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迷梦之源 > 书库 > 天魔造化
天魔造化

天魔造化

作者:华秋叶
主角:风啸天傅语嫣 分类:古代 状态 已完结 时间:2022-04-02 14:23:54

精品小说《天魔造化》,该文是由作者华秋叶所写,主角分别是风啸天傅语嫣,文章内容主要讲述了:这金扇显然耗费极大地心力,仅仅一瞬间,九位紧那罗一闪而至,就来到了王姓男子的身前,然后幻化成有相神体,九位紧那罗出现当场,各自恰动法决,布下了四相伏魔阵,随即就见到一道九转金光阵,将王姓男子团团保护起来。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就在王姓男子的豪言壮语话音未落的时候,空中突然传来一声大喝,“我能杀你!

声音爆发的同时,一道剑光奔袭而至。

青衫女子福至心灵,强压伤势翻身而起,秀指拨动间,数把青色铁锤,切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恶狠狠的打向王姓男子的头脸。

两个人在这个时候的配合,表现出让人震惊的默契程度,就如同他们事先商量了无数遍,又演练了无数遍一样。可实际上,他们事先根本就连个消息都没有传递。

骤遭受偷袭,王姓男子自然是大吃一惊,不过他毕竟也曾经是百战高手,瞬间就反应过来,连忙心神一动,调回九位紧那罗。

这金扇显然耗费极大地心力,仅仅一瞬间,九位紧那罗一闪而至,就来到了王姓男子的身前,然后幻化成有相神体,九位紧那罗出现当场,各自恰动法决,布下了四相伏魔阵,随即就见到一道九转金光阵,将王姓男子团团保护起来。

而且不仅如此,两个蒙面男子在见到王姓男子受袭,也大吃一惊,将自己的护体法宝,一柄弯刀,一杆长枪招呼出来,射到王姓男子身前,将其护在其中,同时王姓男子自己的三件护体法宝也依次射出,分别挡在身前。

五件法宝,加上一件金扇,这王姓男子的防护力,绝对堪称奢侈,别说是两个明显先天之境的高手,恐怕寻常轮海秘境的高手都难以打破他的层层防护。

说时迟,那时快,等到所有保护措施到位的时候,时间也不过就过去了一瞬间,王姓男子脸上也禁不住露出了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他心里有些迫不及待的看到那位偷袭者在发现自己有如此多的防护后,会是何等精彩的表情。

但是,这时,一个让王姓男子做梦都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只见风啸天手中长剑一收,左手打出一个罗盘,几十道剑罡喷洒而至,绞碎天地异象,一道昏黄的长桥虚影横贯长空,磅礴的气息震慑万物,苦涩的呜咽让人阵阵心揪!

奈何桥上道奈何,是非不渡忘川河。三生石前无对错,望乡台边会孟婆。

那幽咽之声如泣如诉,魂牵梦绕,倾泻出一曲清雅哀伤入骨的悲歌,整片天地顿时宁静下来,狂暴的心镜也逐渐安详,感受到一种痛澈心扉的落拓,众人在那一刻,从昏黄的长桥之上读懂了深刻的哀伤!

青石桥面,五格台阶,桥西为女,桥东为男,左阴右阳。“谁若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千年的回眸,百年的约定。也许这一世的夫妻情缘,开始于斯,恩断于此。奈何桥下几千丈,云雾缠绕,等待来生的是什么道,谁也不知。来生的约定,只是此生的一种后续,喝过了孟婆汤,已经把所有忘却,来生的相见,只是一种重新的开始。奈何桥,奈何前世的离别,奈何今生的相见,无奈来世的重逢。

赌注百世轮回愿化奈何之桥,引渡万生归路!

“奈何桥!”王姓男子一声惊呼,脸色陡变,那昏黄的桥身、枯涩的幽咽赫然便是凶名累累的奈何桥,‘化肉身,夺魂魄,毁基灭道坠轮回。’如此凶物岂是他可以抵挡的了得。

一念至此,王姓男子眼底闪过一丝狠辣之色,飞速退后一步,双手泛起滚滚黑气,拍向两个蒙面男子的背心,“只要我逃过此劫,汝等后人宗门可保其万年不衰!”

突遭的变化,两个蒙面男子眼底涌现出无限的悲凉,听闻王姓男子之言,心底涌起死志,时至今日,悚然他们违背望向男子的命令,活命的机会恐怕也无万分之一,纵然活命,恐怕也会因此受到门规严惩,生不如死,反不如拼却性命为族人谋得百世荣华!

两人配合数十年,配合默契无比,同时激荡心脉,将所有气血灌输到各自的发起之中,一刀一枪光芒暴涨,气息伴随着两人的衰老愈加惨烈。

轰!两人陡然化作飞灰,所有的精气神汇入法器体内。

宝刀化狼,长枪变蛇,择人而噬的凶光透眼而出!

嗷——嘶——

奈何桥的威压愈来愈大,一狼一蛇冲天而起,妄图以鱼死网破的代价,为王姓男子争取逃命的时间。

这一切仅仅发生在眨眼之间,快到青衫女子都来不及反应,直到一狼一蛇冲天而起,王姓男子飞出数十丈,这才猛然惊醒,秀指连拨,一条青光锁链激射而出。

谁却想青光锁链尚未抵达王姓男子身后,就被奈何桥黄光消融,枯黄之气逆袭而上,若非青衫女子果断后退断掉锁链,恐怕此时早被枯黄之气侵蚀。

青衫女子秀眉微皱,连退数丈,眼底闪过一丝恼怒之色,戒备的盯着风啸天,朱唇轻启:“什么意思?”

风啸天耸耸肩,尴尬的摸摸鼻子,无奈道:“如此重宝,我只有触发之能,却无多少*控之力!”

青衫女子忘了一眼刚刚消融一狼一蛇,再次扫向王姓男子的奈何桥,眼底光芒闪烁,“你仅仅后天五重淬脏之境,难道不知怀宝其罪的道理,难道不怕我恩将仇报,**夺宝?”

风啸天被青衫女子盯得一愣,随即大笑:“狡兔死,走狗烹,如此焚琴煮鹤之事断然不会发生在你的身上,何况……”

“不好,他身上尽然有复王派长老的一丝本命元灵,快走!”王姓男子死亡的瞬间一道金光消失在天际,青衫女子脸色一变,打断风啸天的话,一甩浮云袖,卷向风啸天。

风啸天闻言神色大变,如果只是王姓男子这一类的强者,自己和青衫女子尚有一战之力,如果果真引得什么复王派长老来此,恐怕此命休矣,这青衫女子在发现危急之时没有独自逃命,足见其秉性,既然已经缴入其中,索性所佛送到西,自己也可借机了解这个世界的情况。

一念至此,风啸天挥手抓住卷向自己的浮云袖,拉响自己。

青衫女子万万没有想到风啸天会在此时做出如此唐突的举动,心中一动,就要震开浮云袖,任其自生自灭。

“快过来,我有办法逃命!”风啸天见青衫女子眉宇间露出一丝厌恶之色,顿时明白自己的举动引起了误会,但是现在早已经来不及解释,顿时一声大喝。

青衫女子闻言一愣,面对风啸天不容置疑的神色,心底竟然涌不起反驳的念头,迅速的靠近风啸天,堪堪其一侧站定,便见一道枯黄之气将他们托起,落在奈何桥桥面之上。

青衫女子忐忑的站在桥面之上,四周尽是枯黄之气,仿佛在这一刻屏蔽了她所有的感知,若是那个男子意图对她不轨,恐怕此刻真的落入虎口了,不过让她微微心安的是,直到目前为止,除了被屏蔽感知之外,尚未发现其他不适。

待黄雾散去,入眼之处只一片猩红的沼泽,遍地都是破碎的枯骨,阴暗地沼泽中雾气缭绕,阵阵恶臭让一些野兽都远远避退,青衫女子眉头紧皱,以手掩鼻,一层青光闪过,放下纤纤玉手,素手轻抚琴弦,戒备的四处张望。

风啸天一阵愕然,虽然青衫女子一颦一笑之间够心动魄,但是依旧对青衫女子这般异常的举动颇感无奈,要知道在这危机四伏的绝地,每一分力量都无比珍贵,断然不会因为气味刺鼻而至生命于不顾。

微微摇头,风啸天拔出泰阿剑,护在胸前,这才观望四周,猩红地淤泥中除了烂掉的根叶外,还有不少动物的骸骨。雪白的骸骨从半米到七八米,长短不一,大多都半陷在淤泥中,阴气格外地重。隐约间缭绕着一股森然的气息。

参天的大树虽然并不很密集,但是树冠繁茂,足以将这里完全覆盖,让这片沼泽幽森而又阴暗,但是这些树木要不就是奇黑无比,无论是枝干还是树叶,因为年久而逐渐脱落的树皮狰狞的扭曲着,让人不寒而栗,自进入这里以来众人就感觉有一种被窥视的感觉,均是小心翼翼。

这片沼泽中异常地寂静。除了高大地古树外。没有一只活的野兽出没,甚至连一只飞鸟也没有。

不远处地水塘偶尔会传出阵阵恐怖的水花声响。像是有巨物在水中翻动。格外的吓人。恐怖的水塘、死寂的泥沼……阴雾缭绕。仿佛一片死地。

这一切相对于远方来说,算得上和谐安静,在更远处地地域,一座座巨大的石墓此起彼伏,腥红的石料升腾起阵阵粉色的血雾,仿佛那不是一座石墓,而是一座座绞尸场,石墓中不时传来阵阵低沉的吼啸声,闻之让人头皮发麻。

“这是什么鬼地方?”纵然风啸天神经坚韧,连日来的经历依旧让其神经阵阵发颤,今日终于遇到同类,迫不及待地想要追根问底。

青衫女子疑惑的看着风啸天,宛若发现了史前生物一般,不过想必因为良好的家教让其没有发飙,要知道此处在整个楼兰国都众所周知的上古战场。

青衫女子避重就轻,朱唇轻启道:“这里是上古战场十大邪地之一血狱,上古大战亿万生灵为抵挡域外天魔战死于此,数千年后形成了这一片绝地,无数将士死后不得轮回,化作血尸四处游荡,而前方那些石墓更是血尸中王者的大殿,其中最甚者据说是一具万年腐尸。

生前本是楼兰国的巾帼英雄赤巾,嘶吼英魂不朽,征战不止,直到上古大战终结,灵智溃散之后,吸食地肺阳气,久而成精,万年之后,她有了灵性,破馆而出,日夜吸收日月精华,喷气可以**。

一代仙尊突有所感来到故友陨落之所,偶然发现赤巾,本欲将她除去,她报机价,眼看敌不过,就下跪求饶,说她修炼多年,并未为恶,仙尊大发慈悲,怜其功绩,欲渡她由邪入正,于是把她封于石墓池底,引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布下天地封印,同时传以道家正宗吐纳之术,并警告过她,若她为恶,必遭天谴,到时自有人来收拾她,使她神形俱灭。除非有朝一日,悟得天地大道,由邪入正,她便可破开禁制,修成正果。

艳尸赤巾被形势所通,走也走不出去,只能闭门苦练,同时她不时试探禁制奥妙,竟被她在这三十万年之后,摸透一丝规律,身躯虽不能离开幻波池,无神却可以脱出禁制,在附近点化血尸。”

故事说到这里,青衫女子叹息一声道:“这艳尸赤巾身兼正邪之长,而且因是万年腐尸所化,道家有些法宝,对他毫无作用,加上她的肉身堪比宝器,寻常利器难伤她分毫,所以此处终于成为上古战场十大绝地之一!”

说到这里青衫女子语气一转,声色俱厉说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