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迷梦之源 > 书库 > 楚瑶方青砚
楚瑶方青砚

楚瑶方青砚

作者:明姐
主角:楚瑶方青砚 分类:古代 状态 已完结 时间:2022-04-01 14:32:47

小说《楚瑶方青砚》是一部已完结的优质古言,文中精彩的故事内容,使其刚上线便成功俘获大批忠实粉丝。楚瑶、方青砚为书中的主要人物,“明姐”为小说的原创作者,书中精彩内容介绍:楚瑶是一个自小生活在军营中的女汉子,可即便是女汉子,她也终究有嫁人的那一天。最后,被发小亲人算计的她,无奈“娶了”了一个文弱书生。就在众人坐等看她被夫家苛待、被夫家羞辱时,令他们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只见,文弱书生温柔将女汉子护在怀中,给她无尽温暖宠溺……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这两人聊着聊着酒兴起来了,一直喝到了三更夜。

眼看着楚瑶将最后一罐桃花酿倾数倒入嘴里,魏武想要伸手去拦。

却被楚瑶转身一闪躲开了。她一边喝着一边嘟囔:“魏武!不要抢本将军的酒,再抢军法处置!”

话音未落,最后一滴桃花酿进了楚瑶嘴里。只见她摇摇晃晃地站起身,伸手去拿桌上空罐子。

魏武颇为哭笑不得的抓住了她那只不安分的手,将她递给方青砚,笑骂道:“这个酒鬼啊,自己喝醉不知道。拿空罐子干嘛,最后一滴桃花酿早就进了她的嘴里。”

待方青砚扶稳了楚瑶之后,魏武又客客气气的跟他招呼了一声,转头去帮他俩整理房间去了。

方青砚抱着醉倒的楚瑶,伸手小心翼翼的搂住了她的腰。好在楚瑶只是嘟囔了几句,并挣扎,便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房间已经备好。小屋简陋,若方兄不嫌弃的话,可以先抱楚将军上楼休息。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可以再叫在下。”魏武灰尘扑扑的从楼上走了下来,看了眼窝在方青砚怀里睡得正香的楚瑶。

方青砚点了点头,答了声谢,一只手揽住楚瑶的肩,另一只手抄起楚瑶的双腿,将对方打横抱在怀里。

怀里的楚瑶只是稍微调整了一下姿势,找了一个更舒服的位置,便又睡了过去。

去房间的路上,楚瑶乖得不得了。 

方青砚以为这样很快就可以安顿好楚瑶,却不想就在他将楚瑶放在床上,松开手的那一瞬间,楚瑶动作迅速地抱住了他一只手,另一只手紧紧攥着他的衣服。

方青砚握住了她那只手,温声哄道:“乖,放手好不好?你先睡觉好不好?”

闻言,在梦中半睡半醒的楚瑶顿时挣扎起来。她只是用力攥紧了他的衣袖,迅速地摇了摇头。

方青砚静静地看了她一会,蹲下身,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再开口时,语气温柔得一塌糊涂。“好了好了,我不走。你先闭上眼睛好不好?我哪也不去,我就在这陪着你。”

却不料适得其反,楚瑶反而闹腾的更厉害了。

只见她费力睁开她那一双被酒气迷蒙的眸子,而此时这双眼睛里只倒影着方青砚一人。

白皙的皮肤因喝醉了而透露出一丝红润,红唇迷离地张开着,却仍然只是摇头。

她突然伸出手,一把扯住方青砚的衣领,用力往自己这边一拽。

方青砚被她这突如其来的一拉,一时没站稳,踉踉跄跄的往她那倒了几步。楚瑶盯着方青砚近在咫尺的眸子突然笑了出了声,她微微往上抬了抬头,唇瓣便紧紧的贴在了一起。

方青砚只觉得脑袋里嗡的一声,气血上涌,醉意翻涌上来,来势汹汹。

而楚瑶似乎因为这一个吻,而感到心满意足,任由醉意将自己拉入梦中。

方青砚再凝神时,就瞧见楚瑶已经熟睡的脸蛋,不由得苦笑一声。只管不亲管人的吗。

魏武刚刚收拾完桌上的空罐子,抬头便瞧见方青砚晃晃悠悠的从楼上走了下来,笑道:“方兄这也是喝醉了吗?本想着分几罐我私藏的烈酒给方兄尝尝,没想到方兄已经醉了。”

闻言,方青砚低头看了一眼在楼下正看着自己的魏武,突然笑了笑,应了声好。

魏武从地板下又取出了几壶老酿,冲方青砚挤了挤眉。

方青砚顿时明白过来,笑着答了声:“魏兄,放心好了。她刚刚已经睡下了。”

魏武猛地松了口气,开口解释道:“要说当年我们军营里面论谁喝酒猛,我们楚将军是当仁不让的第一。自己给自己灌酒,那就是一罐子一罐子的倒。不过从未见她醉过,今日不知怎的没了节制……”

方青砚笑了笑,开了一壶酒,和魏武围着桌子坐下,话题自然而然的围绕着楚瑶当年在军营里。

说到在军营里的那段时间,魏武拍着桌子起身来,身形那叫一个豪迈,语气那叫一个激动。

“想当初,我刚刚进军营分到楚将军手下那会。就有不少人在背后偷偷议论楚将军,说她一个女孩子,跑到军营里面来。她打得过谁呀她?说什么楚将军以后长成个母老虎,都嫁不出去了。那个时候我真的觉得憋屈,怎么就把我分到了这么一个丫头片子手下呢?”

魏武仰头倒了一口酒,眯了眯眼,像是透过现在看到了过去那个意气风发又桀骜不驯的少年。

或许,魏兄也曾和军营里面的士兵们打闹嬉戏过,也曾一脸倔强的对着上司,也曾战功赫赫。

但那都成为过去了,眼前的魏武就像一个平常百姓一般生活着。

“后来呀,楚将军带着我们打了一仗。重创敌方,我方无伤亡。这一仗让楚将军迅速在军中建立起了威严,之后的你都知道了,楚将军屡建奇功。但后来我受了重伤,便在这住下了,也很少要听到军中的事了。”

魏武感叹一声:“当年楚将军的生母去世,京城里的人都欺负家中无长辈的楚将军。你想楚将军他爹是谁呀?那是楚慕寒将军啊。为了照顾好楚将军,他才把楚将军接去了军营。不然好好一个应该养在闺房里的小姐,怎么会跑到军营里面去了?”

方青砚心里一阵发苦,一阵发甜。

这就是他的心上人啊,从小在军营里面长大的心上人。

也不知在幼年在京城里面受了多少委屈,之后又在军营里面遭了多大的磨难,才长成了这么一个她——自信坚强,有勇有谋,让自己都舍不得挪开眼的她。

与此同时,另一边的皇宫内进进出出的人不断。

一轮圆月高挂在夜空之上。皎洁的月光照亮了跪在地上的每个人紧张的神色。为首的太医硬着头皮,跪着往前移了一步,哆哆嗦嗦道:“禀皇后娘娘,陛下……陛下,他这是用药过度才导致的昏厥。”

皇后不清不楚的哼了一声,略带怒意的质疑道:“那你说说看,陛下是什么药用过度了?”

那太医冷汗打湿了后背,在皇后几次三番的质疑下,才吞吞吐吐的说了出来:“是……是促进人情欲的药。”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