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总的娇弱甜妻

霸总的娇弱甜妻

作者:兮兮儿
主角:盛蓝星顾云深 分类:言情 状态 连载中 时间:2022-03-30 14:15:15

小说《霸总的娇弱甜妻》讲述的是主角盛蓝星顾云深之间的故事,作者是兮兮儿,内容梗概:顾云深打着电话,看到盛蓝星弯着身,屏着呼吸紧张地竖起了耳朵在听他说电话,忍不住伸出手指,揪了揪她那莹白的小耳朵。盛蓝星困窘得又满脸通红。耳朵也通红得像红翡。想咬一口。顾云深得到拘留所那边的答复后,迅速的挂掉电话,张嘴,轻轻的咬住了盛蓝星那红得可爱的小耳朵。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不过——

看在她刚病的份上,暂时放过她,免得她的身心承受不住。

顾云深当着盛蓝星的脸,拨打了电话,“我是顾云深,请安排一下我和盛百强夫妇会面。”

顾云深打着电话,看到盛蓝星弯着身,屏着呼吸紧张地竖起了耳朵在听他说电话,忍不住伸出手指,揪了揪她那莹白的小耳朵。

盛蓝星困窘得又满脸通红。

耳朵也通红得像红翡。

想咬一口。

顾云深得到拘留所那边的答复后,迅速的挂掉电话,张嘴,轻轻的咬住了盛蓝星那红得可爱的小耳朵。

“啊?”

盛蓝星一震,又张嘴呼叫了一声,呆若木鸡,一动都不敢动……

幸好,顾云深只是咬了几秒就放开。

“不知道人耳朵爆炒会多好吃呢?”

正当她舒了一口气的时候,却又听到顾云深幽幽的嘀咕了一句,吓得她赶紧捂着耳朵,紧张地看着顾云深说,“不好吃的,没有猪耳朵好吃,你还是吃猪耳朵吧。”

“你吃过?”

顾云深灰眸饶有兴致地看着她。

“啊?没有没有,我没吃过。”

盛蓝星急忙摆手摇头。

“那你又怎么知道不好吃?”

“这……”

盛蓝星一下子语塞了,困窘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耳朵又红烧一片,分外的诱人。

“我可以让你试试。”

看到她这副样子,顾云深觉得她真是太好玩了,翘起了唇角别有深意的说。

“啊?不要,我不要吃人耳朵!”

盛蓝星吓得脸色都唰白了,紧张地摆着手,一脸的拒绝。

“不要也要吃!”

顾云深故意板着脸,冷冷的说。

盛蓝星那一张漂亮的小脸,吓得都要皱了,肠胃突然打卷,涌起了一股恶心感,“呕”的一声干吐起来。

顾云深:……

他万万没想到,这丫头竟然如此的不经吓。

而盛蓝星此刻,却满脑子都是被红烧的人耳朵,肠胃翻江倒海,已经不止干呕了,直接捂着嘴奔入卫生间,蹲在马桶榜,极其难受地呕吐起来。

“张妈,你去看看她。”

顾云深急忙叫来张妈。盛蓝星呕到黄疸水都出来了,直到的确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呕,方能站直腰,奄奄一息的样子虚弱地靠在张妈身上。

“看来你的肚子里还有风滞,呕出就好。”

张妈一边给她的太阳xue涂风油精,一边说。

盛蓝星自然不好和张妈说顾云深说要她吃人耳朵那么恶心的事情。

这一想到人耳朵,她的肠胃又打卷了,各种干呕不停。

张妈只好灌她喝藿香正气液。

也不知道是不是藿香正气液的缘故,她的肠胃总算舒服了好多,没有那么多恶心感了,于是无力地躺在床上休息,但是,那脑子里,老想着一盘恶心的红烧人耳朵,怎样都挥之不去,郁闷之极。

“蓝星小姐,大少问你的身体情况如何,如果不行,就取消去面见你的父母之行,等明天。”

宁伯过来对蜷缩在被窝里,极其奇怪地捂着一双耳朵的盛蓝星说。

“我没事我没事!”

盛蓝星一听,立刻从床上弹了起来,“叫他千万不要取消。”

“好的,那我禀告大少,蓝星小姐你准备一下。”

宁伯从盛蓝星的房间出去,进入顾云深的房里。

“她怎样了?”

“刚才我进入蓝星小姐的房间里,看到她双手捂着耳朵,似乎很害怕什么。”

宁伯说道。

顾云深:……

这傻丫头不会还在想着吃人耳朵的事情吧?

“你让她过来。”

“好的,大少。”

宁伯又过去盛蓝星的房间,让她去顾云深那。

盛蓝星下意识的摸了摸耳朵,想了一下,从行李箱里翻出一个兔子帽来。

这个兔子帽是可以遮住两边的耳朵的。

她戴上了这粉红的兔子帽。

小女孩真会玩,难怪大少喜欢。

宁伯在一旁暗戳戳的在想。

感觉到盛蓝星来了,顾云深抬起头看向她,看到她戴着一顶可爱的兔子帽,像一只从月亮上蹦下凡间的yu兔仙子,血液一下子涌上了头。

“大少,听说现在就能去见我爸妈了?”

盛蓝星抓着的帽子耳垂两边,小心翼翼的问。

她这一抓,头顶上那两只兔耳朵也就竖起来,随着她那不安的手指动作而微微的颤动着。

顾云深突然明白了网上的人为什么会说“萌你一鼻子血”了,现在,他就直接被盛蓝星萌得一鼻子血了。

盛蓝星看到顾云深盯着她,以为他又在打她的耳朵红烧的注意,急忙说道,“我是油耳朵,有点臭,怕臭到你,才戴帽子遮住的。”

顾云深的唇角微微的扯了扯,哑声说,“跳个兔子舞,我就不惦记你的耳朵红烧了。”

“真的吗?”

盛蓝星那双眼又亮了起来,“也不逼我吃人耳朵了吗?”

“嗯。”

顾云深这才明白,这丫头还真的以为他会吃她的耳朵。

简直了。

她到底把他想成什么样的怪物啊?

“那我跳咯。”

盛蓝星在幼儿园的时候就会跳兔子舞了,平时娱乐休闲的时候,也会戴上这个帽子跳跳来热身。

“嗯。”

顾云深拭目以待。

盛蓝星整理了一下,一边唱一边跳了起来。

“LeftLeftRightRight

GoTurnAround

GoGoGo

Left...Right...

LeftLeftRightRight

LeftLeftRightRight

GoGoGo……”

她的声音奶甜,跳的兔子舞也萌到炸了。

顾云深感觉自己的鼻子好像有液体流出来,伸手一摸,竟然是血。

……他这还真的是被她萌出一鼻子血了?

盛蓝星看到他出鼻血了,急忙停止了唱歌跳舞,拿起纸巾帮他擦鼻血,还紧张的问,“大少你怎么突然流鼻血?要不要塞住?”

“还不是因为你?”

顾云深眸光扫了她一眼,嗔怪说。

“啊?”

盛蓝星又惊讶地张嘴叫,眨着她那双迷茫的大眼睛,不大明白自己好端端的,怎么又让他上火流鼻血了?

难道她的跳舞跳得太难看了?

“大少,对不起,我可能太久没在人前跳过了,跳得不好,让你上火了。”

盛蓝星赶紧自以为聪明的道歉。

“你还在人前跳过?”

顾云深瞬间的涌上了一股酸意,酸溜溜的问。

“是啊,以前幼儿园时候表演过呢。”

盛蓝星回答说。

“只是幼儿园的时候?”

“嗯,是幼儿园的时候。”

“长大后没有?”

“长大后就只在自己的房间里蹦来玩。”

盛蓝星实在不明白他为什么问这些。

看来,她真的跳得很差劲了。

“嗯,以后只许跳给我看。”

顾云深很满意她的回答。

这么萌的人,这么萌的舞,只能是他的私人享受,其他人想都不要想。

“大少,你是怕我在别人面前丢脸吗?”

盛蓝星耷拉着脑袋问。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