的大家闺秀。”

提到这些,宋老夫人想起了某些画面,神态中带着伤感:“你的姐姐们,都没有福气。”

“怪我怪我,好好的,说这个做什么,姨母有福气,福气都在后头。”

吴氏立马岔开话题,说了几句玩笑话,转移了宋老夫人的注意力。

不远处,绾宁静静地坐着,从另外一边走过来五六个小姐,叽叽喳喳的说着话。

“你们听说了吗?前几日京城下雨的时候,京城三十里外的贺县发了大水。”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