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皇后蚀骨宠

重生皇后蚀骨宠

作者:鹿米
主角:苏卿卿君兮尘 分类:古代 状态 已完结 时间:2022-04-01 15:09:38

《重生皇后蚀骨宠》是作者鹿米独家创作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要角色是苏卿卿君兮尘,内容梗概:离涯闻言将匕首往苏卿卿的身边一扔,又从腰间锦囊里掏出先前的那枚玉盏。玉盏晶莹剔透,似有红光沿着盏壁流动,隐隐约约有浅浅的暖意。他紧接着从锦囊里掏出一个黑色瓷瓶扔给苏卿卿。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离涯见苏卿卿迟迟没有动作,把玩着匕首的手停了下来。

他抬步靠近,停在了苏卿卿的床榻边。

离涯居高临下地看着苏卿卿,直把苏卿卿后背看得一阵阵发凉。

“你说,本宫自己来。”苏卿卿往后缩了缩,一双秀眉蹙的紧紧的,恨不得离他远点。

离涯闻言将匕首往苏卿卿的身边一扔,又从腰间锦囊里掏出先前的那枚玉盏。玉盏晶莹剔透,似有红光沿着盏壁流动,隐隐约约有浅浅的暖意。

他紧接着从锦囊里掏出一个黑色瓷瓶扔给苏卿卿。

“这药可助你愈合伤口,匕首自心口入体一寸,取血半盏。”

苏卿卿看着犯着寒芒的匕首,深深吸了口气。

“你出去。”她抬眸,视线对上鬼面后那道饶有兴致的目光。

离涯嘴角微扯,“本座劝你别耍什么小心思,心头血与众不同,本座这玉盏皆能分辨,你还有半柱香的时间。”

说罢修长的手掌心朝上,对着她比了个请的手势,浑身被优雅笼罩,可偏偏看在苏卿卿眼里,如地狱瘟神,给她带来灾难。

离涯出了寝殿却未曾离开,而是站在背对着门负手而立,他微微侧头,眼底有一闪而过的焦灼,不过瞬间就消散了去。

苏卿卿伸手抓过匕首,在触及匕首的瞬间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些破碎的画面,一颗心忽然被揪住了似的,扯痛着。

“丁零。”金色的铃铛在腰间哐铛作响,伴着嬉笑,苏卿卿隐隐看到一个矮矮的身影跌跌撞撞地朝着一个小男孩跑去。

小男孩手里握着匕首,眼眶里满是泪水,却强忍着没有落下来,小小年纪一脸的倔强。

苏卿卿甩了甩脑袋,画面随光影散去,她望着匕首出神,只见匕首上刻着一个“离”字。

她扯开衣衫,闭上眼睛,匕首对着心口蓦然刺入。

苏卿卿闷哼一声,拔出匕首将玉盏贴至心口,玉盏宛若有神力一般慢慢吸附着心头血流入盏内,盏壁那抹流转的红光愈发炙烈。

不过片刻,苏卿卿已经是满头大汗,脸色苍白如纸。

她止住血,吞下离涯给的药,只觉有股暖流缓缓自四肢百骸汇聚到心口,在慢慢愈合心口的伤。

“国师大人可以进来了。”苏卿卿虚弱出声。

她靠在床榻上闭目养神。

离涯瞥了矮桌一眼,匕首,玉盏,瓷瓶整齐排成一排,他深深看了苏卿卿一眼,拿起匕首与玉盏匆匆离开。

待脚步远去,苏卿卿这才睁开眼,余光瞥及矮桌上的黑色瓷瓶,离涯拿走了匕首和玉盏,唯独留下了瓷瓶。

苏卿卿无奈一笑,侧躺着沉沉睡去。

直到一阵雨声将她吵醒,她睁开眼,发现天已经黑了,寝殿内烛火微弱,不远处窗棂前君兮尘坐在轮椅上,望着外面成串的雨帘,不知在想什么。

“陛下?”苏卿卿缓缓唤道。

君兮尘回过神,他拨弄着轮椅缓缓来到白卿卿的跟前。

“醒了?脸色还是很难看啊,难为你了。”君兮尘伸手端起一旁的汤药,“离涯的药虽能愈合伤口却不能补气血,你连着失血气血两空,要好好补一补,来,张嘴。”

木勺之内的汤药还泛着阵阵热气,不知道已经热了多少次。

独特的清香缠绕上鼻尖,“臣妾自己来。”

苏卿卿抬眸,对上君兮尘温润的眉眼,他眼底有几分让人心醉的柔情。令苏卿卿有一瞬的失神,

“无妨。”君兮尘将汤药送往苏卿卿的嘴边。

苏卿卿这才张嘴吞下,汤药苦涩,令她忍不住皱起眉头。

君兮尘仿佛早已料到,夹起一块杏脯递到了苏卿卿的嘴边。

这股子温柔劲让苏卿卿心下莫名,一时间也愈发看不透眼前的君兮尘了。

“陛下若是因为心头血的缘故对臣妾这般细致入微,那真是大可不必,这本就是臣妾应该做的,从不曾想过要在陛下这边换取些什么。”苏卿卿咽下嘴里的酸甜,缓缓出声。

“真的不想换取些什么?”君兮尘放下药碗,身子微微后仰,靠在椅背上,一双眉眼似笑非笑。

“臣妾要的东西,陛下也未必会给。”苏卿卿心思翻涌,顺势开口。

“说来听听。”君兮尘饶有兴致。

柔弱微光下,君兮尘的气色很好,也不知是苏卿卿心头血的缘故还是其他。

“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苏卿卿柔声开口,苍白的脸色上还带着几分虚弱之感,却藏不住那份倾城之貌,更显得我见犹怜。

君兮尘眸色微微黯了黯,他轻轻一笑,“皇后天真了。”

苏卿卿闻言跟着莞尔,好似刚才皆是儿戏,“那可不,天真点不好吗?陛下不喜欢?”

“也罢,朕是个残废皇帝,配你个天真皇后,正合适。”君兮尘打趣道。

苏卿卿收起笑,“何必自嘲,臣妾来了,这寒毒国师必然可以帮你清了,寒毒清了,这腿或许就有救了。”

君兮尘笑的温和,如沐春风。

“那便借皇后吉言了,不过皇后真是朕的一剂良药,离涯说你的心头血疗效显著,之后或许不用每日皆取饮之。”

闻言,苏卿卿也跟着松了口气,这样她也不必要日日遭受剜心之痛了。

“陛下,出事了。”忽而门外响起青都低沉的嗓音。

“怎么了?”君兮尘微微皱眉,开口问道。

“御史之子遇刺身亡了。”青都迟疑了片刻,接着道,“摄政王已经封了行宫,想必刺客还在行宫之中,如今所有人都受摄政王之令去往禅殿了。”

“北霁使臣还在?摄政王他们都没回宫吗?”苏卿卿心下意外。

君兮尘微微点头,“慕容赫与四皇叔平分秋色,为了角逐出胜者,便特意留了下来准备明日再比试一场。”

“摄政王没有着人来唤朕?”君兮尘打开寝殿的门,风夹杂着雨雾扑面而来。

青都下意识地上前用身子为君兮尘遮住风雨。

他对着君兮尘摇了摇头。

君兮尘笑了笑,回过头来看向苏卿卿。

“皇后,想去凑凑热闹吗?”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