诉不完当年情长

诉不完当年情长

作者:南宫锦
主角:夏亦初权易 分类:言情 状态 已完结 时间:2022-04-15 09:36:38

《诉不完当年情长》是金牌作家南宫锦撰写的,本书的主要人物是夏亦初权易,书中的内容有:此时塘汇的三楼PUB内,超高质量的音乐震耳欲聋,舞池里,是美女们的歌舞升平,太多太多的美女拥挤在灯光闪烁的舞池里,让酒足饭饱的男人们垂涎。只是,男人们看美女,美女们看美男,不同于以往,今天舞池里的那些个拥有傲人身材的美女们,都时不时的朝着二楼投去目光,有羞涩的,有热情的,更有那种赤裸裸想要占为己有的。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塘汇,位属A市夜场最顶端的地段上,集中洗浴,中西餐,夜场以及养生会所为一体,其他的夜场和塘汇相比,无论是从装修再到客源,均是无法比拟的。

不过说起塘汇,是让很多人都望而止步的,因为塘汇只接待会员,也就是说,不是你有钱就能进来消费的,当然了,就算塘汇的门槛再高,也是有很多人削尖了脑袋也想混进来的,因为在A市,塘汇已经堪称一个人的身份象征了。

此时塘汇的三楼PUB内,超高质量的音乐震耳欲聋,舞池里,是美女们的歌舞升平,太多太多的美女拥挤在灯光闪烁的舞池里,让酒足饭饱的男人们垂涎。

只是,男人们看美女,美女们看美男,不同于以往,今天舞池里的那些个拥有傲人身材的美女们,都时不时的朝着二楼投去目光,有羞涩的,有热情的,更有那种**裸想要占为己有的。

坐在一楼的男人们自然是心里不舒服,可他们只是敢怒不敢言,因为他们很清楚,那些美女的目光是汇聚在谁的身上。

那是一个极其俊美的年轻男人,如果不是此刻他一身纯黑色的衬衫和长裤,将他耀眼的面庞隐去了三分,就光是他那张脸,完全可以用妖逸来形容。

他就那样带着几分慵懒的斜靠在二楼精致的围栏旁,似乎是在和谁讲着电话,时不时的勾唇浅笑,玩味而又妖冶。

有很多路过他身边的人,男女皆有,却没有人赶在他的身边停留,打扰属于他的安宁,权易,足以在A市横着走的人物。

身后的包厢门被人推开,卓羽从里面走了出来,勾人的丹凤眼透过金丝边眼镜,扫了一圈那些对权易望而却步的男男女女,浅笑摇头,迈着长腿站到了权易的身边。

“谁来的电话?值得让你这么重视?”

卓羽算是权易的发小了,不但卓家和权家是世交,更因为他的舅舅娶了权易的小姨,所以卓羽算得上是能在权易面前,为数不多能说上话的人,也算是关系比较亲近的朋友。

权易收起电话,修长的手顺势插在了裤兜里:“你很好奇?”

卓羽点头:“是挺好奇。”

他要是没看错,刚刚权易接起来的是公事用的电话,可他要是没记错,权易可是那种出了公司大门,连自己家公司着火都不会过问的人,可如今就是这样的人,竟然在PUB里接起了电话,凭借着他对权易这么多年的了解,他必须表示要好奇一下。

“是夏夏。”权易说得云淡风轻。

卓羽就没那么好的定力了:“夏夏?夏亦初?!你找到她了?”

他跟权易认识这么多年,不单知道夏亦初这么个人,更清楚权易和夏亦初之间的感情,想当初夏亦初走的不带走一片云彩,权易这么多年一直都在找她,可她就跟人间蒸发了似的,一丁点的消息都没有。

“算不上是找到了,应该说碰上更贴切一些吧。”

“这也能碰上?”

“在我被绑架的现场。”

卓羽被这话砸得表情特别夸张。

他自然不会愚蠢的夏亦初是在权易的面前路过,荒郊野岭,鸟不拉屎的废墟,好好的姑娘谁没事往那溜达?

再一想想夏亦初的性格,卓羽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了,夏亦初现在在部队生活。

“权易啊,要我说夏亦初就是太了解你了,她知道要想躲开你的视线,就只有部队,因为你不可能轻易动用老爷子的关系网找她,今天营救你的那个连还是个加强连,我要是没记错,那个连一直都是在H市驻扎训练的,今年初才调来A市的。”

权易扬了扬眉梢,并不否认。

夏亦初确实了解他,不单了解他的身体,更了解他的心。

“那现在既然碰上了,你怎么还在这里站着?”卓羽皱了皱眉,“你找了她这么多年,难道只是想知道她过得好不好?”

“我没那么好的闲情逸致。”

“你打算怎么办?”

“不死不休。”

“那你还站在这里?”在卓大少爷的认知里,既然都不死不休了,那肯定是要死缠烂打的啊?

“不着急。”权易的唇边绽放开了一丝没有温度的笑容,“既然我找她,只是让她一味的逃跑,那不如我就等着她来找我好了。”

卓羽看了他好一会,不确定的问:“你确定?”

不是他怀疑权易,而是他总觉得,按照夏亦初那比钢还硬的性子,既然当初走的那么干脆,现在就不会主动回来。

“我总会想办法逼得她就范。”权易玩味的勾了勾唇角,起身迈步往包厢里走了去。

卓羽看着他那修长笔直的背影,无奈的叹了口气,也是跟着进了包厢。

权易和夏亦初之间的较量,就好像是一场深知彼此的对弈,谁输谁赢,靠的不是心机而是手法。

包厢里,还有好多的人,都是卓羽喊来给权易接风洗尘的,一看见权易回来了,都是赶紧热情的招呼。

权易却像是完全没听见似的,转身坐在了包厢唯一一处单独的沙发上。

那些人虽然热脸贴了个冷屁股,却也没有敢吱声的,转身正想各玩各的,却见虚掩着的包厢门,再次被人给推开了。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啊!”

“哎呦喂!蓉蓉来了?不晚不晚!赶紧进来坐。”

“还是卓哥哥好,从来都不怪我。”

“我卓羽还真就是从来不怪美女。”

话说,卓羽的局子基本上都不怎么找女人,所以从打这说话的美女一进门,卓羽那帮的狐朋狗友都朝着那美女看。

卓羽见此,哈哈一笑,揽过美女扯着嗓子的介绍:“哥几个,这美女叫戴蓉蓉,是戴氏老爷子的掌上明珠,今儿个我为了我发小,也是豁出面子了,为了热闹把能搬来的都给搬来了。”

戴蓉蓉笑的异常腼腆:“卓哥哥,你说这话可就见外了啊。”说着,把一直站在自己身后的男人拉了过来,“我也有个人想介绍给你认识,他叫秦岳淮,刚被我挖到我们公司当销售经理,以后这开拓市场方面,还得请卓哥哥关照。”

卓羽一愣,仔细打量这被戴蓉蓉拉着的男人,年轻,本分,不难看也不好看,整个人一点气场都没有,要不是戴蓉蓉把人拉了过来,他压根就没看见那后面还跟着一个。

秦岳淮今天是被戴蓉蓉给硬拉来的,原本他就知道自己在戴蓉蓉的面前矮了一大截,如今面对卓羽的打量,好面子的他尴尬的简直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

“行啊,既然蓉蓉开口了,我肯定是不会拒绝的。”卓羽打量完了秦岳淮,心里多少也有谱了,掏出自己的名片,塞进了秦岳淮的手里。

秦岳淮点头谢了一声,正要借着这个机会和卓羽好好认识认识,缓解一下自己心里不平衡的尴尬,却没想到卓羽直接揽着戴蓉蓉,朝着包厢的一个角落走了去。

在那个角落的欧式沙发上,坐着一个年轻的男人,包厢里的灯光太暗了,秦岳淮看不清楚他的长相,可光是他坐在那里的气场,就让秦岳淮止不住的一抖。

秦岳淮虽然没啥家世,但工作时经历的纸醉金迷他见的多了,所以只是一眼,他就知道,那个男人才是这整个包厢里的重头戏。

“权易,这是蓉蓉,我和你说起过的,戴氏老爷子的孙女儿。”卓羽大大咧咧的揽着戴蓉蓉,坐在了权易的对面。

戴蓉蓉是怎么都没想到,卓羽竟然认识权易,她认识卓羽时间也挺长了,一直都没听卓羽提起过,如今这么一个完美的男人,就坐在她的对面,哪怕是见惯了美男富二代的她,都止不住的悄然红了面颊。

就在戴蓉蓉正研究着怎么说开场白的时候,坐在她对面的权易,缓缓开了口:“戴蓉蓉是吧?蒋营长的外甥女儿?”

戴蓉蓉没想到权易竟然听说过自己,抿唇而笑,万分风情的伸出了自己的手:“能让赫赫大名的易少听闻过我,是我的荣幸。”

权易笑的阴柔又美丽:“戴小姐很会说话。”

他并不记得卓羽和他说过什么戴氏的孙女儿,但他却记得刚才顾准鑫在电话里,提起过戴蓉蓉的名字。

如今,扫了一眼那只伸在自己面前的素白美手,就连权易都要感叹一声,这圈还真是小啊,才刚听见这名字,不过是眨眼的功夫这人就落在了他的面前,都省得他自己去找了。

戴蓉蓉并不介意权易没有握自己的手,极其自然的收回了手,笑着又道:“易少这是在夸奖我吗?”

“算是吧。”权易交叠在一起的修长双腿交换了一下位置,“我听说戴氏下面的一个子公司,看重了一块地皮,但一直没找到愿意资助的合作商。”

戴蓉蓉一听这话,眼睛就亮了:“易少有兴趣?”

权易勾了勾唇:“兴趣谈不上,不过是手头上有一些闲钱而已。”

卓羽不知道权易今天这是怎么了,竟然在酒局上谈起了生意,不过虽然他摸不透,却还是不忘在一旁扇风:“蓉蓉,看见了么,今儿哥哥我让你来算是对了吧?权易对于生意上的事从来不是说说而已。”

戴蓉蓉一听连卓羽都这么说了,当即蹭到了权易的身边,亲热的一口一个易少的喊着,顺便把自己那块地皮的优势,添油加醋的都给说了一遍。

那块地皮她来的极其不容易,她也想趁着这地皮,把她的公司一炮打响,可需要的资金太多了,她现在是心有余力不足,如今权易竟有兴趣,她怎能放过这么一个大好的机会?

坐在很远处的秦岳淮,左面是一群纨绔富二代的纸醉金迷,右面是和权易有说有笑,极尽讨好的戴蓉蓉,他夹在中间没人管没人问,甚至是连看都没人看一眼,他这一向自持清高的心里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

忽然之间,他就想起了夏亦初,夏亦初虽然性子上比较慢热,和他谈了五年的恋爱,也不过是拉拉手而已,但那个女人在他的面前,从来都是以他为重的,或者说,不管做什么,哪怕是就连吃什么,都要询问他的意见。

可以说在夏亦初的面前,秦岳淮的自尊心得到了最大的满足。

男人么,都是喜欢比较的,秦岳淮心里也清楚的很,哪怕现在他是和戴蓉蓉在一起了,但要说完全忘了夏亦初,他忘不了。

捏紧手里的电话,秦岳淮想,就算戴蓉蓉今天下午已经和夏亦初摊牌了,可按照夏亦初对他的唯命是从,他只要好好和夏亦初说说,哪怕是当不成恋人,当一个红颜知己也是可以的。

如此想着,秦岳淮的心里就莫名的舒服了。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