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府千金很旺夫

相府千金很旺夫

作者:让我暴富好吗
主角:楚月苒连锦程 分类:古代 状态 连载中 时间:2022-03-20 12:17:47

小说《相府千金很旺夫》,是以楚月苒连锦程为主要代表人物的,让我暴富好吗为本书的原创作者。小说的内容梗概:“嫣儿,你是长姐,许多事若苒苒不懂,你要多教她,两人吵闹让旁人听去总归是你这个做长姐的不懂谦让。”说罢,白氏带着楚月苒转身离开。若非身边的侍女扶住自己,楚嫣然都不知自己竟气的发抖。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楚嫣然一脸愕然,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

白氏自顾自拉起楚月苒的手,开口:“你刚回来,莫要为下人的事伤和气,既然那个婢女用的不顺手,发落了便发落了,无妨,母亲在送两个给你。”

白氏只顾着安慰楚月苒,并未注意到楚嫣然一点一点煞白的脸色。

当真难看极了。

“嫣儿,你是长姐,许多事若苒苒不懂,你要多教她,两人吵闹让旁人听去总归是你这个做长姐的不懂谦让。”

说罢,白氏带着楚月苒转身离开。

若非身边的侍女扶住自己,楚嫣然都不知自己竟气的发抖。

她手中绞着绢帕,眼里满是愤恨,自己装了十几年乖巧也未讨得白氏欢心,楚月苒一回来便处处高她一头,反倒是自己事事被数落。

楚沁沁见楚嫣然神色不佳,也识趣儿,知道夫子今日休课便找借口脱身回到自己院里。

走在长廊上,楚嫣然气的咬牙啮齿,“她算什么东西,仗着母亲偏宠竟敢那般对我,说到底她是在乡下长大,不懂规矩!”

跟在楚嫣然身后,侍女琉儿低声宽慰道:“夫人不过是见她刚回来,多同情几分,小姐莫要生气。”

是不是同情楚嫣然怎会不知,白氏何时用过那般眼神看过自己,说到底楚月苒是她的亲生女儿,她这一个养女再好,再乖巧也无济于事。

她可真恨,恨的抓心挠肺。

末了,走到楚老夫人院里,楚嫣然站在门前整了整裙摆发髻,神色恢复如常。

就算白氏不疼她,她还有祖母,有祖母撑腰,她在相府就还有地位。

她正准备抬手敲门,屋里却传来楚老夫人与刘嬷嬷的谈话声。

“苒丫头当真如此说?”

刘嬷嬷点了点头应道:“不错,回话的小厮说当时大小姐有些难看。”

楚老夫人手里抱着手炉,神情有些意外,“没想到苒丫头竟是个有脾气会拿主意的。”

刘嬷嬷随即附和:“到底是相府的正经小姐,那是与生俱来的。”

打见到楚月苒的第一眼,楚老夫人便觉得她不容小觑,果然那如此,能直接和楚嫣然直接挑明,倒有几分胆魄。

“那也是随了她母亲的性子,白氏时将军府的嫡长女,你看她性子虽和善,但何时软弱过?”

“是啊,二小姐长得也和夫人相像,生的如花似玉,明艳动人。”

说到此处,楚老夫人神色略有失望,“嫣儿虽生的也好,倒不如苒丫头那般艳丽,让人一看便记住。”

“二小姐学习也刻苦,一早便去了学堂练字,比几位小姐起得都早。”

楚老夫人闻言,倒有些意外,“她倒是认真,回头你叫针织坊的绣娘替她赶制两身衣裳,她刚回来,有些衣服穿着不大合身。”

刘嬷嬷笑着应声道:“是,老奴一会儿就去。”

楚老夫人顿了顿,又多言责备了几句,“再说,今日之事,也是嫣儿沉不住气,不过是个侍女,何必为此争执。”

刘嬷嬷接过楚老夫人手里的手炉,递了一杯茶上前,开口:“大小姐到底年纪尚轻,藏不住心事,还需要历练。”

楚老夫人轻哼了一声,“那也得有时间历练,眼瞧着到年纪就要定亲事,我悉心培养多年就是要她出人头地,艳冠群芳,若是泯然众人又有何用?”

站在门外的楚嫣然听得一字一句不差,手紧攥着,那修剪圆长的指甲深深嵌入掌心,渗出丝丝血红。

她气红了眼。

到头来,她仍旧处处不如楚月苒,连祖母也要夸这个乡下女!

望着楚嫣然神色冷得如从冰窖里一般,琉儿怯生生地开口问:“小姐,我们可还要进……”

不等她说完,楚嫣然溘然转身离开。

离开存书堂,没一会儿楚老夫人便吩咐了绣娘要楚月苒去绣坊量身挑绢布,恰好长房也想赶制几套新衣,两房人便遇上一起。

楚乐微是长房王氏独女,从前王氏一连生了两个儿子,最后千辛万苦才生了这个女儿,所以楚乐微自幼便养的无拘无束。

楚乐微与楚月苒比,年纪稍小些,性格很是跳脱。

头一回见到见到楚月苒,楚乐微便拉着她一直说个不休,听闻方才在学堂楚月苒被楚沁沁刁难之事,楚乐微神情甚是不屑。

“我也不喜欢楚沁沁那丫头,嘴坏得很!”

王氏与白氏坐在一处,听见楚乐微妄言,不自轻声斥责了一句:“微微,少在那儿说浑话,越发没样子了!”

楚乐微低随着绣娘量身转了转肩,嘴里嘟囔着嘴抱怨:“人家实话实说嘛……”

王氏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楚乐微一眼,“这丫头越发嘴贫了!”

白氏坐在一旁,一边替楚月苒挑绸缎,一边笑道:“你也别气,都是小孩子心性,我倒喜欢微微直来直去的性子。”

楚乐微与王氏一样,心里没什么诡计,待人爽朗,是个好相处的。

王氏无奈地摇头,“再过一两年就该嫁人了,她性子有哪个世家名门敢要啊,就该趁现在好好**一番!”

楚乐微皱眉,一脸不愿:“母亲!……”

王氏笑了笑随后看向白氏,“你家苒苒的婚事如何?相府的嫡女身份,不愁找不到好亲事,上回国公府的小公爷也甚是不错。”

提及裴子燃,楚月苒的神情微变,捏着布匹的指尖也僵硬几分。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