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迷梦之源 > 书库 > 王妃医冠京华
王妃医冠京华

王妃医冠京华

作者:诶呦喂
主角:柳凝歌秦禹寒 分类:古代 状态 连载中 时间:2022-04-01 16:42:27

小说《王妃医冠京华》是最近很多书迷都在追读的,由作者诶呦喂著作,该书主要人物是柳凝歌秦禹寒,书中故事简述是:她低头咬了一大口,眉眼含笑,仿佛吃的是什么人间美味一般。柳迎春看着她这副毫不顾忌形象的举动,满脸都写着厌恶:“你好歹也是相府小姐,如今又嫁入了秦王府,吃饭怎么能这么粗鲁,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饿死鬼投胎,也不嫌丢人!”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总不能一直在这杵着,柳丞相厚着脸皮与秦禹寒寒暄,顺便催促姜氏立刻去准备宴席。

姜氏心中不忿,可即便再恼怒,也只能强颜欢笑,尽力摆出一副‘贤良淑德’的主母形象。

精致可口的饭菜很快被送了过来,一群人各自入席,柳凝歌折腾了大半日,早就已经饥肠辘辘,伸手就夹了一只酱猪蹄。

她低头咬了一大口,眉眼含笑,仿佛吃的是什么人间美味一般。

柳迎春看着她这副毫不顾忌形象的举动,满脸都写着厌恶:“你好歹也是相府小姐,如今又嫁入了秦王府,吃饭怎么能这么粗鲁,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饿死鬼投胎,也不嫌丢人!”

面对她的讥讽,柳凝歌眉毛都没抬一下:“我为什么会这样,大姐不是最清楚么?”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在相府这些年,我的饭菜里连荤腥都很少见到,如今看到这些珍馐佳肴,当然得多吃点。”

柳迎春没想到她会把这种事拿到台面上来说,赶忙辩驳:“你少在这胡说八道,父亲对咱们向来都是一视同仁,怎么可能克扣你的吃穿用度!”

“父亲确实一视同仁,可后院里管事的,不是另有其人么?”

她话音一落,席间好几个人都变幻了脸色。

尤其是姜氏,表情就像吞了只苍蝇般难看:“柳凝歌,你别以为当了王妃,就能肆意往我身上泼脏水!”

“是啊凝歌,你嫡母虽然心直口快些,但绝对不会做出欺辱庶女的事来,今日是你回门的大好日子,咱们还是继续吃饭吧。”柳丞相赶紧帮着打了个圆场。

相府里的人都是一条心,柳凝歌明明也是柳丞相的女儿,可坐在席间,却像个处处受排挤的外人。

秦禹寒的视线不受控制的落在了身旁的女子身上,只见她面色如常,眼底平静的连一丝波澜都看不到,仿佛早就习惯了这样的处境。

莫名的,他对这女人竟生出了些许怜惜的感觉。

“相府内一应支出都应该记录在册,丞相夫人是否苛待庶女,将册子拿出来看一眼不就真相大白了?”

姜氏没料到秦禹寒竟会帮柳凝歌出头,急的额头都渗出了冷汗。

这小**,究竟给秦王灌了什么迷魂汤?若是拿出册子,克扣庶女的事就会被坐实,这下可该如何是好!

柳凝歌也没想到秦禹寒会主动搅进这潭浑水里来,但不得不说,身后有人撑腰的感觉着实不错。

前厅瞬间陷入了死寂,最后,还是柳丞相开口打破了僵局。

“凝歌的母亲早逝,相府对她确实亏欠了不少,夫人面硬心软,为她寻觅了这桩好婚事,如今嫁得良人,以后有王爷护着,京都内再也没人能欺负她,我这个做父亲的也就放心了。”

柳丞相这番话说的很有技巧,给了姜氏台阶下的同时,还给秦禹寒戴了一顶高帽子,让他没法再追究下去。

已经到了这个份上,再死咬着‘克扣庶女’的事已经没有什么意义,柳凝歌见好就收,继续吃起了碗里的酱猪蹄。

碰了一鼻子灰,还差点连累了母亲,柳迎春一口牙险些咬碎,恶狠狠朝着坐在对面的三妹使了个眼色。

柳柔秋接收到她的暗示,心里盘算了一会儿,忽的笑道:“知晓二姐今天回门,我特地让人在厨房里熬了一锅鸡汤,加了人参与枸杞。二姐身子一向弱,可得多喝几碗,莫要辜负了妹妹一番心意。”

提起‘鸡’,众人立刻回忆起了柳凝歌在王府和公鸡拜堂之事。

这样的耻辱,换做其他名门闺秀,恐怕早就羞耻的投河自尽了。

原以为柳凝歌会悲愤的抬不起头,没想到,她却乐呵呵的让下人将鸡汤送了过来,一口气灌了两大碗下肚。

柳柔秋眼角抽搐,完全没想到这女人脸皮竟然这么厚。

看着那锅本来准备熬给自己补身子的鸡汤,她拿起勺子,正准备盛点,就听柳凝歌慢悠悠开了口。

“三妹妹,你这身形看起来比秋日丰韵了不少,鸡汤里油脂太多,当心再滋补,去年过冬的衣服都塞不下你了。”

“……”柳柔秋盛汤的手悬在半空中,尴尬的恨不得挖个洞把自己埋进去。

这**,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她最近喜爱吃甜食,的确胖了一点,可总体来说还算是纤细的,怎么就胖的衣服都塞不下了?!

短短片刻,柳迎春和柳柔秋都接连吃了瘪。

四小姐柳若霜一言不发的观察着,想不通这个从前胆小如鼠,任人捏圆搓扁的二姐,为什么突然像变了个人一样。

难道从前种种,都是她在刻意伪装?

这顿饭,相府里的人都吃的如同嚼蜡,只有柳凝歌,满足的打了个饱嗝。

按照规矩,新人回门需要在娘家住上一夜,柳凝歌从前住的是相府里最偏僻破败的院子,今日秦王陪着一起来,总不能让他睡在那种破地方。

“王爷,凝歌住的院子最近在修缮,能否劳烦您去客房将就一晚?”姜氏犹豫再三,找了个最合适的说辞。

秦禹寒并未回应,将话语权交给了柳凝歌,“王妃觉得如何?”

“堂堂一国王爷,陪着王妃回门却要屈尊住客房,这件事若传出去,父亲与母亲就不怕被人笑话么?”

柳丞相最在意的就是‘面子’,听到这话,当即训斥了姜氏:“混账!王府里这么多院子,立刻派人下去收拾便是,怎么能委屈了王爷!”

“不必了。”柳凝歌款款起身,“时候已经不早了,现在去收拾,还不知道要耽搁到什么时候。”

“那该如何是好。”柳丞相为难不已。

“简单,大姐的院子位置最好,房间也多,不如今晚让出来,让我和王爷住一宿,如何?”

“什么?!”柳迎春拍桌而起,加上刚才憋的一肚子怒气,彻底昏了头,口不择言的怒骂道,“柳凝歌,你不过是送去王府冲喜的工具,真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么!想抢走我的院子,你做梦!”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