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敌国太子宠上天

我被敌国太子宠上天

作者:多宝
主角:李长慈温如桑 分类:古代 状态 已完结 时间:2022-03-29 11:02:31

《我被敌国太子宠上天》中的主角有李长慈温如桑,小说作者是多宝,精彩内容介绍:思绪浮浮沉沉间,李长慈好像听到了一声分外熟悉的声音。听起来好像是······她的大丫鬟秦稚的声音。可是秦稚不是早就已经死了吗?!她猛地睁开眼坐起身看清眼前的景象后,愣住了。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别碰我!啊——”

一声尖叫划破寂静的长夜,暖阁内的雕花拔步床上躺着一个妙龄女子,十三四岁的模样,此时她神情不安额角满是细密的汗珠。

“小姐?小姐?”

思绪浮浮沉沉间,李长慈好像听到了一声分外熟悉的声音。听起来好像是······她的大丫鬟秦稚的声音。

可是秦稚不是早就已经死了吗?!

她猛地睁开眼坐起身看清眼前的景象后,愣住了。

她自**锦衣玉食,集万千宠爱与一身,被人娇捧着长大,她住的暖阁是单独开辟出来的一处院子,环境清幽,摆设别致,一砖一瓦都透着贵气。

她怎么会在暖阁?忠勇侯府不是早已经被抄家不复存在了吗?

她有些呆愣的环顾四周,对上一双满含担忧的眼。

真的是秦稚!

“小姐?可是做了什么噩梦?”秦稚柔声,倒了杯温热的茶水递到她嘴边,“小姐,别怕,梦里那些事都当不得真的。”

李长慈忍着心惊就着她的手喝了一口茶水,看着眼前活生生的秦稚忍不住红了眼眶。

她心里冒出一个大胆荒谬的想法,迫不及待的求证,连声音也带了一丝急切和慌乱,“如今是元宁几年?”

秦稚有些疑惑,但还是答道:“元宁四十一年。”

李长慈怔怔的呢喃,“元宁四十一年······”

元宁四十一年,她才十六岁……她真的,重来一世了吗?!

李长慈有些恍惚,想到死前发生的事身子忍不住轻颤起来······

上辈子,忠勇侯府为了助容诩登上皇位,血洒遍了大宁。新帝容翊踩着李家人的骨血登上了位,却给战死沙场的李家人安了个通敌叛国的罪名,下令掘坟鞭尸!

盛怒的她穿着皇后冕服被新帝‘大义灭亲’一剑刺入心口,她才知道新帝早就与她的继妹李长宛苟合,而她‘早已死去’的亲生母亲被继母白清欢囚禁十年,直到前一日,才被折辱凌迟而死。

死后的她仿佛魂魄离体,眼看着新帝踩着她的尸体,满眼厌恶的说了句:“扔到乱葬岗,喂狗,别脏了我的地。”

呵呵……多么可笑啊,李家人十年推心置腹,最后全都落得个尸骨无存的下场……

看到她的异样,秦稚吓了一跳,连忙出声喊了外间的丫鬟去请大夫,一边将披风披在李长慈身上,一边抱怨道:“自从小姐前几日从西宫太后的生日宴席上回来就染了风寒,一直不见好。”

“二小姐分明是故意推小姐你入水的,哪有什么受惊不小心,都是脱罪的说辞,也就小姐心善不计较,反正奴婢就是看不惯她。”

元宁四十一年,西宫太后的生日宴?

“今日距西宫太后的生日宴有几天了?”

因为李长慈回府便病了,所以秦稚日子记得很清楚,轻声道:“十二天,小姐也养了十二天,身子总算见好了些。”

李长慈一愣,突然激动的起身下床,连鞋也顾不得穿,焦急地往院外跑。

秦稚看着李长慈一言不发的往外冲,忙惊呼:“小姐外面冷,你要做什么吩咐奴婢一声······”

她话音未落,李长慈已经冲进寒风里,秦稚只能连忙带着斗篷鞋子跟上。

寒风刮在脸上,让李长慈的脑子更加清醒了几分。

她记得,元宁四十一年,西宫太后生日宴时她和一众贵女在御花园的湖心亭游玩时不小心落了水,因是寒冬腊月,湖水冰冷刺骨,所以向来身体康健的她回府便病了,足足躺了半月才好转。

而在这期间,大哥李长陇中了西辽暗探的奸计,险些丧命,千钧一发之际是容诩带着府兵拼死将大哥救了出去,也因此受了重伤。

皇子对臣子舍命相护,这一度成为当时绥安城百姓的饭后谈资。

人人都夸容诩重情重义,李长慈此刻却无比清醒,容诩的种种推心之举,只不过都是他伪装出来的!

十一月的天,寒冷刺骨,口中呼出的热气都仿佛要被冻成冰渣子,李长慈径直往侯府后门走。

元宁四十一年十一月二十日,这一日,她就算是死了一回也不会忘记。

她大哥李长陇的右臂就断在今夜!

李长慈一边疾步朝着后门走,一边回忆上辈子这夜发生的事。

近些年,西辽和大宁关系越发紧张,京中混进了不少西辽暗探,李长陇身为羽林卫统领奉旨暗中查封西辽暗探据点。

李长陇已经循着线索查了一个月,今夜就是收网之时,他以为自己行事隐秘,殊不知那些所谓的西辽暗探不过都是容诩布的局。

为了就是得到李长陇的信任!

上辈子被关在地牢时听李长宛提起这些事,她才明白,容诩此人有多可怕。

“小姐,您把鞋穿上!”

李长慈的思绪被一道焦急的呼喊声打断,她停下脚步,回头看过去。

秦稚连忙跑上前把斗篷披在她身上,一边蹲下给她穿鞋,看着自家小姐被冻的通红的脚,秦稚忍不住心疼,“小姐,您就算是有急事也不能光着脚在雪地里跑啊,本来就病着,这下只怕会更严重了。”

李长慈苍白的手指攥紧了斗篷,等秦稚给她穿好鞋,她才出声:“你去趟德昭院,告诉我爹大哥有难,让他暗中带着私兵去围了柳巷明月楼,若是有任何动静,记住出入明月楼的每个人。”

至于为什么不直接告诉父亲容诩故意设计,一是因为忠勇侯府早在五年前就已经默认站在端王容翊这边,就算告诉父亲,他也只会当是她胡言乱语。

二是·······她上辈子从李长宛口中得知,今夜容诩就藏在明月楼的某个地方,眼睁睁看着大哥被人砍掉右手才跳出来“解救”。

李长慈看了秦稚一眼,转身往后门走,秦稚自小跟着她,为人胆大心细,她爹调取私兵需要一段时间,所以她只能先找借口将禁军引到明月楼。

碍于禁军在场,容诩断然不会出手!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