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迷梦之源 > 书库 > 以香为蚀
以香为蚀

以香为蚀

作者:风声鹤唳
主角:张友凉宋良 分类:都市 状态 已完结 时间:2022-04-05 13:31:40

《以香为蚀》以张友凉宋良作为主角,是由作者风声鹤唳创作的作品,小说主要讲述了:还没进入碧溪镇,张友凉三人就感觉到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从里面散发出来,他们没有贸贸然直接进去,现在的碧溪镇已经变成了一座空城,如果三人这般大摇大摆的进去,那肯定立刻就成为众矢之的。保险起见,张友凉问了句沉闷的李灵素,“有没有感觉到凶手的气息?”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张友凉还有一个不好的猜测,那就是一路上甚至连一个活物都没有看到,之前的路上还能够看到野狗之类的活物,可是这一路上寂静的有些令人感到可怖。 

很快,张友凉三人就来到了碧溪镇的入口,碧溪镇不像三台镇,还有颇为森严的城门,和三台镇比起来就像是草台班子和武装部队的区别,只有用青石砌起来的石门。

还没进入碧溪镇,张友凉三人就感觉到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从里面散发出来,他们没有贸贸然直接进去,现在的碧溪镇已经变成了一座空城,如果三人这般大摇大摆的进去,那肯定立刻就成为众矢之的。

保险起见,张友凉问了句沉闷的李灵素,“有没有感觉到凶手的气息?”

令张友凉感到失望的是,李灵素摇了摇头,“没有,这里面应该没有他的气息。”

张友凉看了刘麻子一眼,刘麻子解读出张友凉的意思,点点头说道,“他应该隐藏了气息,落魄山上的宝贝他不可能不感兴趣。”

“现在怎么做。”张友凉似乎习惯性地问刘麻子了,偏过脑袋看向刘麻子。

“放心吧,我们静观其变,再过一段时间,我的大部队就要来了。”

看着刘麻子信心满满的模样,张友凉忍不住暗自摇了摇头,他内心里其实也有一个盘算,他想要借机揭开刘麻子的真实身份。

刘麻子一开始可以说是躲在暗处一直诱导他朝着研究金蝉的方向前进,现在是摆在明面上和他看似是一条船上的人,但是真实情况又有谁能够了解。

刘麻子令人称奇的手段,起初见面的幻术,还有脱壳之术,看起来都是神鬼莫测,以及大梁观异司和养蚀人的隐秘,刘麻子知道的只多不少。

碧溪镇一直是静悄悄的,三个人利用刘麻子所谓的藏身术隐匿在石门外,等待着虹庙的一众信徒过来。

大约等了有一炷香的时间,张友凉瞪着眼睛看着外面,依旧是没有任何动静,刘麻子倒是沉得住气,示意张友凉静下心来耐心等待。

没过多久,外面果然传来了动静,不过不是碧溪镇的外面,而是碧溪镇的里面,从碧溪镇里竟然走出来一个行为怪异的人。

张友凉三个人躲在暗处敲得仔细,远处的这个人并不是他们熟悉的面孔,看起来更像是碧溪镇里的原住民,这个身穿粗布麻衣的青年走起路来踉踉跄跄,没多久就倒在地上,化成了一滩黑水。

看到这一幕的张友凉面色微紧,挨着一旁的刘麻子小声解释道,“这是阴蚀的手段,刚才那个家伙应该已经被炼制成了阴蚀。”

“这是黑旗卫的人动了手吗?”

张友凉猜测这是黑旗卫的人动的手,也只有黑旗卫的人能够有这种炼制阴蚀的手段。

“不对,黑旗卫的人应该不会这么傻,怎么可能这么明目张胆地动手······”

刘麻子这句话还没说完就傻眼了,他注意到远处晃荡晃荡走过来三个形态相同的大头娃娃,而且是从碧溪镇里走出来的。

刘麻子到没察觉到出来什么怪异的地方,倒是张友凉感觉有些怪,尤其是这三个大头娃娃歪歪扭扭的步伐,在他的印象里,这些大头娃娃速度应该是很迅猛的。

“乾长官果然好手段,雷霆之下竟是断了一个镇的百姓性命。”

声音是从碧溪镇里传出来的,粗犷而有力量。

张友凉闻声皱起眉来,来人是谁他很清楚,除了宋良应该没有其他人,而张友凉更关注的是宋良和他旁边刘麻子的关系。

令张友凉感到意外的是,刘麻子竟然出声对宋良评价道,“养蚀人门中也只有宋氏一派有如此风光,年轻一辈风采不减当年啊。”

张友凉听到这话不由地有些哑然失笑,这刘麻子讲话颇有些老气横秋的感觉。

“不要在那里惺惺作态,姓宋的,我只说一句话,这碧溪镇百姓成这般模样和我无关。”

“是呀,和我们没有关系。”

紧接着,另外的两个大头娃娃也在打着滚呼和着。

“和你没关系,这种手段除了你们黑旗卫的人有还能有谁能够施展?”宋良冷笑连连,认定了大头娃娃就是凶手,“话不多说,先吃宋某人一脚,也算是为了碧溪镇的百姓赎命。”

“简直不可救药。”

大头娃娃一分为二,三个大头娃娃竟是变成了六个大头娃娃。

“想跑?”宋良猛地从地上跃起,以鞭腿扫出无数个鞭影封住大头娃娃的每个方位。

躲在暗处的张友凉敲得精彩,竟有些意动想要施展几分拳脚,豢养下力蚀。

宋良不愧是用力的行家,每一分力用的都很均匀到位,不仅是封住了六个大头娃娃的去路,更是打在了他们的命脉之上。

“咔嚓”破碎的声音同时响起,大头娃娃的惨叫声也跟着传了出来,“姓宋的,不要赶尽杀绝,我家都督不会放过你的。”

隐藏在暗处的刘麻子解释道,“黑旗卫中的都督是收摄一方的将领之才,可以说是黑旗卫中大统领之下的重要人物。”

张友凉点点头,随即听到刘麻子低声沉吟,“不过这次落魄山的宝贝值得黑旗卫耗费这么大的力气吗?除非,涉及到圣上······”

“呸,狗东西,一嘴阴阳人。”宋良看着灰溜溜离开的大头娃娃,并没有远追出去,而是把目光投向了碧溪镇内,思忖了一会又朝着碧溪镇内走了过去。

不知道为什么,张友凉感觉宋良提及阴阳人的时候,身旁的刘麻子不自觉地抖动了下。

“我们要不要跟上去?”张友凉本来看到宋良出来的时候就有意想要露面,顺便试探下宋良和刘麻子两人的反映。

“慢着,先别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好戏还在后面呢。”

刘麻子笑的有点奸邪,张友凉也读不懂他什么意思。

这又过去了大约有一炷香的时间,碧溪镇外一个健硕的身躯从远处跑来,跑来的时候大地都在摇晃,让人不免心生警惕。

“这又是什么家伙?”张友凉看了眼这个来者的巨大体形,那蒲扇般的手掌估计一巴掌能将他打成肉沫。

“不出意外,应该是观异司的人。”

刘麻子很明确地给了答复。

张友凉摇了摇头,感觉这观异司的人都是怪物,怎么会有人能张成这般大的体形。

“你以为这是真身?”刘麻子像是看出了张友凉的疑惑,哑然失笑道,“这叫法天象地,是一种奇门术法,等到以后你就能见识到了,外面的世界,比你想象的要可怕的多。”

张友凉叹了口气,不知道是自己见识短还是为何,他突然觉得眼前这个世界和自己原来所经历的世界不是同一个世界。

“观异司的人就来这一个?”张友凉略有疑惑。

“好了,精彩来了,别眨眼。”刘麻子提醒。

听了刘麻子的话,张友凉不禁把目光投向远处,只见那个体型健硕的家伙俯下身来,从怀中走出来数个形态不一的人影,这些人各自装束不同,但是能够从他们身上感受到一股凌厉的气息。

“这些人都是观异司的人?”

张友凉的话说到一半立刻被旁边的刘麻子给捂住了嘴巴,刘麻子示意张友凉屏住呼吸,掩饰住自己的气息,张友凉不明所以还是照做了。

等着这群形态不一的人走进碧溪镇之后,刘麻子方才深呼了一口气,摇头说道,“幸好,幸好。”

“怎么了?”张友凉不明白刘麻子为什么这么紧张。

“观异司里面都是一些怪人,有些人擅长望气术,能够观望气息,分辨方位,若不是我们刚才刻意将气息隐藏,估计现在我们都已经成了他们的刀下亡魂。”

“他来了。”一直没有说话的李灵素突然开口说道。

“什么?”张友凉和刘麻子都把目光投向了李灵素,李灵素沉声说道,“那个凶手,他就在这里。”

“哪里?”张友凉和刘麻子都很紧张,他们知道那个凶手擅长隐藏自己的气息,所以一直不敢贸然行动。

“来了!”李灵素大叫道。

张友凉和刘麻子都循着李灵素的视线望过去,竟是三个身材曼妙的女子,张友凉和刘麻子都不敢相信李灵素口中所谓的凶手是这三个人。

三个女子都是身着一袭黑色斗篷,脸都是遮在头罩内,故而都看不到她们的面孔。

不过等到三人中其中一人开口说出的话却让张友凉和刘麻子都感到异常地吃惊。

“婆婆说那荒村里的尸体都是宋氏一派的手笔,也不知道真假的?”

“你难道没有看到那些尸体的死状吗?尽皆是命门之处被踏碎,这种暴力的手段除了宋良那个家伙还能有谁?”

“碧溪镇的百姓可惜了,就死在这么个歹徒手中,若是婆婆早点到,或许能拯救这一方百姓。”

“我靠,到底什么情况?”张友凉听到远处三个女人的话之后,整个人的脸色都变了,难道说之前他们在荒村里遇到的尸体都是宋良的杰作。

“这三个人身上有‘活死人’香的气息?”刘麻子看了眼一旁的李灵素。

李灵素点点头,指着中间那个女人说道,“她身上的气息最重。”

“这样看来,这三个人应该是养蚀人,但不知道她们属于哪个派别。”张友凉分析道。

“不用猜了,这三个人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分别代表了剩下没有露面的养蚀人门派。”

刘麻子这话说的让张友凉微微一怔,他对养蚀人门派还没有个清晰的概念,刘麻子也不想多做解释,简单地说道,“关、朱、杨这三派,他们走的比较近,这三个女孩应该是这三派中人。”

“不过有点奇怪。”

“奇怪什么?”

张友凉盯着刘麻子,刘麻子却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过了没多久,刘麻子微微眯了眯眼说道,“好了,收拾一下,我们准备进去,我们的大部队已经来了。”

张友凉感到有些好笑,他不知道刘麻子口中所说的虹庙信众都是什么人,现在碧溪镇里面可都聚集了各类奇能人士,若都是普通的信徒,还不够喝一壶的。

不过看着刘麻子信心满满的样子,张友凉倒也没有多说什么。

此时刘麻子口中那养蚀人三派的三个女人已经先行进入碧溪镇中,她们看起来也很警惕,只是简单交流了一句之后也就进去了。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