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医妃难求

重生之医妃难求

作者:一蓑烟雨
主角:叶卿颜宋凌煊 分类:古代 状态 已完结 时间:2022-04-19 15:03:16

小说《重生之医妃难求》讲述的是主角叶卿颜宋凌煊之间的故事,作者是一蓑烟雨,内容梗概:她低着头,对于接下来要发生的事甚为期待。一旦叶卿颜所献的画在众人面前打开了,就是她身败名裂之时。叶蔓菁嘴角微微扬起,抑制不住心中的兴奋,眼中含着刀锋般锐利的光芒。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行宫碧玉堂皇,鎏金瓦顶在暖阳映照下熠熠生辉。

宴会场,两排位置呈半圆弧形簇拥着尊贵的皇后位,颇有众星捧月的韵味。

尊位上的皇后娘娘身着华服,没有沉重的头饰。高贵的飞天鬓,发间点缀明珠,浑身透着雍容华贵的气质。

皇后旁边坐着的是如今正得宠的后妃——秋淑妃。

风情万种的秋淑妃是秋云二姨**胞妹,今日自然会帮着叶蔓菁说话。

前世叶蔓菁能够在百花宴上出风头,自然少不了秋淑妃相助。

叶蔓菁微微垂首,扯了扯叶卿颜的衣袖,有些着急地提醒说。

“姐姐,该献礼了。”

她低着头,对于接下来要发生的事甚为期待。

一旦叶卿颜所献的画在众人面前打开了,就是她身败名裂之时。

叶蔓菁嘴角微微扬起,抑制不住心中的兴奋,眼中含着刀锋般锐利的光芒。

叶卿颜将叶蔓菁的不怀好意看在眼里,缓缓起身,恭敬地对着皇后行了一礼。

“启禀皇后娘娘,臣女的庶妹蔓菁献礼《清水红蕖图》一副。”

闻言,叶蔓菁心头一惊,睁大了眼睛看向叶卿颜。

这画明明是叶卿颜的,怎么落到她名下了!

绝对不可以!

她不能认下这幅画!

叶蔓菁立马站起身,仓皇得险些带倒矮几上的茶盏。

“娘娘,这画……”

却不想秋淑妃殷勤打断她的话,不无得意地介绍说。

“皇后娘娘,这位是叶国公府的二小姐,臣妾长姐头生的女儿。”

叶蔓菁本应趁此机会在皇后娘娘面前博个好印象,无奈现在当务之急是推掉这幅画。

她眼看叶卿颜就要上前献画,心中焦急。

“娘娘,这画是家姐所作,并非蔓儿亲笔……”

皇后娘娘皱了皱眉,狐疑地打量起叶家姐妹。

她没有问话,光是那眼神就足以令人心生畏惧。

在皇后的威严之下,叶卿颜不慌不忙地解释说。

“娘娘容禀,由于山路颠簸,卿颜的画不小心被毁坏。妹妹担心我没有礼献给皇后娘娘,才要将自己所作丹青赠送以解燃眉之急。”

叶蔓菁的脸上忽现一抹诧异之色,想不到叶卿颜竟会说这画是自己的。

“娘娘,并非长姐所言……”

叶蔓菁想把事情说清楚,却被叶卿颜抢断了话。

“然,卿颜以为,皇后娘娘宅心仁厚、通情达理,是天下女子之典范,所以将实情告知。”

叶卿颜的眼神非常真挚,接着说道。然后她转身握上了叶蔓菁的手,对着她莞尔一笑,很是温柔。

叶倾颜非常耐心地劝道。

“妹妹,姐姐知道你是好心,但这画既是你的一番心意,当由你献给皇后娘娘才是。”

外人看足了一场姐妹情深的戏,而叶蔓菁的笑容非常僵硬,脸色也煞白煞白的。

她的指甲深深地嵌入掌心,恨不得现在就掐死叶卿颜这个胡言乱语的**。

叶卿颜完全不给叶蔓菁说话的机会,直接将画当着众人的面展开了。

“娘娘请看,蔓菁的画功很是了得。”

叶蔓菁的脸色越发难看,心想,完了……

看到叶卿颜展开的画卷,包括皇后和秋淑妃在内,所有人都脸色大变。

“这是何意。”皇后的语气含着质问,看向叶蔓菁。

原本是一副上等的佳作,现在却因为碧箩粉而变得一团糊。

叶卿颜装着一副非常震惊的模样,捂住了嘴,惊呼道。

“怎么会这样?”

座中的各位小姐们低声议论起来,看向叶蔓菁的眼神甚为复杂。

将军府的嫡女封瑶霜颇为不屑地嘲讽道。

“这种画也好意思拿来献给皇后娘娘,真是没点自知之明,我家狗踩的脚印都比这强。国公府的二小姐简直是草包一个嘛,呵呵。”

叶蔓菁低着头,耳根发红,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

这画明明不是她的。

她两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娘娘明鉴,这画……”

不等她说完,叶卿颜也跟着跪在了地上。

“娘娘,这画之前还好好的,不知道怎么会褪色,一定是有人在画上动了手脚,想要陷害蔓儿妹妹?”

叶卿颜先发制人,提出画有问题,料定叶蔓菁知道画工不精和陷害长姐,哪项更严重。

叶蔓菁的指甲内还残留着碧箩粉的粉末。

皇后娘娘不是蠢钝之人,若是真要彻查此事,她一定逃不掉。

叶蔓菁下意识地握紧了右手,额头上的汗水往外冒。

她一咬牙,艰难地开口道。

“娘娘,是蔓儿技艺不精,让各位见笑了。”

如果不想事情闹大,只能认下这幅画。

叶蔓菁心中气愤。

她本来是想要借这幅画让叶卿颜名誉扫地的,没想到害了自己。

叶卿颜……对,是叶卿颜害的自己。

叶蔓菁深深地瞥了一眼叶卿颜,却在她脸上看不到任何异样。

秋淑妃见叶蔓菁认下这幅画,咬了咬下唇,甚有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皇后娘娘是睿智之人,虽然看得出其中定然有端倪,却没有深究。

“罢了,以后多钻研作画,能有你长姐那样好的画功才好。”

叶蔓菁只能打碎了银牙往肚里咽,磕头谢恩。

“是,蔓儿记下了。”

叶卿颜眼中瞬间略过一丝冷然笑意。

人不犯她,她不犯人,怪只怪叶蔓菁有了害人的心,才会自食恶果。

献礼过后,各府的小姐们开始随意交谈,却多少有些拘束。

皇后有意识地观察起底下的小姐们,想着也该为太子寻一门合适的亲事。

这些人中,始终是慕容家的嫡女慕容汐最为合适。

慕容汐才貌双绝,十岁便名动皇城。

慕容家的权势,也能助太子巩固东宫之位。

正当众人闲谈的时候,忽来一阵猛烈的山风。

风势甚猛,呼的一下吹飞了叶卿颜脸上的面纱。

叶蔓菁眼疾脚快地踩住了掉落在地的面纱,然后迅速用宽大的裙摆遮住了。

叶卿颜的脸不是被烧毁了么,那就让所有人看到她那张丑陋不堪的脸。

殊不知,她的小动作都被尊位上的皇后娘娘看在眼里。

皇后眉头微皱,对叶蔓菁的所作所为感到不齿。

没了面纱,叶卿颜那张脸暴露于众人面前。

只见她那张精致小巧的脸上,一双清亮的眸子如泉水般澄澈。

右脸处的伤疤只一小块,却不吓人。

伤痕浅浅的,不深,竟宛若一朵盛放的褐色曼珠沙华。

叶卿颜眼帘低垂,看似慌张,实则内心非常坦然。

前世容貌尽毁的她早就受过众人的冷眼嘲讽,何惧?

姑娘们盼望加入帝王家,她却看透这其中的凄凉苦楚。

皇家无情,误了多少女子的芳华。

自“毁”容貌,倒能落得个清清静静、干干脆脆。

前世她笃信世间有情,真情胜过美貌,结果还不是被自己的夫君背叛。

可见这世间最不可信的便是“情”——脆弱得易逝,强硬得能摧毁一个人。

断无蜂蝶慕幽香,岂不快哉!

慕容汐愣愣地看着叶卿颜脸上的伤疤,竟有些出神。

那伤疤细看仿若半开半合的曼珠沙华,在叶卿颜那双清冷的眸子衬托下更加妖冶美艳。

她有些愣神地自语道,“叶姐姐脸上的伤疤竟十分得好看呢。”

叶蔓菁愤愤地瞪着叶卿颜,心中有气,踩着面纱的脚用力碾压着,仿佛要将面纱踩进地底去。

叶卿颜淡定十足地坐下,拿出备用的面纱系上。

她优雅地端起茶盏,清热的茶水顺着嘴角滑入喉中。

升起的热气将她眸中的肃杀与漠然遮掩了,向着空中散去。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