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少的隐婚娇妻

厉少的隐婚娇妻

作者:乔锦绣
主角:乔以漫厉景赫 分类:言情 状态 连载中 时间:2022-01-13 10:14:06

都市题材的言情小说《厉少的隐婚娇妻》已经上架本站了,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乔以漫、厉景赫之间的爱情故事,小说内容精彩,情节流畅,由作者”乔锦绣“大大倾心创作,故事主要讲述的是:为了能够完成父母的复仇,她代替妹妹嫁给了仇人的儿子,费劲心机让厉景赫爱上了她,原本她应该做的是狠狠的利用他,以此来达成自己的目的,但是就在她想要那样做的时候却突然开始犹豫了,因为在不知不觉间她已经深陷其中,对厉景赫产生了不一样的感情。一边是爱情一边是仇恨,乔以漫到底该如何选择呢?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厉景赫看到乔以漫的眼眶红了,一片湿润,蓄满眼泪。仿佛一眨眼,眼泪就会滴落。

这段时间,她一直都是笑脸迎人。每天都是甜美的笑容。

爱笑的人一旦哭,就特别招人心疼。

“很疼?”他脱口而出的问道。

这次乔以漫并没有否定,她点点头:“疼。”

“忍一下,很快就好。”厉景赫应下来,声音有些生硬。

他手上的动作也愈发的小心翼翼。

乔以漫心想,原来把痛说出来,也不是那么难的事。

终于,厉景赫替她把手包扎好了。

而乔以漫也把情绪收拾好,那些积蓄在眼里的泪终究没有让它们有掉落的机会,直接被她逼退。

“好了。”

“谢谢厉先生。”乔以漫乖巧地道谢。

顿了顿,她又好奇地问道:“厉先生,您以前学过包扎吗?我觉得您包得好熟练。”

厉景赫顿了顿,他淡淡应了一声:“嗯。”

显然是不想多说,乔以漫也非常识趣地没有继续问。

“还有没有哪里受伤?”厉景赫难得又问了一句。

乔以漫摇摇头:“没有了。您没事吧?”

“没事。”

这边山菌摘得差不多了,林特助的事情也谈好了。

之前老爷子一直拒绝他们,谈都没有谈过。

这是第一次跟林特助谈,他觉得比那个姓陆的痛快多了。

而且,他感受到了重视和尊重。

之前他跟陆家栋那边的人说,卖给他们,要让他找村里的村民帮忙来采摘。然后他给他们付人工费就行,但陆家栋却想让他们的人来摘,他肯定不同意。

但这次跟林特助说这个事情,他非常爽快地答应。并且还很高兴。说求之不得。

而且林特助让他开价,老爷子并不是贪得无厌的人,说出自己的价格,林特助二话不说,再次爽快答应。

最后愉快地确定了时间,皆大欢喜。

老爷子对林特助很赞赏,说他脾气好,又成熟稳重。

林特助被夸得都不好意思了。

临近中午,天气也越来越热,幸好他们已经收工往回走。

二老看到乔以漫的手被包得好好的,这才放心下来。

这天他们一起在二老家里吃午饭。

赵奶奶给他们用山菌煮汤,炒肉。确实很美味。

林特助也终于明白,难怪那些大客户要点名吃这种山菌。

每年都卖得那么好。

吃完午饭,坐了十分钟,他们准备回城。

赵奶奶还有些舍不得,又是给乔以漫捡野生菌,又是给她捉土鸡,装土鸡蛋,把她弄得哭笑不得。

最后她只拿了一点野生山菌和鸡蛋,说手受伤了,没有办法杀鸡。

老太太一直把她送上车,叮嘱她有时间过来玩,又嘱咐路上小心,下次跟奶奶一起来。

幸好这段路不远,在厉景赫的耐心告罄之前,他们上了车。

林特助坐在驾驶座上,默默地松了一口气。

他不动声色地观察boss的反应,生怕他会生气。

启动车子,他们回城。

路上,林特助还不忘表达感谢。

“太太,多谢您这次的帮忙,要不是您,这笔生意估计真的谈不下来!”林特助语气里带着感激。

其实在来的路上,他已经做好想别的办法的准备。

谁知道,太太这次出现,有一种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既视感。

让一件原本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变得简单了许多。

千言万语都没有办法表达他的感激。

乔以漫不以为然地笑笑:“其实我也没做什么,是**想卖给你们。林特助不要那么说。”

“如果不是您在,估计老爷子就要用棍子把我们赶走了。”

乔以漫不禁脑补出厉景赫被人拿着棍子赶的画面,莫名觉得很好笑。

她忍不住偷看了厉景赫一眼。

谁知道竟然被逮了个正着,乔以漫有些心虚,莫名有一种做了坏事被抓包的感觉。

“你笑什么?”厉景赫冷酷的声音响起。

“额……没什么,就是心情挺好的。开心。”乔以漫俏皮地吐吐舌头。

不敢说自己在想他被人赶的画面。

“手都成那样了,还开心?”厉景赫视线落在她手背上,话有些刻薄。

“因为是厉先生亲自给我包扎的呀,所以我开心。”乔以漫理直气壮。

前排开车的林特助听到这话,简直大为震撼。

原来太太跟boss是这样的相处方式!

“厉先生,您平时都要亲自到乡下来谈生意吗?”乔以漫又好奇地问道。

看着他的眼神里带着几分疑惑不解。

“不是。”厉景赫靠着坐椅,看着车窗外,依旧惜字如金。

“那……”

“安静一点。”他的太阳穴已经又开始突突地跳了。或许是晚上没休息好的缘故,有些头疼。

“喔。”乔以漫闷闷地应了一声。

之后,一路无话。

其实乔以漫也不是那么喜欢说话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车开进了市区。

“厉总,您直接回公司还是去别的地方?”林特助打破了沉默。

“回公司。”

毋庸置疑。

“太太,您回学校还是回家?”林特助又问乔以漫的决定。

“回学校,我下午还有点事。”

厉景赫闻言,眉头不露痕迹地蹙了蹙。

随后,他低沉的声音响起:“手受伤了还有什么事?”

“再有三天我们就要期末考了,我去拿一些复习资料。”

乔以漫笑着如实告诉他。

随后又说:“厉先生,您放心,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不会再让伤口裂开了。”

“您安心工作,不用太担心我。”

乔以漫话音刚落,就听到厉景赫冷哼一声:“担心你?别自作多情。”

现在乔以漫听到这样的话似乎已经有了免疫。

她脸上的笑容更甜,又想起一个事。

随后乔以漫带着歉意的声音响起:“厉先生,我下午可能不能给您送甜品了。时间来不及,现在都两点了。”

“手都这样了还折腾?”

厉景赫语气不善。言外之意是不用做了。

“好,那我就听您的话,等手好了再做。不会让您等很久的。”乔以漫信誓旦旦地保证。

不让他等太久?

这丫头在说什么笑话?

说得好像他很喜欢吃那些甜品似的。

厉总非常傲娇地想,却没有再开口反驳她。

之后,林特助先把乔以漫送到学校。

下车之前,乔以漫看着厉景赫说道:“厉先生,我先走了喔,您回去工作不要太辛苦。”

“天气很热,记得多喝水。我……”

厉景赫看向她:“够了,快走吧。”

乔以漫努努嘴:“那我走了喔。”

她正要转身下车,身后又传来厉景赫低沉的声音:“等等。”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