姻缘错:宦难宫闱

姻缘错:宦难宫闱

作者:笔上松烟
主角:姜婍筠顾寒绝 分类:古代 状态 已完结 时间:2022-04-14 14:08:42

作者“笔上松烟”创作的小说《姻缘错:宦难宫闱》,本书主人公是姜婍筠顾寒绝,其中精彩内容简介:姜婍筠凄然一笑,回心转意?这样的“多情”她不要。她不再讨论此事,淡淡问道:“莲莹呢?”桃莹愤愤然,“哼,说起来就气,今日黎贵妃手底下的环翠,不知道发的什么疯,在殿外附近泼了盆脏水,分明就是来找茬儿的,莲莹知道后,便偷偷跟去,打算给她们点颜色瞧瞧。”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一室静谧无声,打击接踵而来,对姜婍筠来说,淳妃有孕才是真正的噩耗。

即使昨晚被他人夺去清白,但心中仍有着微末的期待。

她想总有一日,大仇得报,冤情洗清,便能告诉楚胤恒,她就是湘水之畔的少女。

然而一切只是虚妄,本以为楚胤恒也许得知湘水河畔的少女已死,因此才将情感转移到贾盈儿身上,那至少不是他的过错。

可如今她看错了,那人口口声声说贾盈儿才是心头宝,可转身又与其他妃子亲近。

她如今孑然一身,有的只是仇恨,才是活着最大的意义。

她不停地劝说自己是该放弃了,毕竟已没了清白,即便真相大白,她也无颜待在楚胤恒身边。

躲在暗处的暗卫不敢现身,只得暗自叹息,看着她一坐便是整整一上午。

过了好久,桃莹缓缓走入殿内,小心翼翼劝道:“公主,吃些东西吧!”

“没胃口。”姜婍筠淡淡回应。

“皇上既然可以宠幸淳妃,想必早晚会回心转意的,知道公主你的好的。”

姜婍筠凄然一笑,回心转意?这样的“多情”她不要。

她不再讨论此事,淡淡问道:“莲莹呢?”

桃莹愤愤然,“哼,说起来就气,今日黎贵妃手底下的环翠,不知道发的什么疯,在殿外附近泼了盆脏水,分明就是来找茬儿的,莲莹知道后,便偷偷跟去,打算给她们点颜色瞧瞧。”

“莫要惹出乱子。”

“放心吧公主,莲莹手脚利索,悄摸制造点麻烦还是没问题的。”

时间过得快,天色渐暗,两人都觉得不太对劲,这莲莹去了这么久,迟迟未归。

直到入夜时分,姜婍筠心神不宁,于是赶忙派人去寻。

夜间御花园内应幽静怡然,可此刻却有不少人围聚在一处,不知在瞧什么热闹。

姜婍筠亦被吸引,于是也走了过去,越是走近心中越是不安。

“哎呦,这不是莲莹么。”

“啧啧,这死相可真惨。”

“这大庭广众的,做出这种事。”

……

只见有人已在处理,姜婍筠走入人群,眼前一幕令她骇然失色。

一人躺在御花园池边的假山石上,但全身也凌乱不堪,身上粉衣轻纱早已不避体。

颈子上一道明显又致命的伤痕,刺痛了姜婍筠的心,险些令她晕倒。

这群人见到她,略微施礼,然后低头不语,只当看戏。

桃莹见此,已被吓傻,哭喊着:“莲莹!莲莹!!”

“公主,莲莹她死了,她死了。”

“怎么会,怎么会突然……”姜婍筠不敢置信。

“莲莹上午还好好的,到底是谁要害她。”桃莹泣不成声,赶紧用斗篷将莲莹盖好。

人不仅死了,还受到了这样的对待,如今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叫人指指点点,叫她如何瞑目。

“贾盈儿!!”姜婍筠握紧双拳,转身朝着黎盈殿走去。

黎盈殿内,笙歌不绝,欢声笑语,与她此刻心境截然相反。

她越听越怒,还未进入,便有侍卫拦道:“皇后娘娘,此刻皇上任何人都不见。”

楚胤恒竟也在此,姜婍筠没想到这个人还能来此处,他不应该揽着淳妃温柔低语么?

呵,帝王的爱果然都是用来施舍的。

“贾盈儿,你出来!”她声嘶力竭。

侍卫赶忙拦住,“娘娘,莫要在此喧哗,皇上可是在里面的,若惊了圣驾,你担不起,我们也担不起。”

“我要见黎贵妃,你们叫她出来。”她要为莲莹讨公道。

“娘娘,莫要为难奴才。”

“什么人在此吵闹?”厉声传来,只见楚胤恒穿着白色锦袍,一身华贵、器宇轩昂,怀中揽着贾盈儿缓缓而来。

这一幕多么刺眼,姜婍筠不顾那些,跪于冰凉的地面,沉痛道:“皇上,臣妾的婢女惨死。”

贾盈儿挑了挑眉问道:“姐姐,你这是怎么了。”明明是关怀之言,却带三分挑衅。

“你的婢女死了?如何死的?”

“她被人毁了清白,死在御花园池塘附近。”

贾盈儿装作受到惊吓,又十分难过道:“哎呀,怎么会这样呢,这丫头可真可怜。”

姜婍筠冷冷瞪着她道:“她如何死的这还要问黎贵妃。”

“姐姐,你这是何意,难不成还能是我杀的莲莹?”

楚胤恒有些不悦:“她的死与盈儿有何关系?”

“臣妾……”还未等姜婍筠开口,便有一人来报此事,这人一五一十将情况禀明。

楚胤恒问道:“可有查到什么?”

传话的太监回禀:“在她身上搜到了这个。”于是取出一张纸,呈上。

姜婍筠不知上面有何内容,只看着眼前的男女变化的脸色。

片刻后,楚胤恒冷“哼”一声,将纸扔到姜婍筠面前,“你的婢女做的好事,你自己瞧瞧。”

姜婍筠看到上面的内容,才知道她被狠狠摆了一道,上面写的具是情意之语,内容大概是约至御花园,行愉悦之事。

“哼,若她冤死也就罢了,可如今这是她自找的,皇宫之内行为苟且乃是死罪。”帝王的冰冷入耳,令她绝望。

“真没想到莲莹竟能做出这种事,想必对方觉得她无用了,又怕她将这苟且之事传出,选择将她灭口。”贾盈儿说的有声有色,好像下了定论一样。

“来人,彻查,朕要瞧瞧到底是谁如此大胆,与这奴才行此大逆不道之事。”楚胤恒一声令下。

而后转过身对姜婍筠道:“朕念在你是皇后,御下不力这罪责便罢了,但今后绝不容此事再次发生,朕最痛恨这种女子,没了清白,不知廉耻。”

没了清白,不知廉耻……

这话一遍遍在姜婍筠脑中循环,挥之不去。

她异常激动,“不是,莲莹绝不会做出这种事,明明是她。”

被指的贾盈儿花容失色,委屈道:“姐姐,妹妹知道你心中有怨,怨我常与皇上在一起,可妹妹绝没做过对不起姐姐的事。”

声泪俱下,楚楚可怜,任谁都不会觉得这般柔弱的女子是罪魁祸首,只会觉得皇后是因嫉妒才诬陷。

“够了,朕念你失去婢女,才多出几分怜惜,可你竟变本加厉,诬陷盈儿,实在可恶。”

“皇上,臣妾求皇上明察,莲莹绝不会这么做,定是被人逼迫。”姜婍筠不服。

“不过是一个婢女,还有何可查,退下吧。”人已转身,不再理会。

贾盈儿停在她身前,然后低身在她耳边道:“姐姐,与你那婢女快活之人,也就是淳妃的哥哥,他对她很是满意,就是觉得她不太听话,不得已才灭了口。”

“姐姐末要太难过,一个奴才而已,若姐姐喜欢,我再送姐姐十个八个,只要莫再与人苟且了,定不会再令皇上生气的,呵呵。”

姜婍筠瞪大双眼,淳妃的哥哥符天德,是当朝的小爵爷。

姜婍筠怎么也没想到对方会有此一招,想来也是自己的疏忽,只盯着贾盈儿的动向,却忘了她身边的走狗。

她望着贾盈儿抚了抚鬓角,然后轻柔转身,开怀地扭着身姿慢慢走入殿内。

殿内无声无息,充斥着沉痛气息。

姜婍筠后悔,后悔这么轻易让出皇后统领六宫的权力,不然不会让对方得寸进尺,她后悔不应这么放任莲莹去黎盈殿,不然不会遭此横祸。

曾经,凭她的手段还能与贾盈儿抗衡,而如今日渐式微,早晚有一日大难会降临到周围人头上,最后一个……恐怕便是她自己。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