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嫡女有空间站

寒门嫡女有空间站

作者:木梓淇
主角:王芷瑶顾天泽 分类:古代 状态 连载中 时间:2022-04-01 10:48:41

精品小说《寒门嫡女有空间站》,该文是由作者木梓淇所写,主角分别是王芷瑶顾天泽,文章内容主要讲述了:一箭命中,见美人气绝,她拨转马头,向悬崖方向狂奔而去。“活要见人,死要见尸!”那名抱着美人尸身的男人愤怒的吼叫着……领命追杀她的骑兵在她身后射箭。男人盔甲下的衣衫是灿烂耀眼的明黄色,周围的人叫他太子,唤已死的美人为永安侯夫人。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远处传来马匹嘶鸣,猎犬狂吠的声音,站在大帐门口等候狩猎结果的命妇中,有一人格外的显眼。

她眉眼如画,肌肤赛雪,气质卓绝,一双顾盼生辉的星眸看向狩猎归来的勇士们。

四周簇拥着品妆大扮的命妇,于她如绿叶,如群星环绕明月。

突然一骑飞来。

一只利箭划破空气,飞箭的尖端闪烁着瓦蓝的寒芒飞向命妇。

随之一人一马先于狩猎归来的勇士,跃入命妇们的眼中。

那名美妇只来得及分辨坐在马上手持劲弓的女子,张嘴欲说……噗哧一声,飞箭正中她的咽喉。

方才簇拥着她的命妇四散奔逃。

狩猎归来的人群中,冲过来两位三旬左右的男子。

一人儒雅如玉,一人霸气英俊。

他们先后跑到中箭倒地的绝美妇人面前,满含着疼惜不舍的搀扶起她,喊着她的小名。

“为什么?七妹妹……”中箭的美人不甘心的喃喃自语。

“为母报仇……”射出弓箭的女子安坐在马上,唇角微动,她有三十左右的年岁,尚算精致的五官已有了岁月的痕迹。

她看起来比那名中箭的美人年岁更大一点。

她们是亲姐妹!

一箭命中,见美人气绝,她拨转马头,向悬崖方向狂奔而去。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那名抱着美人尸身的男人愤怒的吼叫着……领命追杀她的骑兵在她身后射箭。

男人盔甲下的衣衫是灿烂耀眼的明黄色,周围的人叫他太子,唤已死的美人为永安侯夫人。

儒雅如玉的永安侯,则是望着在太子怀里气绝身亡的妻子,怔怔的出神……

策马狂奔的凶手胸口中了两箭,鲜血染红了她素色的衣裙。再也支撑不住的她从马背上翻滚下来,落在草丛中。

她嘴角渗出了一缕一缕的鲜血,不远处是一处枫树林,红彤彤的枫叶飘落在她身上。

生如夏花般绚烂,死如秋叶般静美。这一直是母亲希望她能拥有的人生。

她慢慢的闭眼等死,脸上却落了几滴温热的眼泪。

……

“啊~”

“夫人,七小姐醒了。”

垂下的幔帐撩起,床榻上翻身坐起一圆滚滚的十二三岁的少女。

她按着太阳穴,脑子里残存着方才的梦境,她是谁?

瑶儿?谁在喊她?王芷瑶?她是王芷瑶?

“瑶瑶。”

她落入了一温暖的怀抱,额头上多了一只温柔的手。

她抬起了眼睑,面带关切的妇人有三十五六岁,长眉入鬓,凤眸,高鼻,透着英气。

“娘。”她愣住了,她怎么会叫娘?

“瑶瑶总算是醒了。”

“娘,我没事的。”王芷瑶回答得很顺口,并安心的靠在贵妇怀里。

四周是一水的黄花梨家具,多宝阁上的古玩珍藏价值不菲,一室的富贵惶惶。

王芷瑶,她不应该只是王芷瑶!

明明有人在她耳边哭,吵得她睡不着。然后她不耐烦的问了一句,你为什么哭?

梦中身穿孝服,手刃仇人,从容赴死的女子可怜兮兮的告诉她,我不想再回去做他的女儿!

他是谁?很可怕?

“你试试就知道了!我只有一个请求帮我照顾母亲,母亲是最好,最疼爱我的人……只是我总让她失望。”然后女子的哭声伴随着最后这句话在她耳边消失了。

她多了方才的梦境,醒后成了乾元年间的侯府七小姐。

王芷瑶虽然分辨出眼下的局面,可脑子里还是浑浆浆的乱成了浆糊,自己到底怎么了?

穿越了?重生了?

“瑶儿。”抱着她的妇人眉宇间蕴含着担心,“娘会帮你讨回公道的。”

在王芷瑶说话前,屋子外面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四夫人,老夫人到了。”

王芷瑶下意识的向妇人看去……母亲姓蒋,是西宁伯唯一的女儿,冠文侯府四爷明媒正娶的妻子。

至于老夫人,姓文……王芷瑶想得头有点痛。

“瑶儿别怕,一切交给娘。”

王芷瑶迷茫的眸子让蒋氏的心软成了一片,轻轻摸了摸女儿圆润,胖嘟嘟的脸庞,“就算是你五姐姐搬来你祖母,娘依然是她嫡母,想怎么收拾她,就怎么收拾!”

蒋氏极为有气势的起身离去。

王芷瑶坐在床上,五姐姐?是梦中被她射死的绝美妇人吗?

嫡母?难道说梦中绝美妇人是庶女?是王芷瑶庶出的姐姐?

好乱!为什么在梦中哭泣的那名女子手刃仇人时会说为母报仇……进而射杀了五姐姐?

为什么哭泣的女子不肯回来再做自己父亲的女儿?

她的父亲很可怕吗?

迫切想寻找答案,王芷瑶从床上爬起来,隐藏在屏风后,透过磨砂,刻花的玻璃窗,向外张望着……

客厅主位上坐着一位身穿松香色衣裙,裙摆绣着精美万字寿纹,头发花白的老太太。面容威严,嘴角有很深的皱纹。

她看向蒋氏的目光带了几分的无奈,以及隐藏在眼底深处的一丝清高般的俯视。

蒋氏,还有另外两位打扮齐整,气质文雅的妇人站在老夫人两侧。

王芷瑶的目光停在面容清丽漂亮,身材匀称的少女身上。

她……就是梦中被自己的妹妹一箭射死的贵妇——王芷璇。

王芷璇的名字一下子让王芷瑶脑袋清晰了。

虽然王芷璇的眉眼尚未完全长开,可已经显露出她有绝色美人的资质。她一袭绛紫色挽莎衣裙,亭亭玉立的站在众人面前。

王芷瑶知晓她将来会成为倾国倾城的美人,会得世上最优秀,最尊贵的男子爱慕!

王芷瑶今年已经十三周岁了,不想成为‘京城名猪’,彻底沦为王芷璇陪衬的话……王芷瑶首先要做得一件事就是减肥!

梦中的王芷瑶虽然比王芷璇显得饱经风霜,可王芷瑶的眉目还是挺清秀的。

王芷瑶粗粗的手指将关紧的屏风来开一道缝隙……外面的谈话声音飘进来。

蒋氏义正严词的说道:“母亲,虽然瑶儿醒了,但瑶儿清醒并非是王芷璇念经悔过所致,当时在镜湖寒潭边就瑶儿和她在,不是她将瑶儿推下去,还能有谁?”

王芷璇面容白皙,肤色泛着白瓷般健康的光晕,璀璨的眸子闪过一丝的不屈,面对嫡母蒋氏的无辜指控,她挺直了身体,不屑解释!

老夫人文氏面露无奈:“七丫头昏迷的时候,你罚旋儿念经,我依了你,如今七丫头清醒了,璇儿也在佛堂念经七日,你还想怎样?璇儿纵然有错,你身为她嫡母就不能宽容一点?慈爱一点?”

“老四媳妇,你得有嫡母的气度和公平的处事方法,这也是世代为帝师,清贵传承,士族王家的媳妇最应该具有的资质。”

老太太文氏最后这句话说得很重:“七丫头是你的女儿,璇儿也是!”

蒋氏冷然的说道:“母亲说到了公平,儿媳想瑶儿既然落入了镜湖寒潭,是不是她也应该同瑶儿一样?公平嘛,我有嫡母的气度——王芷璇跳进外面的湖水中,我就饶恕你!”

“老四媳妇!”

“四弟妹!”

一直沉默的另外两名妇人震惊不已,她们清秀的脸庞露出不可思议,心想,将门出来的‘悍妇’,果然同她们书香门第出身的女人不同。

王芷璇曲了曲膝盖,声音宛若黄鹂一般的悦耳好听,越过蒋氏,直接对疼惜自己的老夫人文氏大度的一笑,“祖母,家和万事兴,孙女不敢让母亲心存怨恨,就按照母亲说得‘公平’吧。”

她转身,层层叠叠的裙摆旋起一弯漂亮的弧度,莲步轻移,她走出了门……

看她的样子不像是去落水受苦的。

在一旁偷看的王芷瑶感觉王芷璇像是一位为家族,为和睦,为尊重‘无良’的嫡母从容落水且深明大义的庶女‘英雄’。

蒋氏皱紧了眉头,对外面吩咐:“田妈妈,伺候王芷璇入水!哪来的功夫同她磨叽?”

“是,四夫人!”

王芷璇在院子里的湖水边,尚未摆足从容落水的架子,还没来得急念完感人肺腑的诗词,“若是家族得和睦,我何惜此身……”

从斜刺里冲过来一孔武有力的胖妇人,抬起胳膊将王芷璇猛得推进了湖水中……

王芷瑶快步走到窗户边,从这里可以见到院子中的状况。

王芷璇狼狈的在湖水中挣扎,再没方才的从容,淡然和冷静……

“莫**,**必被雷劈!”王芷瑶嘴角勾起,娘亲蒋氏很给力嘛!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