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迷梦之源 > 书库 > 月下惊魂
月下惊魂

月下惊魂

作者:桐语
主角:秦绝若依 分类:都市 状态 已完结 时间:2022-03-30 10:30:57

《月下惊魂》主角是秦绝若依,由网络作家桐语所著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的故事:秦绝正屏神凝听之时,那跪拜在地的女鬼,突然窜到半空。如同身上绑了炸药,随着一声凄厉鬼嚎,女鬼的身体炸成黑色粉末。“有种你给我出来,你杀了这么多人,意欲何为?”秦绝脑门上亮晶晶一片,说话的声音有些发抖。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女鬼连连求饶,说话的同时,脸上的腐肉不断往下掉落,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浊臭气味。

秦绝不由掩住口鼻,这股味道,远比刚刚进入房间的时候浓郁的多。

“大师,大师,我是逼不得已啊,我不要了冯燕的性命,他就要我魂飞魄散啊!”

女鬼面露惊悚,浑身颤抖。

“不要,不要杀我!”

秦绝正屏神凝听之时,那跪拜在地的女鬼,突然窜到半空。

如同身上绑了炸药,随着一声凄厉鬼嚎,女鬼的身体炸成黑色粉末。

“有种你给我出来,你杀了这么多人,意欲何为?”

秦绝脑门上亮晶晶一片,说话的声音有些发抖。

房间里的黑雾,团团涌过来,把秦绝紧紧包围在其中。

秦绝体内仿佛开启了一个吸气装置,那团团黑雾,转瞬间被他吸食。

秦绝不禁苦笑,唯一的线索又中断了;值得欣慰的是,他又吸食了足量的鬼气。

心口处有一团炙热的火焰在燃烧,一团暖流瞬间流向全身。

吸食鬼气后,秦绝发现,他两个手掌之内,又多了一些奇形怪状的符文。

正是竹简上的符文。

秦绝试探的伸出右手,一团黑气从手心迸出,紧接着,一团泛着蓝色磷光的火焰自掌心扑出。

“真是大胆!哪里来的混小子,竟然袭警!”

门砰的一下被撞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推门进来。

不偏不倚,那团磷火打到了**身上。

“你是谁?为何要破坏凶杀现场?莫非是凶手?”

**胡乱扑灭身上的磷火之后,对着秦绝咄咄责问。

“我是来找线索的·······”

不等秦绝说完,**粗暴的打断了秦绝的话。

尽管秦绝再三解释,这**执意给秦绝带上了手铐,如同犯人般押到了公安局。

县公安局审讯室。

“陈局,是我的错,我不知道这位先生是您的朋友。”

抓了秦绝的**,对端坐一旁的陈承坤不停鞠躬认错。

“滚出去!再这么稀里糊涂办案子,脱了警服滚蛋!”

陈承坤怒骂。

审讯室里只剩下了秦绝与陈承坤二人。

一改刚刚正襟危坐的官老爷做派,陈诚坤又是倒茶又是认错。

当秦绝询问豆豆妈妈杀害的两个小孩案子的具体情况时,陈承坤闪烁其词。

“陈局,豆豆的魂魄被阴煞所扰,豆豆妈妈生前遭人算计,死后还要被恶鬼所逼,作为父亲跟丈夫,你丝毫不在乎?”

陈承坤面色煞白,一言不发。

秦绝心里有了定数,转身离开。

他知道,陈承坤定会来找他。

秦绝得赶紧回去保护王富贵父子。

王富贵身为县城第一富豪,却是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

这次为了躲避鬼煞,王富贵在人来人往的十字路口上站着,发疯般拉扯路过的壮年男子。

男人身上阳气旺,他想找人保护。

“王胖子这是发疯了!”

“听说王胖子的新媳妇穿着喜服跳楼了,穿红色衣服横死,可是要变成厉鬼!”

“王胖子定是厉鬼缠身了,看这疯疯癫癫的模样!赚了那么多的黑心钱有个屁用!”

行人议论纷纷。

王富贵吓的一屁股坐在地上。

他没有想到,冯燕竟然也死了!

等秦绝来带他回家时,王富贵死活也不愿意回去了。

他说,这别墅里有鬼煞,冯燕又对他满怀怨气,定会来找他的。

秦绝无奈,同王盛商议之后,决定送王富贵父子二人到酒店居住。

“大师啊,你不能陪我们吗?”

王盛胆战心惊,冯燕跳楼的惨状,差点把他吓出神经病。

“你们到酒店居住,我到别墅里盯着!”

秦绝想了想,试探地照着手掌中的符文,在王富贵父子房间内画了一模一样的。

安排好后,他自己回到了别墅。

现在已经是下午掌灯十分,秦绝刚刚走进别墅,别墅内的灯如同感应一般,啪的一下全部亮了起来。

“大王叫我来巡山啊!”

旁边的桌子上突然响起一声怪叫,吓的秦绝打一个激灵。

秦绝挥掌朝着那扯着嗓子吼叫的东西劈过去。

一团磷火飞过,一个黑乎乎的东西燃烧起来。

“**,是王盛的手机!”

秦绝不禁摇头苦笑。

天花板上的吊灯,如同漏电般,发出滋滋的响声,紧接着,灯周围冒出连串的火星,吊灯忽明忽暗,闪烁不停。

“灯坏了?”

秦绝起身,搬一高凳过来,踩着凳子查看吊灯。

灯一下子熄灭了,房间里一下子阴暗起来。

位于秦绝头顶上的吊灯,突然一下子跌落下来,直直朝着秦绝的头顶打砸过来。

秦绝身体敏捷后仰。

“咣当”一声巨响,水晶灯跌落在地,地上到处都是锋利的玻璃碴子。

“槽你先人!”

秦绝怒骂,这绝对是恶鬼所为。

“本事不小,敢跟我叫板!有本事出来试试!”

秦绝开启阴阳眼,借着木珠发出的赤色光晕,仔细观察四周。

周围一片寂静,连个鬼影都没有。

秦绝猛的打个冷战,不由自主缩了下脖子。

他感觉到脚踝处传来一阵阵刺骨冰凉,低头往过去,隐约看到一双腐烂的小手!

秦绝一拳头朝着烂手狠狠打砸过去。

正是那个无头小鬼!两个腐烂的小手,正紧紧的抱着他的脚踝!又长又尖的黑指甲,正试图插入秦绝的脚踝处!

不等拳头碰触到无头小鬼,小鬼的身体突然裂开,两个腐烂的手臂死死扣住他的脚踝,让他半点动弹不得。

而那小鬼下半身,忽的一下站立起身,身体凌空腾跃,一下子窜到了秦绝脖颈上!

小鬼的两条烂腿狠狠的掐住了秦绝的脖颈,强烈的窒息感,让秦绝感到猛烈的眩晕。

秦绝暗暗运气,手心里窜出一股蓝色磷火,狠狠的打在攀爬在他身上的小鬼身上。

“呜呜呜······”

小鬼凄厉哭喊,身体和手臂同时松开,眨眼间无影无踪。

“我炸了你的山!”

一声怪叫声响彻夜空,一个散发着蓝色光线的东西扯着嗓子嘶吼。

“这个王盛,这么多手机,都不拿!”

秦绝按下接听键。

“大师,快来啊,有鬼啊!”

电话那头传来王盛惊恐不已的声音。

“不好!”

秦绝掉头就跑。

出门迅速拦截下一辆出租车,几分钟的功夫,秦绝就来到了王富贵父子所在的酒店。

“老爹啊,不要啊!”

不等秦绝走进酒店,就听见了王盛歇斯底里的哭喊声。

胖成圆球的王富贵,脸色煞白,两眼呆滞,手里拿着一条绳子,正在狠狠的勒着脖子。

此时的王富贵,脑袋胡乱左右摇晃着,两只手死死把住绳索,直把他自己勒的翻着白眼,眼看就要昏死过去。

秦绝看的清楚,在王富贵的身边,站着的正是那身穿大红喜服的冯燕。

而王富贵的双手,正被冯燕牢牢抓在手里。

冯燕抬头,露出一张血肉模糊的脸。

“多管闲事,弄死你!”

冯燕一下飞了过来,穿着绣花鞋的脚一点,床边的一个板凳径直朝着秦绝砸过来。

秦绝身子一闪,手猛的一杨,手中的木珠径直砸向咧着血盆大口的冯燕。

“滋滋滋!”

木珠散发出炙热的赤色火焰,在接触到冯燕喜服的那一瞬间,立刻将冯燕引燃。

冯燕成了一个火球,在火焰中拼命嘶吼,一张脸狰狞万分。

“死,你身边所有的人都要死!”

被赤火燃烧的冯燕,瞪着一双留着血泪的眼睛,冲着秦绝凄厉尖叫。

就在秦绝张嘴,准备吸食冯燕鬼气之时,在烈火中的焚烧的冯燕,突然间无影无踪!

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一般。

“咳咳咳!”

脸色煞白的王富贵苏醒过来,摸着脖子上的鲜血,呲牙咧嘴的连声哀嚎。

“大师啊,闹鬼了,那冯燕非要勒死我啊!”

“大哥把她打跑了!”

王盛拖着哭腔,安慰王富贵。

“叮铃铃·······”

总统套间的电话突然响起。

半夜时分,谁会打电话过来?

“谁?”

秦绝擦一把额头的汗珠,抓起电话,壮着胆子询问。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