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巫妃:王爷,你别太傲

盛世巫妃:王爷,你别太傲

作者:鹤南
主角:施余安鄢樾尧 分类:言情 状态 已完结 时间:2022-04-08 09:38:57

《盛世巫妃:王爷,你别太傲》是作者鹤南创作的又一大力作,讲述了施余安鄢樾尧主角之间的故事,书中主要内容是:到了狩猎日这天,施余安早早被琴雪叫起,梳妆打扮一番,换上一身易于行动的轻便罗衫,随后便跟着施老将军一起,去了皇城西北角的一处皇家园林。那皇家园林装潢甚是雄伟壮丽,前院檐台楼阁,雕薨绣槛,而后方,则是连接着狩猎的森林一大片广阔林园。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我也要去?”

虽然玺国的确有这样的风俗规定,但施老将军一直担心施余安受欺负,基本都不让她去的。

琴雪面色微沉,道:“是的,老爷说是皇帝下令,特别提到您必须要去参加,小姐,我怕……”

“别担心,他们不敢明目张胆地针对我。”施余安摆摆手,勾起唇角,“既然要去,就要做好准备。”

……

到了狩猎日这天,施余安早早被琴雪叫起,梳妆打扮一番,换上一身易于行动的轻便罗衫,随后便跟着施老将军一起,去了皇城西北角的一处皇家园林。

那皇家园林装潢甚是雄伟壮丽,前院檐台楼阁,雕薨绣槛,而后方,则是连接着狩猎的森林一大片广阔林园。

森野茂林一直绵延到皇城之外,郁郁葱葱葳蕤深深,其内潜伏着不小的危机,因此大部分人只会在外围猎些性温的走兽禽鸟,只有少数自恃射御之术高超,才会去到深处,狩猎凶猛强悍的大型猛兽。

施余安一下了马车,就感受到周遭的目光瞬间都落在她身上。

打量审视,带着不善的嘲讽讥笑。

施老将军刚刚就被皇帝叫走了,琴雪被她安排去查十里香茶馆,因此现在只有她一个人。

她面上波澜不惊,不疾不徐走向狩猎管事台,领了一把弓和数只箭。

刚接过弓箭拿在手里,施余安眉头就微不可察地皱了一下。

这弓箭,一看就是被人动过手脚,只要稍稍用力,就会绷断。

薛安然站在旁边,依旧一身桃粉罗裙,见状讥讽道,“怎么,怕了?将军府历来名将辈出,施老将军也是铁骨铮铮,怎么就养出你这么个上不了台面的草包?”

四周传来公子贵女的嘲笑低语声,絮絮叨叨附和着薛安然的话。

“要比吗?”清幽冷冽的声音响起,施余安眉一挑,用挑衅的眼神看着薛安然。

“……你说什么?”薛安然怀疑自己听错了,“要跟我比?比什么?”

“比谁猎的野兽多。”施余安定定看着她,随即讽刺地笑了笑,“怎么,不敢?”

“谁说我不敢?比就比!”薛安然被施余安一激,立刻喊道。

那天的施余安的确有一瞬间震慑到她,可骇然之后,更多的是愤怒嫉恨,她恨施余安的装模作样狐假虎威,明明就是个什么都不会的草包,不是吗?

“不仅要比,还要加赌注!输者就要无条件答应赢的人一个要求,敢应吗?!”

上天已经给了她一张完美无可挑剔的脸蛋,怎么可能再给她强大的天赋和力量?!!

那天,一定是个意外!

薛安然认定了那日刑场的施余安定是吃了什么灵丹妙药,才会爆发那样前所未闻的力量,现在药效一过,肯定又变回了原来那个草包!

施余安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也不想知道,她扬扬眉,一口答应下来。

径自找了一头看得顺眼的高大骏马,施余安翻身上马,一勒缰绳绝尘而去。

薛安然脸色一阵青一直白,咬牙切齿在心中咒骂几句,转眼间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嘴角得意扯了扯,眼中喷涌着嘲讽怨毒之色。

施余安那把弓箭她是特意动过手脚的,她就不信!凭着一把断弓残箭,那个*妇还能赢得了她!

想罢,薛安然冷哼一声,骑上自己的坐骑朝狩猎森林奔去。

鄢樾尧远远看见这一幕,勾了勾唇,利落翻身上马,笔直有力的双腿一夹,勒马而去。

行云流水,潇洒卓然。

引来一众名门贵女小声惊叹。

施余安根本没在外围停留,直奔森林深处。

参天古木重重叠嶂,松柏杉树苍劲而挺拔,粗壮而结实的树干,纵横交错的枝叶,以及……隐藏在其中的猛禽。

施余安脊背挺直骑在马上,目光微移打量着周围,胯下骏马服服帖帖打着响鼻,她面色沉静,没有半点畏怯情绪。

施余安眯着一双眸子,抽出自己腰间缠缚的软剑。

一炷香过后,施余安卸下严阵以待的气势,颇有些无语地看着面前一群直愣愣盯着她、看上去颇为温驯的野兽。

那说书人柳玉说的没错,他们巫族人的确可以和野兽花草沟通,不仅如此,天生的亲和力会让大多数无人驯服的野兽听命于巫族。

即使力量被压制到这个程度,巫族天生对野兽的极强亲和力还是能够令它们臣服么?

施余安摇摇头,用根植于灵魂的兽语道,“回去吧,我用不着这么多。”

狩猎森林是玺国最大的森林之一,林中飞禽走兽、毒蛇毒虫数不胜数,越往里走越危险,深处可谓危机重重。

薛安然那种武功平常的闺中小姐,能在外围猎到一只温顺猎物就算不错了,施余安打算随便带一只回去,胜过薛安然即可。

灵兽们听懂了薛安然的话,在原地不停打着旋转圈圈,口中嘶鸣低吼声不断,似是不愿意离开。

施余安无奈,声音带上了灵力,道:“你们……”

“你在说什么?”耳边骤然响起一道低哑磁性的声音,吓了施余安一跳。

施余安猛地回头,看向不远处一袭玄衣的鄢樾尧。

“你什么时候来的?!”施余安皱眉道,脸上警惕之色掠过。

她对自己没有发现对方的行踪不满,转眼又想起对方的身份,缓了缓语气道,“三殿下,恕月卿冒犯,不过殿下何时这般喜欢跟踪人了?”

狩猎森林广袤无边,施余安才不相信对方和她是偶遇!

“我在问你,你刚刚说的是什么?”鄢樾尧嘴角噙着笑意,眼底闪烁着慑人的精光。

施余安这才反应过来,鄢樾尧是听到了自己同野兽的交流。

“……没什么。”施余安弯了弯眼睛,道,“殿下可能听错了。”

只要她不承认、不继续这个话题,鄢樾尧总不能逼着她说。

“是么。”鄢樾尧驱马走到施余安身边,扫一眼随着他靠近而敌意骤起的大群灵兽,眉眼间锐利狂傲,“看起来,它们很听你的话?”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