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情游戏:顾少玩心跳

危情游戏:顾少玩心跳

作者:小雪球
主角:陆远潇阮楚 分类:言情 状态 已完结 时间:2022-04-15 10:09:36

《危情游戏:顾少玩心跳》主角是陆远潇阮楚,由网络作家小雪球所著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的故事:可是只要想到陆远潇从前是完全属于她的,而现在秦珂凡却用了碰过无数个女人的身体来碰她,她就忍不住产生抗拒。她不敢想下去了,脑海里几乎闪过与秦珂凡同归于尽的想法。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叫出来的那一刻,阮楚整个人灵魂都放空了,好像有那么一刻又感受到了陆远潇的气息。

陆远潇很温柔,不管什么时候眼神都是一派随和的样子,跟她在一起安全感很足。

陆远潇是她的蛊,是她戒不掉的毒。

从她下定决心要把陆远潇一辈子埋在心里那一刻起,她就做好了随时有可能把自己交代给秦珂凡的可能。

这一天终究还是来了。

可是只要想到陆远潇从前是完全属于她的,而现在秦珂凡却用了碰过无数个女人的身体来碰她,她就忍不住产生抗拒。

她不敢想下去了,脑海里几乎闪过与秦珂凡同归于尽的想法。

可是忽然,秦珂凡停止了动作,本来强制性的力度让她根本无法抗拒,现在轻轻一推,整个人就倒在地毯上了。

阮楚脑子有点跟不上节奏,缓缓抬起眼睛,一身玄色的浴袍印入视线。

顾礼扬宛若神止降临,灯光打在他棱角分明的脸上,面部轮廓完美的不像话,整个人冷淡的像在看一个不相关的人,可是她明明感觉到,他眼里有着一闪而过的眷恋。

忽然,阮楚忽然想到,自己就穿着一套内衣趴在一个成年男人面前,身上的衬衫零零散散的挂在身上,遮住一些肌肤也是枉然。

阮楚双手环抱在胸前,有些羞愤,“你……转过去!”

顾礼扬好整以暇的看着她,再也看不出一丝情绪,半响,才站起身拿过一旁的被子盖在她身上,然后准备出去。

阮楚刚才脑子炸成一团,这会有着陆远潇同款脸的顾礼扬有忽然出现在她面前,整个人像在梦里一样分不清虚实。

直到看见顾礼扬有所动作,才忙说道:“你别走。”

顾礼扬转过身,等着她下文,表情依旧冷峻,丝毫没有一点面对一个几乎全身**的女人该有的正常反应。

阮楚咬着嘴唇,半响,支支吾吾的开口:“你……是特意来救我的吗。”

她用了特意这个词。

不知道为什么,总期待着他就是陆远潇,然后亲口告诉她,楚楚别怕,我保护你。

就像时间未曾让他们有所改变一样。

顾礼扬背挺的直直的,头发有几颗水珠划过他的脖子,又掉进浴袍里,阮楚盯着他看,眼神都发直了。

“阮楚。”他开口,“你以为自己是谁。”

这话一说出来,阮楚心里的答案就有个七七八八了。

他不是陆远潇,真的不是她的陆远潇,是刚认识不久的她的妹夫顾礼扬。

阮楚勾了勾嘴角,有些自嘲,“哦,那你又为什么帮我呢,反正我也不是你什么人。”

倏地,顾礼扬转过身,挪动脚步径直朝她走来,云淡风轻道:“毕竟一夜春宵,我见不得女人在我面前受罪。”

“你认识陆远潇吗?”阮楚下定决心问出内心的疑惑。

顾礼扬没有回应,半跪在她身边,伸手环过她的腰间,膝盖下,横抱起将她抱到了床上,低头深吻。

阮楚有些懵了,她不知道该反抗还是顺从,只能象征性的挪动一下身子。

顾礼扬没有用多大的力气,将她的手抬到头上扣住,继续加深了这个吻,阮楚像中了魔咒,顺从并享受着他的爱抚。

折腾了不知多久,顾礼扬半夜就回了自己的房间,阮楚忍着倦意进卫生间里冲了个澡。

她想起经常回家的时候好像都能撞见秦珂凡和别的女人在侧房里大战八百回个,每次看到这样的场面他都是无比嘲讽又厌恶的。

可是如今看看自己,又能好到哪里去呢,还是跟自己的妹夫,好像比起秦珂凡这样的行为更加不耻呢。

不过,那又如何呢,命运早就剥夺了她反抗的机会,如今她想放纵又有什么错了,她知道自己不会一直任人压迫下去的。

她会反抗,她不会一直占着秦夫人的位置不放,她迟早会离开秦家……

阮楚今天难得的睡了个好觉,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枕边有了一些熟悉的气息。

起身的时候下意识的往地毯上看了去,秦珂凡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反正应该是没事,她也算松了口气,看来顾礼扬的几道掌握的很好。

洗漱完毕就有佣人叫了她下去吃早餐,阮楚不是很愿意,不过想想吃个早餐也费不了多少时间便应了。

下楼的时候,秦珂凡端着一杯果汁从厨房走了出来,阮楚看的楞眼,她还以为像秦珂凡这种人早上都会喝咖啡。

秦珂凡也注意到她的目光了,四目相对,阮楚以为他会说些什么为难自己的话,结果他就跟没事人一样径直往花园走去了。

阮楚的心松了一下。

幸好他没打算在早上当着秦家人的面吵架,不然她真不知道怎么应付。

秦父秦母都在,秦思敏好整以暇的用汤匙搅着手里的咖啡,样子优雅的不像话。

顾礼扬就坐在她身边,抿着唇看不出任何情绪,看她来了一个笑容没有,像没事人一样吃着早餐。

“爸,妈,早。”阮楚说道,“我先去上班了,你们慢慢吃吧。”

秦佳妮抬眼懒懒的撇了她一眼,“嫂子起这么早,吃点儿早餐在走吧,又不差这一时半会儿的。”

“我老婆就是能干啊,这么上进。”秦珂凡不知什么时候来到她身边了,伸手拦过她的肩膀。

阮楚不着痕迹的躲过,面色不改,“我先走了。”

落下一句话,阮楚不在等身后的人有所回复便走了,她平时不是这样没有礼貌的人,她只是无法一夜春宵后又淡然的面对顾礼扬这张脸,她觉得自己连跟他呼吸同一片空气都困难了。

“我送你。”

秦珂凡跟了出来,不顾她的反对,又拦过她的肩两人一起往外走了去。

阮楚不知道他卖的什么关子,不敢有大动作,只能等出去再说。

然而等到了门外,阮楚便迅速与他拉开了距离,“行了,我自己去就行。”

秦珂凡单手隔至裤兜里,眼神倏然变得阴沉,“阮楚,你最近放肆的有点儿过分啊。”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