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农女:捡个王爷来种田

神医农女:捡个王爷来种田

作者:贫穷紧跟身后
主角:安文轩楚唯 分类:古代 状态 连载中 时间:2022-04-19 10:33:18

以男女主安文轩楚唯为主线的《神医农女:捡个王爷来种田》,是作者贫穷紧跟身后独家创作的,小说详情介绍:安氏偏心的没眼,拉了安文轩到身后:“四丫头,我知道你不愿意,可这也是你闯的祸,你别欺负文轩老实。”那护犊子的模样也是没谁了,楚幼承赶紧过来赔礼:“娘,我看着楚唯,绝不让她再惹祸,您放心吧。”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安文轩心里松了口气,恨不得立刻就走,他装作无意扫了两眼楚唯,很是心虚。

楚唯唇角微勾,拦住了安文轩。

“你...你别过来。”

虽然知道楚唯没死,但安文轩还是没胆子直视对方。

“安文轩,**偿命,地下那么冷,我要你陪我.......”

楚唯故意哑着嗓子吓安文轩。

安文轩心态确实不行,咬牙硬撑着:“四妹妹,你说什么,我听不懂,我不舒服,就先回去了。”

“你杀了我,还要抢我家猪,安文轩,你个畜生,我要你给我偿命.......”

安文轩吓得直接跳了起来:“我没有,楚唯,你别胡说,我没有杀你。”

大家还在看着,安文轩这么一咋呼,引起了注意。

安氏偏心的没眼,拉了安文轩到身后:“四丫头,我知道你不愿意,可这也是你闯的祸,你别欺负文轩老实。”

那护犊子的模样也是没谁了,楚幼承赶紧过来赔礼:“娘,我看着楚唯,绝不让她再惹祸,您放心吧。”

“这个月的养老钱.......”

“我后天就给您送过去,一文都不会短了。”

安氏妆模作样夸了两句,说楚幼承孝顺,这事才算结束。

等大伙都散了之后,楚幼承撑不住,直接坐在了地上,眼中含泪:“丫头,爹知道你喜欢文轩,可你祖母看重文轩,不同意你们的婚事,爹不能忤逆,就当是爹对不起你吧。”

废了半天劲,最后还让安家把猪牵走了,楚唯确实不痛快,可到底楚幼承是原主的爹,她还能怎样呢。

云和帮着把楚幼承送到了卧室,就出去收拾院子了。

“命啊,都是命啊......”

听着楚幼承不停咳嗽,楚唯有些不放心。

“爹,我去给您抓药,您也不能一直这么咳着,会坏了身子的。”

楚幼承苦笑:“丫头,别了,家里就还剩二百文钱,还是留着给你奶奶吧,他们也过得不容易,别给爹糟践钱了。”

云和进门,正好听到这一句,作为女婿,他不好多说,默默从荷包里拿出了五十文:“爹,这是我今天在镇上抄书挣的。”

“别了,云和,你还得念书,这钱拿着自己花吧,是爹没本事,家里没粮食,原还想着卖了猪,让你拿钱去还了先生.......”

楚唯坐在角落,消化着原主的记忆,安氏收养了楚幼承,可从不肯在他身上多花一文钱,楚幼承成婚没几天,就被安氏找借口赶了出来,就连现在住的茅草屋,都是村里没人要的房子,里正看楚幼承可怜才分给他的。

看着两人发愁钱的事儿,楚唯拿出了手镯:“爹,这是秀秀赔给我的,应该值点钱吧?”

楚幼承很是激动:“丫头,你把它拿来,让爹看看。”

“孩儿她娘啊,我对不住你,没照顾好孩子,还把你嫁妆都弄丢了,是我没本事。”

楚幼承黑黝裂皮的粗手摩挲着两个手镯,像是看心上人一般。

“爹,怎么回事,这怎么是**嫁妆?”

楚幼承眼中含泪,眉目间都是化不开的忧伤:“这是**的东西,**她生了你之后,身子虚弱,熬了没两个月就走了,你祖母说要抱你过去养着,我舍不得,没同意,但爹是个大老粗,家里的事儿也管不好,就让你祖母暂时保管**的嫁妆,等着你成婚给你。”

楚唯记忆里,她大婚的时候,连一桌像样的酒席都没有,怎么会有嫁妆,心里纳闷,她嘴上就问了。

楚幼承有些心虚:“你祖母那时候正好病了,请了不少大夫,家里实在没钱,我就让她拿**的嫁妆贴了药钱.......”

他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要不是楚唯耳力好,怕是都听不清楚。

“这是我娘给我的,您就这么给出去了?”

“闺女,当时不是着急嘛,你祖母也说了,以后有钱了,再给你置办一份。”

对于母亲的嫁妆,楚唯确实不太清楚,那时候自己太小了,原主的便宜娘说过,她也不定能记得。但有一点,她娘嫁妆不少,这村里哪家大姑娘结婚也没讲究过嫁妆,更别说能送雕刻这么细致的银镯子了。

不行,这是原主,不,是自己的东西,怎么能便宜别人。眼下,还是楚幼承的病要紧。

“你在家看着爹,我出去一趟。”

楚唯嘱咐了云和,换了身干衣裳,就出门了。

刚她就看过了,家里厨房一点米面都没了,要是不出去找点吃的,今晚大家都要饿肚皮了。

靠着原主的记忆,楚唯去了大牛山脚,冬天山里冷,野菜都被附近村里给挖完了,楚唯只能往里走了走,上坡的时候没注意,脚下一崴,滑到了背阴的小坡后面。

衣裳还被刮破了,她从枯枝上拽衣服,按了下土堆,摸到了个硬硬的东西,低头一看,这包着土的小东西,竟然是红薯。

楚唯也顾不上衣裳,赶紧拿手刨土,半个时辰的功夫,就挖了半篮子。

再挖下去,土里就没有了。

楚唯还挺满足,至少够晚上吃了。

下山的时候,楚唯特意绕了小路,怕被大家看见后都去山上挖,不巧,安文轩家就在小路旁边。

楚唯从安家门前经过,听到里面在杀猪,心里难受,这是她家的猪啊。

安文轩急急出门,不知要干什么。

“楚唯,你....你是来送红薯的吗?你拿回去吧,我不会要的,以后....你也别来找我了,我们不可能。”

楚唯忍不住笑了,活了两世,头一次见安文轩这么不要脸的:“你想的可真美,安文轩,既然碰到了,那我就不藏着了,我知道是你推我下的水。”

安文轩脸色大变,准备反驳。

“你也别不承认,你走的着急,那边的芦苇地里还有你的脚印呢,你说,我要是去衙门告你**,你会坐多少年牢?”

安文轩心虚不已,看了眼院子,见没人注意这边,拉了楚唯去了角落:“说吧,你想怎样?”

“你想怎么,我家的情况你也知道,缺钱得很,听说朝廷每月还给秀才老爷发粮食,就是不知道,安秀才觉得自己的功名值多少钱了。”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