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迷梦之源 > 书库 > 此婚意不复
此婚意不复

此婚意不复

作者:七兮
主角:楚心言傅榕笙 分类:言情 状态 已完结 时间:2022-04-12 14:31:19

《此婚意不复》是一本超级有看点的作品,是作者七兮的倾心制作,核心人物有楚心言傅榕笙,小说内容梗概:万山一看楚心言回来,立刻快步走上前,用力地抓住了她的领口,勒得楚心言快要透不过气。“是!有本事你就动手,家暴这一项,足够我索赔的了。”楚心言豁出去了,瞪着万山的眼睛说道。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终于,**离开了酒店,可是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是,李东和万山并不在被**带走的人里。

楚心言的心顿时沉入了谷底,她果然,还是低估了万山。

她买单打车回到家,刚一打开门,便看见一张脸阴沉的快要滴出水的万山坐在沙发上。

“是你报警的吧?”

万山一看楚心言回来,立刻快步走上前,用力地抓住了她的领口,勒得楚心言快要透不过气。

“是!有本事你就动手,家暴这一项,足够我索赔的了。”

楚心言豁出去了,瞪着万山的眼睛说道。

“楚心言,我告诉你,你想算计我还嫩点。想要这套房子,没门!我劝你,最好老老实实和我离婚,不然的话,以后你想离婚,可就难了!”

万山突然笑了起来,轻佻地用食指挑着她的下巴:“反正我只需要一名名义上的妻子,是谁都无所谓。”

他的话,让楚心言的脚底瞬间窜出一股寒意,这个男人简直就是无耻!他这是在**裸地威胁她!

“你大可以在网上搜索一些关于同妻的新闻,我只要这套房子,算是便宜你了。”

万山松开了挑着她下巴的手,得意洋洋地回房。楚心言看着他离去的身影,咬牙切齿地喊着他的名字,却又不能出声。

因为她知道,万山真的做的到。

但是,她不甘心!

就在她准备回房时,她的手机铃声急促地响了起来。一看是老家的号码,她立刻按下了接听键。

“喂,是心言吗?我是你大舅,**妈今天下午被车给撞了,现在情况很严重,你最好过来一趟。就在港城人民医院,你赶紧过来。”

对方话音刚落,楚心言的手机跌落在地上,摔成几瓣。

……

楚心言急匆匆地来到她大舅所说的医院手术室门口,手术室的灯还亮着,大舅则是坐在长椅上,神情十分紧张。

“大舅,到底怎么回事?现在什么情况?”

楚心言看着大舅脸上的神色,心里更加担心。

“我听交警他们说有辆车撞上**妈了,那车撞完人就跑了,到现在都没找着。这医药费我先交了一万,可是刚护士过来催了,让继续交钱。”

大舅把从**那听来的事情经过给说了一遍,一脸为难地看着楚心言:“心言啊,你也知道我儿子还没结婚,这钱……”

“我回头把钱给你,护士那边说还差多少,我现在交去。”

楚心言顾不得那么多了,立刻翻皮包,大舅接下来的话,让她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护士说至少还得交个三万左右,这次的事故比较严重,术后恢复的话,恐怕几万都不够。”

三万?她现在上哪儿找这三万去?

她工作一年多,工资只是够她的个人开销和房贷,根本存不下钱。万山的银行卡一直都是他自己管着,现在要用钱了,她却拿不出。

“心言?心言你怎么了?这钱你还是赶紧交过去吧,不然一会护士又该来催了。”

大舅的催促声,把楚心言从思绪中叫了回来。

“好,我这就去。”

楚心言有些恍惚,去缴费中心的路上有些踉跄。她爸**银行卡、存折密码,她一直都不太清楚。就算清楚,她也知道他们为了帮她买那套房,差不多是掏空了所有积蓄。

她在脑海中搜寻着可以借钱的对象,这几年来她一直忙着和万山谈恋爱,关系亲近的朋友,也只剩下乔楚楚了。

轻轻地咬了咬下唇,最终还是拨通了乔楚楚的手机。

“心言,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乔楚楚关心地问,楚心言犹豫了几秒:“楚楚,你现在身边有钱吗?我爸妈出了车祸,需要一笔医药费。”

“我现在卡里就只有一万,你要的话,我立刻给你转过去。你也知道我平时花钱大手大脚,基本没存下什么钱,不好意思啊,心言,只能帮你这么点。”

乔楚楚不好意思地说道,楚心言的心更是凉了半截:“谢谢你,一会你转过来吧,我再问问其他人。”

挂了电话,楚心言坐在冰冷的座椅上翻看着手机的通讯录,给不少人打了电话之后,对方在听说她想要借钱之后,纷纷找理由挂断了电话。

她的心里开始慌乱,这笔钱是她爸**救命钱,如果筹不到的话,后续治疗该怎么办?

就在她想着该怎么解决这笔钱的时候,突然间撞到了一个硬邦邦的胸膛上,抬起头,却发现那人是傅榕笙。

“傅先生,您可以借我一笔钱吗?”

话刚一说出口,楚心言有些后悔。他们之间甚至可以算的上是陌生人,可是到了这个时候,她没办法了。

她的爸妈还在手术室里,手术费迫在眉睫。

傅榕笙眉头一皱,正打算开口的时候,楚心言失望地挪开视线:“我知道这样的要求很突兀,傅总,对不起。”

对方根本没有理由借钱给她,不是吗?

“多少?”

傅榕笙冷冷地开口,楚心言脚步一顿,转过头有些不能置信地看着他:“三万,后面……”

想到后续的护理费用,楚心言把心底的尴尬掩去:“傅总,我母亲后期的护理费用可能还需要一大笔钱,我想……”

就在她想着准备用什么样的方法去偿还这笔钱的时候,傅榕笙开口打断了她的话。

“这张卡你暂时拿去用着,这笔钱我会让会计部从你的工资里扣除。”

傅榕笙冷冷地说完后,带着助理离开。

楚心言看着手里突然出现的银行卡,再抬头看看他离去的身影,咬咬牙,一路小跑来到了交费处,把手术费给交了。

回到手术室门口,大舅已经离开了,她一个人坐在冰冷的长椅上,一直看着手术室依旧亮着的红灯上,一颗心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揪着一般,疼的窒息。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楚心言第一次觉得时间是这么的难熬。终于,手术室大门被推开,她飞快地跑上前去,探头看着护士推着手术床出来,在看到她父母身上插满了各种医疗器械之后,鼻头一酸,差点哭了出来。

“医生,我是伤者的女儿,他们怎么样了?”

楚心言哽咽着问道,视线一直落在父母身上,不敢挪开。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