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迷梦之源 > 书库 > 绝宠千金冷妻
绝宠千金冷妻

绝宠千金冷妻

作者:龙卷不是风
主角:夏霜骆寒阳 分类:短篇 状态 已完结 时间:2022-04-21 10:06:15

精品小说《绝宠千金冷妻》,该文是由作者龙卷不是风所写,主角分别是夏霜骆寒阳,文章内容主要讲述了:“小霜,你要逃到哪里去啊?”骆寒阳自后勾住她的脖颈,毫不费力地把人禁锢在自己怀里。“你看!那个男人,那个野!男人!”夏霜的头被掰过去,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是饱受摧残的王浩,他已经连眼皮都睁不开,奄奄一息了。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夏霜强撑开沉重的眼皮,天花板上的吊灯很刺眼,她眨了几下眼,才好不容易适应。

“唔唔……”有个人不断发出痛苦的闷哼。

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夏霜倒吸了口凉气,瞬间清醒了不少。

在不远处的角落里,王浩被捆得像个粽子,他满脸是血,面孔已经模糊不清。

而骆寒阳站在正中央,灯光从他的头顶射下,带着笑的脸在阴影中显得更加阴森。

“你……你在……干什么?!”夏霜嘴巴颤抖不止,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呵呵,你说呢?”骆寒阳的衣服上沾满了血迹,一步一步朝夏霜走来。

“你……你别过来!”夏霜使劲挪动沉重的躯体,脚腕上的铁链叮当作响,她费力想挣脱,却于事无补。

“小霜,你要逃到哪里去啊?”骆寒阳自后勾住她的脖颈,毫不费力地把人禁锢在自己怀里。

“你看!那个男人,那个野!男人!”夏霜的头被掰过去,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是饱受摧残的王浩,他已经连眼皮都睁不开,奄奄一息了。

“他想从我身边把你抢走,这个低践的王八蛋根本不配!”骆寒阳紧紧抱住了她,声音充满了恐惧但也充满了仇恨,“他想打败我,可惜他是痴心妄想!”

“没……没有人……要把我从你身边抢走……”夏霜艰难地挤出辩白。

“那个野!男人有!”骆寒阳发疯一般地推开了她,一把抓起躺在血泊之中的男人,提着他脖领上的衣服狠狠说道。

可怜的王浩已经没有了生气,他的头歪斜在一边,如同一只即将被宰杀的动物。

“他居然敢偷偷跑来这栋别墅,妄图带走你!”骆寒阳生气地朝王浩怒吼,不停地摇晃,可惜王浩早已失去了挣扎的力气。

“唔——!”

说着,骆寒阳又一脚踩在王浩的脸上,他力道越来越重,王浩的嘴巴上贴着胶带,发出令人心惊的痛呼。

夏霜目睹眼前的一切,吓得浑身颤抖,此时此刻,她才终于明白什么叫做真正的魔鬼。

她害怕地一动不敢动,连大气都不敢出,冷汗顺着脸颊不断滴下,她甚至能感觉到自己全身都在起鸡皮疙瘩。

骆寒阳蹭地撕下王浩嘴上的胶带纸。

“救……”

王浩的呼喊还没出口,骆寒阳就一脚踢在了他下半边脸上,鲜红的血液从王浩的鼻腔和嘴巴中流出。

“我问你,是谁告诉你夏霜在这栋别墅里?”骆寒阳又狠狠踩在王浩的胸膛上。

“是……是夏霜打电话告诉我的……”

王浩嘴里含着血和自己被打断的牙齿,含糊不清地说着。

“你说什么?!”骆寒阳有些难以置信,他明明已经没收了所有的通讯设备。

他收起脚,转身走到角落里,拿起了一把刀。

“骆寒阳,你要做什么!”直觉告诉夏霜,骆寒阳要做更恐怖的事。

“这是对他的惩罚!”他一边说一边拿刀对着他的右手狠狠砍了下去。

“嗷”地一声惨叫过后,王浩疼晕了过去。

夏霜被血腥味和眼前的血红折磨得直想吐,她仿佛又回到了自己被强曝的时候,那些歹徒拿着刀在她被扒!光的身体上比划。

她越是发出尖叫,那些人就越是恶意十足地笑。

此刻的骆寒阳和那些穷凶极恶的歹徒没有任何区别。

“你这个疯子!你这个神经病!”夏霜已经被面前陌生的骆寒阳折磨得快要崩溃,口不择言地宣泄着自己的恐惧。

“我是疯了!是你把我逼疯的!”他拿着从王浩手上砍下的食指,一步一步朝夏霜近,那根手指还淌着血,骆寒阳每走一步,地上就留下鲜红的血滴。

“你……你……想……做……做什么?”夏霜看着从鲜血中走来的魔鬼语无伦次。

“呵呵呵……”骆寒阳冷笑着,他一言不发地走过来,像是走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别过来,你别过来!”夏霜觉得自己也快要被弄疯了。

看着身上沾满血迹的骆寒阳一步步向她靠近,她似乎看到死神在一步步逼近,她心里充满了恐惧,拼命地挪动自己的双腿,可是因为太过恐惧,她的四肢已经麻木僵硬,根本无法逃离这个地狱。

她眼睁睁地看着骆寒阳将那根血淋淋的手指放在自己眼前,新鲜的血腥味直扑鼻腔。

“拿……拿开!”夏霜扭头趴伏在地上干呕。

“你不喜欢?这可是他想要解开密码的指头啊,他差一点……就可以带走你了。”骆寒阳盯着夏霜嫌恶的脸,语气似乎有一丝丝的喜悦。

夏霜死命地摇头,她被这一切吓得不轻。

“我不跑了,我发誓,我再也不会逃跑了,求你饶了我吧!”夏霜摇着头对他喊。

恐惧的泪水奔涌而出,根本不受她的控制。

“别哭啊……”不知什么时候骆寒阳已经扔掉了王浩的手指,一把把她搂在怀里,不停地亲吻着她的眼角,脸贴着她沾满泪水的脸颊。

转而,又粗暴地撕掉她的上衣,一手抓住她的头发,将她按到冰冷的地板上。

残留着王浩血液的地板上。

夏霜的大脑已经停止了思考,仿佛被压在地上的人不是她,只有疼痛是真实的。

没有爱抚,没有怜悯,只有绝对的征服,这是对她的惩罚。

“你是我的,说你爱我!”骆寒阳顶跨,每一次狠狠刺入都暗示着对她的占有,那种从里到外彻底的占有。

“嗯……我……爱你……啊”夏霜已经被折磨地毫无招架之力。

她知道自己正在被一点一点吞噬,骆寒阳已经掌控了她的身体和思想,终有一天,她将成为只属于骆寒阳一人的玩偶,任他摆布,由他*纵。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