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迷梦之源 > 书库 > 残爱难存
残爱难存

残爱难存

作者:奈奈酱
主角:萧奕骆以南 分类:言情 状态 已完结 时间:2022-04-20 10:10:36

《残爱难存》由小说作者奈奈酱所著,这是一本很棒的小说,萧奕骆以南是小说中的主要人物,此书主要讲述的是:萧奕恨不能将手里的杯子捏碎,眼中迸发出骇人的光芒,语气却是不紧不慢地道:“是挺意外的,我还以为你多厉害,将来会是个对手,原来也只会抄袭而已。”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行了,我逗你的,去忙吧。”萧奕不露丝毫破绽,也不拆穿她,既然是温向雪的人,那她可要好好利用。不过显然这个小迪不够机灵,破绽太多。

“萧姐……”小迪一副犹犹豫豫的样子,不断地搅动着手指。

“还有什么事情吗?”

“其实之前你不在的时候,骆总来过几次,去过你的画室。”小迪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地面,像是要将地面戳出一个洞来。

萧奕在心底冷笑,温向雪抄袭的时候也不忘借机离间,不过是不是骆以南做的她心里清楚,就算骆以南再无耻,他也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我知道了。”萧奕说完,手机就响了。

是一个陌生的号码,萧奕接起来,对面就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你都知道了吧,萧大小姐?怎么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温向雪的口气满满的幸灾乐祸。

萧奕恨不能将手里的杯子捏碎,眼中迸发出骇人的光芒,语气却是不紧不慢地道:“是挺意外的,我还以为你多厉害,将来会是个对手,原来也只会抄袭而已。”

“咦,你这么说可就不对了,现在外界公认的抄袭者可是你萧大小姐。”温向雪语气透露着得意,“你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你还拿什么和我斗?”

萧奕冷笑一声,“你也太拿自己当回事了,你算个什么东西,配得上和我斗吗?吃了我的东西,迟早有一天我会连本带利地讨回来!”

“萧奕,你最好永远都这么得意!”隔着手机都能感觉到温向雪的暴跳如雷,“在这场艺术大赛中被爆出抄袭,我看你以后还怎么混!你的工作室也等着关门大吉吧……”

没等她说完,萧奕就把手机按掉。

“萧姐,你……你别生气,喝点水吧。”小迪战战兢兢地走过来,把一杯温水放在萧奕手边。

“**!”萧奕低声咒骂了一句,端起水杯喝了一大口。

她皱了皱眉头,问小迪:“这是白水吗?怎么有股奇怪的味道?”

“是……是啊……”小迪低头应到,然后赶紧转身说:“我去看看我们订的油墨什么时候到。”

折腾了一早上,萧奕这时候才觉得有点饿,随手从抽屉里拿出一袋饼干,胡乱地吃了几块,然后约了她工作室的律师,准备谈一谈这件事情怎么处理。

出了工作室,萧奕一眼就看到了靠在车上站着的骆以南,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萧奕有正事要办,不想现在和他纠缠,于是走到他身边冷声道:“别以为我会感谢你,这件事情到底和你有没有关系还待定,如果让我发现这事和你有关,那我们新仇旧恨一起算!”

骆以南不以为意地勾了勾嘴角,他跟着萧奕过来就是看看她是不是去了医院,此刻发现她也无暇顾及肚子里的孩子了,不由得松了口气。

“抄袭是吧?”骆以南比萧奕高了整整一个头,说话时微低着头,就有种居高临下的感觉。

这种玩味的语气让萧奕很不愤,仰头冷冷地看着骆以南道:“这世上值得我去抄袭的人恐怕还没出生,这话你应该去问一问你那表妹,看看到底谁抄袭!”

骆以南皱了皱眉,他对这件事情也不太了解,更不知道牵扯了温向雪。

“你是说和向雪有关?”不等萧奕回答,骆以南又轻笑一声,带着几分嘲讽道:“不会是你炒作吧!”

萧奕被他一句话气的气血翻涌,抬手指着他怒道:“骆以南,你偏袒温向雪我没意见,但你最好搞清楚,免得日后打脸!”

说完,萧奕转身欲走,突然一阵恶心感袭来,她捂着嘴快步走到一旁的**桶边,弯腰呕吐。

早晨到现在,她只在刚刚吃了几块饼干,吐了几下后就什么都吐不出来了,但恶心感并没有消失。

紧接着,她的小腹一阵坠痛,痛得她直不起身子,头上的冷汗一下子就冒出来了。

骆以南发现萧奕的异样后,快步走过去,将她半扶半抱起来,紧张地问:“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此刻萧奕脸色惨白,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她靠在骆以南怀里,双手死死地捂着自己的小腹,虚弱地道:“我……肚子……好疼……”

骆以南一惊,面上染了一层寒霜,不由分说地抱起萧奕,大步朝自己的车走过去。

在去医院的路上,骆以南一路超速,连闯了几个红灯。而萧奕躺在后座上,蜷缩着抱着自己的肚子,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心里祈祷着:孩子千万不要有事。

萧奕被推进急诊室,骆以南在外面来回踱步,以往淡定的样子都被焦躁取代。

半个小时后,医生推开急诊室的门,骆以南迎上去,急切地问道:“医生,她怎么样?”

医生摘下口罩扔到护士端着的托盘里,道:“病人吞食了较大量的米非司酮,之前随着食物呕吐出来一部分,病人体内的我们已经处理了,现在应该没有大碍了。”

“米非司酮?”

“就是流产的一种药物,应该在医生的指导下服用,而病人一次服用太多,好在送来的及时。”医生解释道。

骆以南脸色一下子就冷了下来,压抑着怒火问道:“那她肚子里的孩子会不会有事?”

医生斟酌了一下道:“我不建议留这个孩子,虽然送来得及时没有流产,但药物已经发挥了作用,会对胎儿造成影响,很大几率会出现畸形或者智力受损等影响。”

骆以南攥了攥拳头,沉着脸推开病房门,黑色的皮鞋踩在医院一尘不染的地板上,发出哒哒的声音。

走到半路,他拐去楼梯间吸了根烟,才重新回了病房。

萧奕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闻声睁开眼睛,看见骆以南后像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一样,勉强撑起身子问:“孩子……孩子怎么样?”

“萧奕,别再这里和我演戏了,你自己做了什么你不清楚吗?没见过你这么狠的女人,连自己的孩子都下得去手!”骆以南嘲弄的看着她,短短的一会,眼底都是红血丝。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