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舅爷的女人谁敢动

国舅爷的女人谁敢动

作者:你的绿箭
主角:褚杳鸢景晨 分类:古代 状态 连载中 时间:2022-04-01 11:20:40

主角是褚杳鸢景晨作为主线创作的小说《国舅爷的女人谁敢动》是由作者你的绿箭编写的,书中精彩的内容有:褚杳鸢察觉到有一个人奇怪的目光在偷偷的看着她,当她转身望去之时什么也没有发现,正纳闷着,她的手就被人狠狠地揪了起来。妇女打了鸡血似的,一口认定是褚杳鸢所为,大声嚷嚷着:“是她,是她偷了我的钱袋,被我抓到了!”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褚杳鸢已经被拥挤到另一边不知名方向。

突然有个妇女钱袋不见了,大喊道:“我的钱袋呢?有小偷啊,快来人,快帮我找找,我家中丈夫病重,这可是我唯一的救命钱,钱袋是谁偷了,给我交出来!”

兴许是妇女叫喊声太过声张,引来了不少围观者议论声。

老百姓打抱不平:“是哪个缺德的,大**救命钱都不放过!”

另一个人更是不解气:“是啊是啊,这小偷可真没人性。”

……

褚杳鸢察觉到有一个人奇怪的目光在偷偷的看着她,当她转身望去之时什么也没有发现,正纳闷着,她的手就被人狠狠地揪了起来。

妇女打了鸡血似的,一口认定是褚杳鸢所为,大声嚷嚷着:“是她,是她偷了我的钱袋,被我抓到了!”

褚杳鸢冰冷一笑:“大娘,为何这般确定是我所为,你是有什么证据吗?”

妇女从褚杳鸢腰际拿出了一包碧荷色的钱袋,怒道:“证据就在这,大伙都来看看这位披着羊皮的狼,我的丈夫的救命钱都不放过,不行,我要报官,将她审之于法,没有再继续害人的机会!”

“大娘可真是假正义啊,你钱袋为何在我这里,我也不知道,难不成是它自己长腿跑我身上不成?”褚杳鸢自知被人栽赃而不慌,也难怪她出府后总感觉有一双眼睛在看着她,原来她是被人盯上了!

“你废话少说,快跟我去官!”妇女死死地拽着褚杳鸢的手,生怕褚杳鸢会逃走。

褚杳鸢看她面露凶光,想必是拿了别人的什么重金,不得不这么干。

“等等,”就在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一位身袭华丽白月袍的高大男人出现,他俊脸棱角分明,整个人气质非凡,如同天仙美男下凡一般,“我能证明这位姑娘是清白的,钱袋确实是妇人趁乱亲手挂上这位姑娘腰上的,不仅是我看到了,我身后的这位朋友也看到了,这一案件恐怕就是恶意栽赃,若是进了官,想必会自讨苦吃。”

景晨一出场,少女们的花痴声便纷纷响起:“喔,这男人好帅。”

“啊,我好爱,这公子是何等身份,居然当街揭穿妇女歹毒的一面。”

....

“对,我也能够证明这位姑娘是清白的。”夜北应道,能让他家国舅爷挺身而出的女子不多,褚杳鸢真是一个奇女子!

妇女害怕了,看眼前这两个人的穿着打扮明显非富即贵她是收了人钱,可不想因此真的被抓进大牢啊。

一想到这,妇女撒腿就跑出了人群,朝小道跑去。

褚杳鸢看向妇女方向,凤眸闪过诧异:“我觉得这件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不能让她跑了!”

景晨声音低沉,好听至极:“居然你这么开口,那么断然就不能这么轻易放过。”

下一秒,景晨、褚杳鸢两人便一同追了上去。

两人的速度,很快就将大娘拦截住了,褚杳鸢开口:“大娘,我们也不想为难你,只要你将这幕后主使者告诉我,我们便放过你。”

景晨想出了一个办法,套路妇女说出真相:“你现在就一个人,我们是两个人,你断然不是我们的对手,倘若你好好交代,我们就不会带你进官。”

妇女被说得心动了,本想将幕后主使者说出来:“……是,是尚,尚……“

可突然“咻”地一声,一道弓箭射击而来,很快便刺穿了妇女的喉咙,妇女惊恐地睁大眼睛,随后倒在地上,死不瞑目。

景晨与褚杳鸢朝弓箭所来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黑色的身影逃走的画面。

褚杳鸢急了:“追,不能让他逃了,想必那黑衣人跟幕后主使者有什么关系!”

“好,你等我。”景晨看了她一眼,很快便功运起,腾空追了去。

黑衣人将景晨引到一处亭子里,就消失不见了。

只见一个玉手扶琴的女子,女子身袭紫衣罗裙,她妆容绝美,抬眸一笑道:“你来了,国舅爷要不要听曲,小女子可以给您破例,弹奏一曲?”

这位紫衣女子正是尚书府第五小姐阮初漓,跟三皇子又一腿,不过她更喜国舅爷,三皇子不过就是她的一颗棋子,近日传闻圣上将褚杳鸢赐婚给了景晨。

她急了!

方才那个黑衣人也是刻意将国舅爷引来,与她相会。

景晨眸光如同弓箭一般射向她:“怎么是你?方才那个黑衣人呢?原来你就是那个幕后主使者。”

“居然你这么觉得,那我也不否认,方才在大街上看到你来了,那个黑衣人也是我安排,让她将你引过来的。我们多日不见,我对你甚是想念,就是为了能够同你私下见面。”阮初漓如实回答,她眸光充满了对他的期待。

景晨眸眼间嫌弃一闪即逝:“所以你收买妇女做栽赃之事?甚至是滥杀无辜将我吸引过来?”

阮初漓表达自己的心意:“国舅爷,我一直都心悦与你,这一路过来,我都是想方设法想要靠近你,如今现在你为何还是不愿正面看我一眼?”

她伸出莲臂上前就要抱住景晨的腰,却被他大手推倒在地。

景晨轻吐出一个冰冷的字:“滚。”

“呵,你就是偏心,我自幼便心悦你,为了博得你的目光,我甚至是可以为你做任何的一切,你都不愿承认我的存在。”阮初漓狼狈的趴在冰冷刺骨的地面上,她一个抬眸皆是满腔的不甘:“而她呢,一个将军府第大小姐,她手段卑鄙无耻,利用他父亲的名义求得与三皇子的婚书,也就是强迫三皇子娶她,结果现在婚书废了,她没得逞。褚杳鸢伤风败柳,她就是个花痴无用的女子,我哪一点比不上她了?”

景晨冷冷道:“你哪一点都比不上她。”

阮初漓看到有一个身影从他身后走来。

她冷笑一声,并抽出长剑就要袭,“去死吧,**,一切都要结束了!”

景晨回眸之际发现来的人是褚杳鸢,他心慌了一下:“快闪开!”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