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相恨亦相爱

余生相恨亦相爱

作者:暗漠玫瑰
主角:佟婉江景墨 分类:言情 状态 已完结 时间:2022-04-13 13:57:24

《余生相恨亦相爱》由小说作者暗漠玫瑰所著,这是一本很棒的小说,佟婉江景墨是小说中的主要人物,此书主要讲述的是:再没有脾气的人,被人三番几次这样怼这辱骂,也会发飙。佟婉本意是不想和安染有什么交集,这个女人在江景墨心里的地位很高,她有自知之明不会主动去招惹什么,可是不代表她就活该这样被人辱骂。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看你这一身的痕迹,怎么样,阿墨的功夫不错吧!不过就是太好了总是不够,要不是我昨晚太累了实在受不了,怎么轮得到你爬上他的床。”说着,安染伸直身体,满脸恶意的笑容。

“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爬上阿墨床上的女人多了去了,可是留在他身边的始终只有我一个。”

佟婉心中发堵,准备从安染另一边走,却再次被安染拦住了。

“你装什么装,你这种不值钱的货色,满大街都是。”

再没有脾气的人,被人三番几次这样怼这辱骂,也会发飙。

佟婉本意是不想和安染有什么交集,这个女人在江景墨心里的地位很高,她有自知之明不会主动去招惹什么,可是不代表她就活该这样被人辱骂。

佟婉猛地抬头,直直的盯着安染:“安小姐,我劝你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我是什么样的人轮不到你来评价,还有,你稀罕的东西,不是每个人都会急巴巴的凑上去,我以前不稀罕江景墨,现在也一样,你放宽心,我绝对不会跟你抢,等得到我想要的东西,我保证你再也看不到我。”

安染气极,自从跟了江景墨,还没有一个人敢这样和她说话,抬手一巴掌就往佟婉脸上招呼。

倏地,安染高高举起的手被一只有力的大手给抓住。

“都给我住嘴!”

“景墨?”安染一惊。立刻收起刚才那嚣张的模样,用万般委屈的双眼怯怯的看着他。

江景墨瞥了一眼安染后,目光落在了佟婉的身上:“再说一遍!”

森寒的声音,让一边的安染忍不住一抖,佟婉更是往后退了一步,不敢说话。

佟婉没想到江景墨会这个时候出来,不知道刚才她气急之下说的话,他听到了多少。心里打鼓的她不自觉的抓紧了身上的浴衣,仿佛这样能增加一点点的安全感。

江景墨往前逼近一步:“说话!从我这里得到你想要的东西,就会消失?”

“我……”佟婉张了张嘴,嗫嚅着,终是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看着面前这个一言不发根本不作任何辩驳的女人,江景墨觉得自己像个笑话。

在外面的那几年,因为她,他忍受着非人的折磨,他拼了命的回来,想要她一个解释。

可她没有做任何解释。

到今天,他才知道,她根本就不曾稀罕过他,现在如此,以前也是如此。

江景墨的心一点一点在下沉,越沉越深,最终渐渐被怒火所吞噬。

怒火越少越旺,他抬起了手掌。

感受到从他身上迸发出来的熊熊怒火,佟婉认命的闭上了双眼。

江景墨的手在佟婉的头顶,却怎么也扇不下去。

幸灾乐祸的安染一直等着这一巴掌落下,可良久,还没有见到她希望见到的一幕。

阿墨居然对这个女人下不去手?凭什么?

被嫉妒熏黑了心扉的安染狠狠推了佟婉一把。

没有防备的佟婉被她推得一个趔趄,“咚!”后脑勺磕在护栏上。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在意识消失前,她仿佛听到了江景墨急切的呼唤。

是她的幻听吗?

一定是!

……

手术室外,江景墨坐在座椅上,眉宇间有着难掩的焦急。

“阿墨,何必为了一个下人在这里浪费时间?”做错了事的安染,没有一点悔意。

江景墨阴沉着脸,没有说话。

“阿墨……”

“你先回去。”江景墨淡淡的说道。

安染何时受过这样的气?

这个佟婉到底算个什么东西,竟然让他这样的担心!

可在江景墨面前,她又不好发作,动了动唇,接触到浑身散发着冷气的江景墨后,她只得一跺脚的离开了。

没有了安染的聒噪,气氛总算是安静了下来。

独自坐在手术室外的江景墨没有想到,纵使他恨这个女人已经入骨,在看到她被撞的头破血流时,竟然还会为她揪心。

“啪”一声轻响,手术室的灯熄了。

仍旧昏迷的佟婉被推了出来。

江景墨急忙站起来问道:“医生,她怎样了?”

“已经度过了危险期,后脑缝了针,有轻微的脑震荡,安静修养一段时间就可以完全恢复。”

“谢谢医生!”闻言,江景墨一颗悬着的心这才落了地。

佟婉被推进了病房,江景墨安静的坐在一旁。

昏迷中的佟婉梦见了她和江景墨在一起的美好时光,两个人手牵着手在海边漫步,一起欣赏落日……江景墨用着她,溺爱的在她额头上印下了一个温柔的吻。

江景墨甜蜜的笑容深深嵌入她的眼中。

这样的画面是那么的美好,那样的温馨。

可,终究是一场梦。

当她缓缓睁开双眼时,映入眼帘的是寂静的病房。

失望和落寞出现在了她的眼中。

“醒了!”不温不火,没有感情的一句话突然响起。

佟婉闭上双眼:唉!终归是要回归到残忍的现实中。

梦中的美好,只是个梦!

几秒钟后,她再度睁开双眼,看向声音的发源地,窗边站着一个身影,和在梦中的人影一模一样。

佟婉目光呆滞的盯着那道人影:“我只是个下人,不劳江大总裁如此费心的守着。”

江景墨转回身,走近病床,露齿一笑:“没死就好,不然岂不少了个玩伴!”

这笑容,让佟婉觉得很刺眼,被子下的手用力抓着床单。

这时,一阵急促的敲门传来。

江景墨不悦的皱了皱眉头:“进来。”

陆嘉行从门外跑了进来,一眼见到病床上,头上缠着纱布,脸色苍白如纸的佟婉,不由得怒火中烧:“江景墨!你简直是个禽兽,小碗这么善良,你怎么能这样狠心的对她?”

“善良?”江景墨鄙夷的看了一眼佟婉:“也只有被蒙蔽了双眼的你才觉得她善良。”

陆嘉行不再理会江景墨,掀开被子就要将病床上的佟婉抱起来:“小婉,我们走,我带你离开这里。”

佟婉还来不及说话,一直铁腕就钳住了陆嘉行的手臂。

“你敢!”

两个男人的视线在波涛暗涌。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