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来的夫君是王爷

捡来的夫君是王爷

作者:温泊琛
主角:时笙褚璟川 分类:古代 状态 连载中 时间:2022-04-01 14:57:02

《捡来的夫君是王爷》由小说作者温泊琛所著,这是一本很棒的小说,时笙褚璟川是小说中的主要人物,此书主要讲述的是:时笙把赵梨花的衣服一股脑的倒进了孙氏的盆子里,不等孙氏发作,时笙就先一步开口道:“孙姐儿,我家有急事,麻烦你帮我娘洗了,就当是你还先前我娘帮你洗衣服的人情。”以前赵梨花可没少帮孙氏洗衣服,每次都说还,可次次也没见还。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其他洗衣服的妇人应和道:“是咧,孙大妹子,笙丫头买的那个男人从崛头上摔下来,伤的可中哩!”

孙氏闹了个大红脸,有些下不来台:“我怎么知道!不洗就不洗,说清楚不就好了?!”

说着,她只得蹲下来继续拍打衣服,每一下打下去都跟泄愤似得。

赵梨花的手搓的通红,这个气节,河水已经凉的刺骨,到了冬天肯定要生冻疮,时笙不忍看赵梨花如此辛苦,道:“回家,不洗了。”

这怎么行!

不洗的话怎么跟主人家交差啊。

赵梨花道:“不能不洗,还要还给主人家,三文钱呢。”

不说还好,一说时笙就更心疼了,受这么大的罪,就三文钱?!

说什么也不能让赵梨花再洗了。

时笙把满满当当的背篓直接塞给赵梨花,道:“我弄了不少东西,明天我去镇上卖了,可不止三文钱。”

篓子在赵梨花手里一沉,差点拿不住,往里面一看,可是好大一个吃惊的表情。

不管有菌子,山薯,药材,还有不少野味,最主要的还窝着一只鸡!

这……这都是阿笙弄回来的?!

时笙把赵梨花的衣服一股脑的倒进了孙氏的盆子里,不等孙氏发作,时笙就先一步开口道:“孙姐儿,我家有急事,麻烦你帮我娘洗了,就当是你还先前我娘帮你洗衣服的人情。”

以前赵梨花可没少帮孙氏洗衣服,每次都说还,可次次也没见还。

孙氏怒睁着一双三角眼:“笙丫头,这么多衣服我哪里能洗完!我还会去照顾儿媳妇呢!”

“我管你照顾谁?你家十来口人还缺你迟会儿回去?”时笙居高临下的睨着对方姹紫嫣红的脸,道:“我记得之前有件丝绸的衣服丢了……”

“你闭嘴!”孙氏情绪立刻激动起来,飘忽不定的眼神看看周围洗衣服的妇女,“没有的事!我帮忙洗就是!”

时笙满意的笑道:“那就谢谢孙姐儿了。”

孙氏敢怒不敢言,然后又听时笙补了一句:“顺便帮我娘把钱也领了,三文钱哦,再麻烦你转告主人家,我娘以后就不去了。”

时笙带着赵梨花一起离开,河边洗衣服的妇人们一下子炸开了锅。

有说时笙孝敬的,也有说时笙无理取闹,家里穷成那个样子,不整点钱谁养活她。

但也有人看到了时笙篓子里的东西,说时笙真的变的懂事了,那篓子还有一只野鸡呢!

孙氏却是越听越气,可又无处宣泄。

毕竟时笙手上攥着她的把柄。

说来也是倒霉,她投机取巧说洗坏一件衣服,主人家没跟她计较,孙氏转头就把那件衣服卖了出去,却恰好被路过的时笙看到。

那时候时笙没心没肺的,她也就没有在意,没想到这时候时笙竟然拿着个来威胁她!

妇人之间的闲话无穷尽,传播速度异常凶猛,很快就传到了时家宅院里。

时家宅院里的气氛有些沉重,先是时学才在外面被时笙打断了手,然后时凤兰又毁了容差点被王家退亲,可谓是无缝漏雨连阴天,喝口水都觉得塞牙缝。

李氏坐在饭桌前,一口也吃不下:“就她那样能抓到鸡!说什么有懂事了有出息了,该是**还是个**!”

二房吴氏却是吃的开心,趁着李氏生气的空挡悄摸的把碗里的碎鸡蛋挑进时学礼的碗里,“大嫂,那丫头哪有那本事,她以前连水都不打,怎么会打猎的,我看啊,多半是偷的!”

这句话倒是提醒了李氏,李氏眉尖一挑:“你说的是,我看她多半偷的是王二牛的!”

王二牛就是山上的猎户,是少数敢去林子里的勇士。

这王二牛仗着没人敢进林子,就在林子周围设下不少陷阱,要是被他发现谁偷拿了他陷阱的猎物,他第一个得理不饶人。

私底下被人都叫他山大王。

李氏下午就出了门,上山去了。

去干嘛了,找山大王告状去。

时笙在家捣鼓着做个弹弓,方便下次进山大猎物方便一些。

本想做一把弓,但是材料不够,只能先做个弹弓趁趁手。

赵梨花围着那只野鸡转悠,隔一会儿就要夸那只鸡真好看。

是挺好看的,野鸡不跟家鸡一样,野鸡毛色鲜艳,脖子那还围着一圈红色的毛,走起路来都比家鸡自信。

这只野鸡时笙不准备卖,养在家图个热闹,顺便当个闹钟啥的。

赵梨花也赞同,野鸡留着就留着吧,阿笙抓的那几只兔子明天去镇上也能买个好价钱。

“阿笙,你又去山上了?”赵梨花抱着那只鸡坐在门嵌儿上,高兴归高兴,但山上真的很危险,阿笙又把她的话当做耳旁风。

时笙没应,而是捡起一颗石子放进做好的弹弓里,瞄准了墙上的挂着的蒜头,“娘,你看。”

赵梨花往她手上看去,只见下一刻那石子儿飞射出去,准准的把那个蒜头打的开了花儿。

赵梨花:“……”

时笙炫技成功:“厉害不,娘,你说,打第几个蒜头,我都能打中!”

“第四个吧!”

时笙自问自答,有一颗石子儿飞射出去,毫无悬念的把排行老四的蒜头打的开花儿。

赵梨花彻底蒙了,张大嘴巴不吝啬的夸道:“阿笙,你真厉害,你做的这叫啥?我都没见过。”

时笙道:“这叫弹弓,以后上山用这个,一打一个准儿!”

赵梨花都不知道该怎么劝时笙不要上山了,说了人也不听……

王二牛忽然找上门,进门就喊:“时笙呢!出来!”

时笙老大个一坨蹲在赵梨花身边,他都没看到,多少有点眼瞎,时笙见他还在找,无奈举手应道:“这呢!”

王二牛视线转过来,看到了赵梨花手里的鸡,指着那只鸡吼道:“死丫头,你偷拿我陷阱的猎物!”

时笙一脸看智障的表情,鸡身上写你名字了吗?

就算你是老丈人,也不能这么霸道。

时笙还没怼出口,她的便宜夫君瘸着腿突然从屋内跳了出来。

褚璟川正愁怎么找人问个清楚,这人自己就找上门了!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