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总裁很专情

前任总裁很专情

作者:一泉
主角:温涼陆嗣年 分类:言情 状态 连载中 时间:2022-04-01 15:58:36

作者“一泉”创作的小说《前任总裁很专情》,本书主人公是温涼陆嗣年,其中精彩内容简介:吹风机的声音停下,陆翼的头也被吹干了,他第一时间便是转身抱住了温凉,带着几分撒娇的语气:“妈咪也快去洗澡,小翼要跟妈咪一起睡。”温凉心中微妙,面对陆翼的撒娇还有些不适应,但看他模样可爱,倒是无法拒绝的。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陆翼听出来温凉是在关心他,所以走了过来小手拉了拉她的手,十分乖巧的说:“妈咪别担心,小翼什么都会做的。”

说完之后又像是证明自己一般,将吹风机拿到了她的面前,找了插座给自己吹起了头发。

温凉看的一阵心疼,连忙过来拿过了吹风机,帮他吹着头发。

陆翼暗中露出了一抹小恶魔般的表情,知道自己获得了温凉的关注和担心。

看着一大一小两个人,陆嗣年的眸光逐渐变得温柔起来。

是月月,是他的月月。

吹风机的声音停下,陆翼的头也被吹干了,他第一时间便是转身抱住了温凉,带着几分撒娇的语气:“妈咪也快去洗澡,小翼要跟妈咪一起睡。”

温凉心中微妙,面对陆翼的撒娇还有些不适应,但看他模样可爱,倒是无法拒绝的。

“好。”她下意识的答应了下来,一转身才想起来陆嗣年还在身后盯着他看。

再瞧瞧打开了门的浴室,温凉总觉得这样进去洗澡不太像话。

“陆先生,这浴室给您用,我带着小翼回主卧了。”

“嗯。”陆嗣年意外的很好说话。

温凉立刻抱着陆翼走进了主卧,反手将房门锁上,她准备用主卧的浴室洗。

“小翼乖,你先睡觉好不好?”温凉将他抱到了床上,贴心的帮他盖好了被子。

“小翼想等着妈咪一起睡觉。”陆翼一边说一边打了个哈欠,小模样更加可爱了。

温凉轻轻的拍了拍他的后背,声音温柔:“小翼先睡。”

“好。”陆翼软乎乎的回答,眼皮也逐渐搭拢了下来。

小家伙睡的很快,不一会呼吸便匀称了。

温凉又帮他拉紧了被角,蹑手蹑脚的准备进浴室洗澡,可刚进去却想起来自己的换洗衣服还放在玄关处的架子上。

她有些迟疑的看着主卧的门,陆嗣年就在门外,她想拿衣服就很有可能会撞见他。

但是……她的目光放在了衣柜上,她又不想穿陆嗣年准备的衣服。

做了一番心理斗争之后,她还是决定要冒险出去拿。

主卧离玄关处只需要穿过一间客厅,其实并不怎么远,再说这里房间挺多的,陆嗣年应该是回次卧睡觉了,不可能真的躺在客厅吧?

这么想着,她便小心翼翼的打开了主卧的门走了出去。

外面开着柔弱的灯光,没瞥见陆嗣年的身影,她暗中松了一口气,大步的走过客厅准备拿回门口处的包。

可当她走到客厅的时候,顿住了脚步。

沙发上传来了低沉的呼吸声,那呼吸并不平稳,所以才引起了他的注意。

是带着痛苦的呻吟。

她不确定的开了口:“陆先生?”

半响之后,略微沙哑的声音传了过来:“月月。”

这声音听着虚弱,温凉倒是再熟悉不过了,医院里受了伤的人经常是这声音。

想到这里,她只觉得脑子里炸开了花一般的清醒。

陆嗣年……生病了?

本着医者父母心,她最终还是走了过去。

陆嗣年躺在沙发上,不知是否因为痛苦,那双修长的腿微微蜷着,本是一米八几的高个,此刻竟然显得有些较弱了。

“你怎么了?”她蹲了下来,看着他满脸通红,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手背探了上去。

“你发烧了?”滚烫的温度传来,她拧起了绣眉。

陆嗣年眼神有些迷离,抓住了她要撤开的手,声音比平日里低沉,“月月,别,别走。”

他慌乱的抓紧了她,又怕抓疼她的松了松力度。

“陆先生。”她微微张口,还没有说完后半句话,陆嗣年便主动的开口了,“你是不是又要说让我自重?”

明明额间都沁出细密的汗了,明明看起来难受的不行,可他偏偏还要在这种时候开玩笑。

温凉有些不能理解,强硬的抽回了手,站了起来:“你等着,我这边有退烧药。”

她是个医生,包里本就喜欢装点常用药,刚好带来的包中就有。

陆嗣年看她要走,又急的想伸手去抓她,奈何温凉的动作敏捷,一下便闪开了去,大步的走到了玄关。

“别,别走。”陆嗣年嗓音染上了沙哑,他又想撑着身子起来,奈何使不上力气。

他看着温凉越走越远的背影,心中的伤痛被挑起,极力的想要够到渐行渐远的人。

只听噗通一声闷响,温凉吓的回头看了过去,那抹修长的身影倒在了地上。

“陆先生。”她没什么特别的反应,一手拿过自己的包,走过来不带什么感情的喊了一声。

陆嗣年剑眉拧着,又因为她的靠近而舒展了些。

“月月。”他只宠溺的喊着。

温凉先将包里的退烧药拿了出来,这才打量着陆嗣年,寻思着怎么将他扶起来。

“陆先生,你还有力气站起来吗?”她询问,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她并不想跟陆嗣年有多少肢体上的接触。

“抱歉,我可能没什么力气了,你能将我扶起来吗?”陆嗣年察觉到了她一闪而过的嫌弃,所以刻意的说着。

温凉拧眉犹豫,还是瞥见陆嗣年的脸颊红的不行了,才忍着心中的异样将他的一只胳膊搭到了自己的肩膀上。

肢体的接触让陆嗣年浑身像过了电一般,他瞳孔微微瞠大,闻到了淡淡的消毒水以及香甜的味道。

“你也使着点力气,我一个人扶不起来。”

她就这么点高,力气再大也很难扛得起陆嗣年。

“好。”陆嗣年有些贪恋的嗅了嗅,那只被环在温凉肩上的手慢慢贴在了她的肌肤上。

温凉用力了一些,终于将陆嗣年重新搬到了沙发上。

后者不敢多放肆,所以配合的松开了她。

“我给你倒水。”她将退烧药拿了出来,又拿起了旁边的杯子,去烧了一壶温水过来。

她取出了一粒药,又用另一只手拿着水杯,一起递到了陆嗣年的面前。

“谢谢温医生。”陆嗣年接过,礼貌的道谢。

没有被叫‘月月’,温凉还有些不习惯了。

但她看着陆嗣年吃下了药,心中没来由的松了口气。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