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迷梦之源 > 书库 > 罪影迷踪
罪影迷踪

罪影迷踪

作者:东北鑫仔
主角:江涛姜宇 分类:都市 状态 连载中 时间:2022-04-01 16:30:28

男女主角是江涛姜宇的小说《罪影迷踪》是由作者东北鑫仔创作的,书中主要的精彩之处有:火葬场一直处在封闭状态,不管白天黑夜,都有警察在警戒线附近执勤,警车闪着警灯停在警戒线附近,无论任何人,都没办法靠近火葬场半步,人群很拥挤,一个穿着灰色工作服,带着黑色帽子的男人,正一脸紧张的眺望着火葬场里的一举一动,虽然什么也看不清楚,但他仍旧很紧张。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警车再一次驶入了火葬场。

火葬场门外,还是有很多私家车停在路边,看到有警车过来,很多主播或者对316凶杀案感到好奇的人纷纷拉开车门想要凑过来了解警方的进度,然而,警车进入火葬场以后,警戒线被两名民警重新挂起,那些人很快凑到了警戒线前,一脸期待的望着火葬场里,但是他们什么也看不见。

火葬场一直处在封闭状态,不管白天黑夜,都有**在警戒线附近执勤,警车闪着警灯停在警戒线附近,无论任何人,都没办法靠近火葬场半步,人群很拥挤,一个穿着灰色工作服,带着黑色帽子的男人,正一脸紧张的眺望着火葬场里的一举一动,虽然什么也看不清楚,但他仍旧很紧张。

因为穿着很普通,挤在人群里很难被发现,可就算如此,在不远处,一辆黑色轿车里,两名刑警还是注意到他异常的举动,其中一人拿着望远镜一边观望,一边掏出电话拨通了号码,几秒钟后,男人对着电话声音冷漠的说道:“江队,刘志河果然有问题,今天一早,我们发现他装扮异常,悄悄来了火葬场,便一直跟踪他,此刻他就挤在人群里,正观望着火葬场里的状况,我觉得,他是故意穿成这样,他一定在害怕着什么。”

“明白,我们一定盯紧他!”刑警答应一句,撂下电话。

此刻火葬场里,江涛带队再次回到案发现场,火化炉车间里一片狼藉,老张带着消防队切开火化炉以后,这里就很少有人来过。

江涛在火化炉附近转了转,努力回想着他所看到的一切,从最开始发现的观察口脚印,到后来脚印越来越多,一直蔓延到门口,在某些脚印上面,能够明显看到其它鞋印,这说明,脚印是在火化工上班以前留下的。

能够如此轻易进入火葬场,这一定是经过了精心部署。

可是,到底哪些线索被自己忽略了呢,这些脚印的形成,必然是某些特殊的成分被人为的涂抹在鞋底,一点点印上去的,能够做出如此精密部署的人,不会给江涛留下太多痕迹,可是江涛的潜意识里认为,火葬场里,一定还有没被抹灭的证据,只是自己还没有发现。

至于火化炉里的那个抓痕,很显然,死者在被扔进火化炉以前,肯定还活着。

从观察口里推进去,抓痕和方向是比对不上的,而观察口外出现的脚印,恐怕只是一个迷魂阵而已,用来歪曲警方的侦办方向。

可想要在火化炉烧了一半的时候把人丢进去,那死者根本没有抓挠的机会便已经被风干甚至溶解了,这也不可能。

除非在火化炉开炉以前。

可除了火化工以外,谁能做到这一点?

可火化工的证词里,清楚的表述,当时火化炉里没有任何尸体,他亲眼看到的,而且,如果有尸体或者骨灰,他会很容易发现,如此看,只有一种可能,火化工很有可能说谎了。

如果这样,火化工的嫌疑很大,但是火化工在开启炉子以后,会不会离开了这台炉子,去忙别的了,而有其它的火化工悄悄关闭了炉子,配合凶手扔进受害者以后,再打开炉子,从而留下了这些抓痕。

江涛在火化炉附近转了很久,可周围仍旧没有任何线索留给他,即便有,当时痕检科的人在这里侦查了那么久,也早该发现了,想到此,江涛放弃了在这里的固执,决定先去见见老张,开个专案会碰碰头,交换信息以后再说。

正在大家都陆续上车的时候,江涛的目光突然被远处的一个小房子吸引了。

那里是火葬场大门的方向,小房子与大门相连,是值班打更的地方。

老耿在那里工作。

而老耿的口供里,看似和他毫无关系,可是江涛对老耿说的一切,仍旧没能全部相信,毕竟,这只是老耿的一面之词,如今刘志河的表现也问题百出,从江涛审讯老耿时的表现不难看出,老耿心里还有事,他还有事情没交代,这种情况下,江涛采取的是两面抓的态度,一面调查老耿的口供,一面继续寻找突破口。

要不是老耿没办法说出老六拐走孩子的地方,此刻,早就锁定被害人信息了。

走进那个小房,屋子里有发霉的味道。

这房子,已经很多天没人居住过了。

从刘志河的描述中,江涛大致了解到,这里打更的时间是一天一夜,基本上没太多的工作,主要就是看门,接收快递,或者给外来人员做一些登记,晚上除了打更,也没别的事可做。

但是在这里工作的人,并不是谁都能胜任的,处理死人的地方晚上会很阴森恐怖,尤其到了后半夜会异常的安静,有点风吹草动都会给人惊出一身冷汗,所以,这种工作,正如刘志河说的,想要临时雇人还挺难的。

刘志河的反应不太正常,打从第一次和刘志河交谈,知道他和老耿的关系以后,江涛对刘志河就异常的关注,或许是偏见,或许是刑警的直觉,江涛找人盯着刘志河,还真有了发现。

此刻,刘志河就在火葬场外面,他所谓的乔装打扮根本骗不过警方的法眼,只不过江涛还没到与刘志河过招的时候,现在惊动刘志河,会迫使他狗急跳墙,那就得不偿失了。

屋子里散乱的放着几本杂志,一旁的**桶里有一股腐臭味传来,房间比较干燥,但是发霉的味道盖不住腐臭味。

江涛把手套带上,蹲下身子,一手捂着鼻子尽量阻隔这腐臭味,一边翻腾**桶,看看里面都有什么。

这食物,估计已经扔掉好几天了,虽然没办法从腐烂程度上辨别出大概哪天的,但是从这两天收集的信息来看,至少是几天前了。

老耿连房间都没打扫,匆匆跑去武江,而刘志河,案发当天去了其它市开会,就算他不去,平时也很少来火葬场。

除了破旧的电视和日用品外,这个小房里没什么值得注意的东西,而**桶里,除了吃剩下的饭菜,还有一些烟盒之类的杂物,倒也没什么有用的东西,正当江涛准备起身的时候,手机响了。

江涛扔下手里的塑料袋,刚准备接听电话,从塑料袋里,掉出一个淡黄色的纸包,纸包被打开过,胡乱卷起以后丢进了饭菜的塑料袋里,江涛没急着接听电话,先是把纸包拿起来,仔细看了看,虽然已经被菜汤泡的有些变形,但是里面,却有完好的白色粉末。

江涛赶紧叫嚷着让**进来,拿出证物袋,小心翼翼的把粉末倒进袋子里以后,这才密封好,打发**再翻一翻,看看有没有其它东西以后,丢掉手上的手套,走出小房接听电话:“老张,怎么了?”

“你小子跑丢了?”老张嗔怪道。

“哦,我已经到方城县了,只是觉得心里不踏实,总感觉火葬场里还有咱们没发现的线索,所以顺道来看看。”江涛回头瞥一眼小房里,**正干呕着翻找**。

江涛被**的举动搞得有些无奈,自己刚刚翻了那么久也没说干呕一下,这小子,真不是干刑警的料,才这么一会就受不了了,这要是遇见分尸案,还不把他给吐死!

电话里,老张不高兴的呸一声:“有什么线索,也不急于这一时呀,都说了,有人在等你,我们的耐心烦可是有限的,你再不来,别说不给你看我们找到的新线索。”

“啊,哈哈,你不说我差点忘了,正好,一会开个专案会,咱们碰个头,这两天的信息量有点大,咱们见面再说。”江涛不等电话那头说完,急匆匆挂了电话。

冲着小房里的**吼了声:“没什么发现就赶紧出来,时间不早了,咱们去一趟所里。”

……

江涛带着**来到城南派出所,刚进入派出所就被人告知,张所带着省城来的法医去了殡仪馆。

听说省城的法医到了,江涛心里的底气更足了,虽然省城的法医不是神,但相比地方的法医而言,接触的案子更多,专业性更强,她们的判断分析能力不是地方上可以直接比较的,这案子只剩下一具烧完的骨灰,想要破案,单从表面线索上很难寻找更多的踪迹,或许她们的到来会打开新的局面。

江涛带着**匆匆赶去了殡仪馆,直奔后楼的法医办公室走去。

刚刚进了解剖室,一股刺鼻的药水味扑面而来,江涛被呛得接连咳嗽了好几声,眼泪都差点咳嗽出来了,随后,江涛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不禁喊了声:“吴静?”

被江涛叫的一愣,那人打开防护服,摘下口罩,两只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笑嘻嘻的打趣道:“吴静是谁,这位警官,你或许认错人了吧?”

一张陌生的笑脸出现在江涛的面前,江涛被眼前的一幕搞得有些尴尬,此刻就连呛鼻子的药水味都闻不到了,刚要道歉,另一个穿着法医防护服的人走了过来,把两套防护服丢给江涛和**:“赶紧穿上,还有好多事情需要做呢,地方上办事效率就是低,这么明显的线索都找不到,害我们来了也没办法休息。”

在不远处的解剖台旁,还有几个穿着解剖防护服的人站在一旁,正眼巴巴的看着一具尸体。

而老张就在其中,还有一个是赵法医,之前配合勘察检测骨灰的就是赵法医,此刻赵法医眼睛里的一双眼尴尬的看着江涛,似乎,他真的遗漏了某些线索。

虽然刚刚认错了人,但是江涛这一次很笃定的接过法医防护服以后,唤了声:“吴静?”

“吴静吴静的,你就知道吴静。”刚刚被江涛认错的那个女法医又一次笑着打趣道。

女法医重新带好口罩,穿好防护服,仍旧笑眯着眼回解剖台去了。

**有些不适应解剖室里的氛围,尤其是周围到处都是用药水泡着的人体器官,**心虚的凑到江涛跟前:“江队,咱们刚刚收集来的东西还没送去鉴定呢,要不然你看……”

江涛狠狠瞪一眼**,表示这孩子不太争气,但还是松了口:“外面守着去,有什么事还需要你跑腿呢,至于那个东西留下就行。”

**应一声“好嘞”,高兴的溜出解剖室。

看着**,江涛无奈摇摇头。

刚刚递过来法医防护服的女法医看着**这种表现,一脸困惑的打量一眼江涛,带着诧异的腔调问道:“这是你的兵?”

“呃,老赵选中的人,这次专案组临时筹建,有些手里有案子的弟兄就没叫来专案组,况且还是侦查阶段,所以临时筹建,你别看这小子吊儿郎当,但是人挺勤快的!”江涛为了自己的面子,还在拼命辩解。

那个女法医解开防护服,把口罩压在下巴上,目光落在江涛手里的证物袋上:“什么东西?”

看到对方真的是吴静,江涛心里又激动了几分,赶紧把证物袋递给吴静:“这是刚刚在火葬场收发室找到的,目前我没办法确定这个是什么东西,不过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东西一定和案子有关,所以我就把这东西收集起来,准备送回去做检验。”

“拿来我看看。”吴静从江涛手里接过证物袋,先把证物袋对着有阳光的方向看了看,随后打开闻了闻,虽然东西里夹杂着饭菜腐臭的味道,但是作为一名专业的法医,对药物的敏感程度还是让她很快识别出袋子里的东西,吴静蹙起眉,一双眼变得深邃起来:“果然被我猜中了,这是强心苷!”

“什……什么……强心苷?”江涛并不知道这东西是干嘛的,有些困惑。

“强心苷是一类选择性作用于心脏,加强心肌收缩力的药物,但是过量使用,会导致心力衰竭甚至是心梗症状,使人加剧死亡,你在现场收出这个东西,再加上我们刚刚的尸检证明,死者丁建国的死亡,这一环线索闭合了。”吴静眉头深锁,虽然找到了关键证据,但她的心情并没有因此放松下来。

此刻的江涛,也被吴静说的有些蒙圈了,丁建国是谁?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