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看君心似我心

笑看君心似我心

作者:00
主角:夏珊珊沈之白 分类:古代 状态 已完结 时间:2022-04-21 10:51:11

作者“00”创作的小说《笑看君心似我心》,本书主人公是夏珊珊沈之白,其中精彩内容简介:长华街中央,一栋华丽的高楼中,有一间昏暗的楼阁,布致精美,青烟从金兽炉中徐徐溢出,余韵悠长。聂渊斜倚在长椅上的半垂眸,一席黑衣盛大的铺满了长椅,烛光下可见隐隐闪光的银色图纹,远远看去像是笼罩在一片黑云之中。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说完她倨傲的看着众人,这本是后宅之事,一般不会惊动前面的爷们,可是自从段昭母亲过世之后,段肃不娶妻不纳妾,可见段肃用情之深,且段昭自小流落在外,如今段肃明珠重得,肯定是捧在手心里的,若她真向段肃求助,段肃爱女心切,等年关回京复命时,肯定要替女儿讨回公道。

各中利益,夏珊珊不清楚,老夫人和两个夫人却是清楚的,夏姗姗说到底是外人,为了她得罪段肃,那可划不来。

.........

京都长华街,是最繁华的地段。

长华街中央,一栋华丽的高楼中,有一间昏暗的楼阁,布致精美,青烟从金兽炉中徐徐溢出,余韵悠长。

聂渊斜倚在长椅上的半垂眸,一席黑衣盛大的铺满了长椅,烛光下可见隐隐闪光的银色图纹,远远看去像是笼罩在一片黑云之中。

再往上,一只修长的手轻巧的握着一把小锉刀,漫不经心的替自己修着指甲,散漫之极,薄唇微微勾起,唇上一粒微不可见的小痣。

聂渊生得极美,姿势慵懒,好像一只猫儿在午睡一般,但当注视到他眼睛中的浓黑时,就会让人不由胆寒,从心里发出的畏惧,瞬间就可以明白,那只握着锉刀的手,翻转之间就可颠覆风雨。

他面前的男子月白色衣衫,身姿挺拔,模样虽不似他那般俊美逼人,却也是亲切温和的俊美,若是段昭在此,一定能认出这是她前生少数欣赏的人之一,富商公子沈之白。

“聂七,邪医谷虽是方寸之地,但手里有大量药材,且天下名医半数出自邪医谷,若可得之,实为一大助力。”

“不必。”聂渊懒洋洋道:“现在邪医谷被老九的人控制了,我们再动手,适得其反。”

沈之白思索一阵,点头,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咂砸嘴,道:“不过倒是有一桩趣事,邪医谷谷主过世,是邪医谷少主杀了他,江湖上有人追杀那个少主,结果那人逃到京都,成了段家小姐,真是有趣。”

黑衣男子不为所动,检查自己的指甲,散漫的开口:“段家?哪个段家?”

沈之白斜了他一眼:“京都有几个段家?天下有几个段家?”吊儿郎当的道:“自然是大将军段肃,听说那邪医谷少主是段肃的女儿。”

聂渊修着指甲,吹了吹碎末,平淡的眼睛终于有了一丝涟漪:“段肃的女儿?段......昭昭?”

沈之白怪异的看着他,转瞬又明白过来,嬉笑道:“我还差点忘了,那段家小姐和殿下您是自幼相识的。”

说着他便不会好意的笑了:“听说当初她失踪,殿下您还伤怀了好一阵呢?”

他颠了颠手里的锉刀,做势要砸:“沈之白,东街的铺子你不想要了?”

沈之白顿了一下,无奈的瞪了男子一眼,道:“开句玩笑而已,荡王殿下这么小气。”转而又讨好道:“殿下,东街的铺子我收了好久,那些人不好收拾,还得殿下您出马呢!你就可怜可怜我这生意人,为您鞍前马后,替我周旋周旋嘛!”

聂渊不动声色,闭眼无言。

沈之白乐呵呵的笑,抓着桌上的点心往嘴里塞,边吃边道:“虽然您又冷漠又无情,但是.....”

他话还没说完,房门就被咚咚敲响,想起一个激越的声音:“掌柜的,东街的铺子有着落了!”

沈之白差点没被噎死,费力的将嘴里的点心吞了进去,嬉皮笑脸的就扑倒男子面前:“我就知道殿下面冷心热,最疼小的了!”

聂渊斜了斜眼睛,眼中有一丝疑惑。

伙计已经进来了,走到沈之白面前恭贺道:“掌柜的,下面来了一个人,说可以替您收了东街的铺子!”

“嗯?”沈之白奇怪道:“不是您?那是谁?”

聂渊没有说话,但是眼中也有疑惑,东街是块肥地,其中鱼龙混杂,十分棘手,沈之白又是个扣门的,不肯出大价钱,所以才磨到现在,如今谁敢放这么大的话?

沈之白看着聂渊神色,知道不是他做的,顿时就泄了气,心道又是哪个大言不惭的家伙,想坑蒙拐骗他,随即不悦道:“给我打出去!耍爷玩呢!”

伙计道:“不像是骗人的,好歹是将军府的人,不至于骗您吧。”

沈之白心中又惊了一下,回想着将军府的人,开始有些相信了,道:“将军府的?段贵?段荣?哎,都没那个本事,莫非?段瑾瑜!”

沈之白险些跳起来:“可是段瑾瑜不是在边疆么?”

那人挠挠头:“不是段少将,是个小姑娘,好像是段少将的妹妹,段....段什么来着...”

“段昭。”

“段昭!”

两人异口同声的说出了名字。

“对!”那人拍手叫出来:“就是叫段昭的,掌柜的你要不要下去看看?”

沈之白顿了顿,虽然来人是段昭,着实让他有些意外,但是他是个商人,走南闯北,三教九流的朋友认识得不少,之前也听说过邪医谷少主,心里对段昭的印象停留在纨绔二字上。

关于段昭之前不学无术的性子是有所了解的,旁人不知道,他却晓得,如今九殿下的人控制了邪医谷,那老谷主死得蹊跷,罪名却让段昭背了,这么一个身边有财狼虎豹的无能之人,如今说可以替他收铺子,他才不信。

便摆了摆手:“去说我不在,打发她回去吧。”

来人有些为难道,踌躇着。

沈之白来气了:“没听见我说话吗?怎么着,你们还反了不成?”

伙计无可奈何,正要退出去,一直沉默的聂渊开了口:“她怎么说?”

伙计不晓得聂渊的来头,只知道和自家掌柜关系紧密,但段昭说出的话实在是不方便让旁人知晓,便犹犹豫豫的看着沈之白,沈之白知道伙计的心思,无所顾忌的摆摆手:“你说嘛!他可是我的掌柜的!”

伙计心中还有疑惑,沈之白富甲天下,怎会还有人是他的东家?但是沈之白已经说出来了,他便也不再避讳,一闭眼道:“她说您若不见她,就把你屋子里那尊白玉美人是赝品的事情说出去,让你变成一个笑话!”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