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迷梦之源 > 书库 > 龙武天眼
龙武天眼

龙武天眼

作者:微寒
主角:苏秦邱岚 分类:都市 状态 已完结 时间:2022-04-22 15:27:13

小说《龙武天眼》中的主要人物有苏秦邱岚,是大神级作者微寒所创的佳作。故事内容梗概:这只手臂,已经不是身体一部分,而是一只机械手!除了左臂,他的脑壳、他的右眼,都已经换成了机械装置,那是一次惨烈而艰巨任务留下的纪念。由于苏秦的左臂、脑壳换成了机械,使用了高新科技研发的特殊金属,如今他的重量已经超过二百公斤!其实,刀疤汉那一枪即便打在苏秦的脑袋上,也无法击穿他的脑壳。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邱岚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只可惜没能叫停这次斗殴,见苏秦无事,心中稍安,面带忧色连忙上来询问:“苏秦,你没伤着吧?”

邱岚的出现,惹来了许多村民的白眼,村民们多半散去,部分向遭难户慰问。

“没听刘疯子说吗?我是痞子王!”苏秦挑眉一笑,说道:“一群白给的货色!”

邱岚挽着苏秦的左臂,感觉那左臂冷如冰霜,蹙眉问道:“你的手臂……”

苏秦神色微变,连忙推开邱岚,笑着搪塞道:“这天真够冷的。”

这只手臂,已经不是身体一部分,而是一只机械手!除了左臂,他的脑壳、他的右眼,都已经换成了机械装置,那是一次惨烈而艰巨任务留下的纪念。

由于苏秦的左臂、脑壳换成了机械,使用了高新科技研发的特殊金属,如今他的重量已经超过二百公斤!其实,刀疤汉那一枪即便打在苏秦的脑袋上,也无法击穿他的脑壳。

苏秦的右眼为机械眼睛,不仅连接着脑神经,还连接着军事卫星,只要他愿意,随时可以获取到互联网上任何讯息,并能够捕捉任何他想要捕捉的讯息。这只右眼,相当于是一只天眼!

这些奥秘,其中的煎熬与痛苦,苏秦自然不会告诉邱岚,更不会告诉任何人。

邱岚并未多想,只是担心苏秦而已。

“苏秦?你真是苏秦”护着老妇的年轻女子凝望着苏秦,眸光中闪烁着复杂的表情。

苏秦并不认识她,微微点头示意。

女子面颊突然变得绯红,略微低着头,压低了声音说道:“谢谢你。你可能不记得我了,我是你初三的同桌薛晴,以前经常帮你写作业呢。”

“薛晴?”苏秦用力回忆着,他的初三记忆全部给了邱岚,还真记不得了,尴尬地笑了笑:“有点印象。”

“晴晴!愣在那干嘛”老妇人从地上爬了起来,瞪着薛晴道:“一个是**犯,一个是秦老三的未婚妻,有什么好谢的!”

“未婚妻?”老妇的话让苏秦一愣,转而望向邱岚。

邱岚则一脸难为情,转身逃跑似的飞奔离去。

苏秦并没有去追,远远地望着邱岚离去,心中百味杂陈,却不是因为老妇的偏见,而是邱岚竟成秦洋的未婚妻!旧仇新恨,全部浮现在他狠厉的脸上。

“秦洋!”

卸甲返乡,除了组织交给苏秦追查GMT研究成果,并寻找科研组主创林博士的任务之外,他还有一个私心,便是拿回本属于自己的一切,包括邱岚!

苏、秦两家一南一北,都是清平镇首屈一指的大户。苏秦父亲姓秦,母亲姓苏,父母早亡,自幼在外公家长大。外公苏计哲是国内知名的老中医,还是一位武术家。

苏秦是在苏计哲的教导下长大,或许因为身世的关系,从小就顽劣叛逆,辜负了苏计哲的栽培,十六岁因**入狱,自此音讯全无。

刺骨的寒风吹拂着苏秦的衣衫,踏雪之声清脆,这条路很荒凉,已经很少有村民居住,整个清平镇如今很少有如此僻静的地方。

一片青翠欲滴的竹林映入眼帘,竹林深处卧居着一处古朴庭院,庭院十分阔气,青砖碧瓦的围墙,已经有些岁月,门额悬挂着一口横匾,上书‘苏府’二字,除此之外,门外还立着一块铜牌,标注国家AAAAA级保护建筑。

苏秦驻足在门外,仰望着牌匾,突然很想大声哭出来,这是他自幼生活的地方,这里住着最疼爱他的亲人!

“噗通!”

苏秦双膝跪在雪地中,扬声大吼道:“不孝孙儿苏秦回来了!!!”

吼声回荡在庭院内外,竹林摇曳,积雪从竹枝间耸落。

“吱呀!”

厚重的木门被人从门内推开,传来门环叮铛的声音,一位老态龙钟的佝偻老者,眯着眼向苏秦打量。

“钟伯!”苏秦一眼便认出了苏府管家,觉得亲切无比。

钟伯眉毛高高挑起,细眯的眼睛睁大了许多,满脸疼惜,抢步走到近前,一边细细打量一边搀扶苏秦道:“乖孩子,你……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太好了!”

苏计哲疼爱苏秦,但苏府家教极严,当年苏秦闯下大祸,违背了苏计哲教导他的原则,苏秦未得外公允许,不敢起身。

“嘭!!”

大门被一股劲气轰开。

“让他跪着!!!”

门内走来一位老者,先声夺人,双眸锃亮,不怒自威!

苏秦与钟伯同时抬头望去,恰是苏计哲,这位老者年逾七旬,鹤发童颜,精神矍铄,体态不输壮年大汉,身上披着一件貂裘白袍,颇有古代宗师风范,在这个年代,很少能见到有这般气质的老人。

苏计哲眸光中透着一股威严,直刺苏秦,苏秦竟不敢抬头与他对视,愧疚地低着头,像个犯错的孩子。

“外公……”苏秦刚刚张口。

“别叫我外公!!”苏计哲目光一寒,怒指着苏秦道:“苏府怎出了你这么个逆子!”

“老爷,都七年了,秦儿也知错了,您就……”钟伯在旁小心翼翼地劝说。

“哼!”苏计哲冷哼一声,指着苏秦道:“你问他,会认错吗?习武之人,如果都像你这样意气用事,那还不天下大乱你想**就**,你以为那是鸡鸭畜牲”

苏计哲因过于气愤,吹了寒风,一阵剧烈咳嗽。

钟伯连忙上前搀扶,抚着苏计哲的后背,劝道:“老爷,您就别置气了。”

苏秦从地上跪走到苏计哲面前,满脸担忧地问道:“外公,您这病……”

苏计哲不顾钟伯阻拦,扬起一脚将苏秦蹬翻在地,骂道:“小兔崽子,这病还不都是你给气得!”

“苏秦,你就给老爷服个软不行吗?”钟伯瞪了苏秦一眼,暗示道。

苏计哲没有说话,只是望着苏秦。

“习武之人,行侠仗义!秦洋仗势欺人,唆使地痞流氓欺压村民,我只是做该做的事情罢了。”苏秦却没有服软,反而更加倔强。

“你这惹是生非的忤逆之徒!我留你何用”苏计哲恼怒至极,吼道:“请家法!我今日要废了这逆孙!”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