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足球资讯 > 

仅仅打败对手是不够的纳帅不能只靠星闪来延续生命世界杯

仅仅打败对手是不够的纳帅不能只靠星闪来延续生命世界杯

2022-10-20

凭借卢卡斯埃尔南德斯和萨内的进球,拜仁在长时间的被动局面后完成了对巴萨的反制,欧冠小组赛取得两连胜。面对哈维精心打磨的压迫/快速反应体系,拜仁依靠抗压能力极强的防守应对。中期它看到了机会,然后努力结束比赛。内内回归主力后,表现出可喜的上升势头,连续两场欧冠比赛发挥出色,为陷入战术死胡同的纳格尔的男人“续命”。

拜仁依靠强力支持带来的战术加成,取得了梦幻般的赛季开局。从德国超级杯战胜RB莱比锡到客场复仇波鸿,纳格尔的球队前四场比赛打进20球,极速组合令人望而生畏。从主场对阵门兴开始,拜仁的形势急转直下,联赛遭遇三连平,做客梅阿查时也跌跌撞撞。纳格尔对比赛的评论一路走低,渐渐被下课声包围。

自从进入为期一周的双赛模式后,拜仁的活力明显下降。顶级球队追平柏林联队,拜仁的跑动距离(112.8km-119.7km)远远落后于对手;三天后,面对意甲球队国际米兰,拜仁球员的平均跑动距离(11.46km)与对手不相上下。如果萨内不是依靠个人能力解决战斗,纳格尔的球队早就取得了双线四平的尴尬战绩。这次对阵巴萨,拜仁球员的平均跑动距离是11.50km,相比巴萨(11.34km),虽然没有多一个球员的优势,但是相比之前的比赛已经有了很大的提升。形势被动完成反制并非偶然。

与联赛比赛相比,纳格尔的竞选更加保守。4231/424阵型的优势在于对冲,需要运行作为支撑才能达到后期的强势。拜仁球员无愧于他们的使命。

拜仁在六冠王期间凭借强大的跑位能力横扫六合。格雷卡、托马斯穆勒、科曼主动增肌,高位压迫体系让对手感到恐惧。后防更新已经完成,加上中前场的萨比策、萨内、穆西亚拉、马内的加入,就不那么潇洒了。除了控球能力达不到顶级中锋和前卫的水平,与拥有“影锋”属性的格雷卡相比,萨比斯对两个点球的控制力还不够,配合中锋打禁区的能力也略逊一筹。

以佩德里为首的巴萨球员,传球和控球能力都很强。拜仁很快发现极端高压无济于事,转而采用半场防守带动快攻。

而且穆勒和马内轮流回撤接球,保证了中场的运输线畅通。

阿方索戴维斯和马兹拉维防守强,巴萨边路受限,进攻连续性不足,否则莱万多夫斯基会获得更多得分机会。

从联赛到欧冠,萨比斯在防守上的表现值得称道,这张黄牌也成为纳格尔的人提前进行换人调整的机会。

无论是前场反击后的快攻,还是低位防守后的反击,哈维都会要求球员竭尽全力加快速度,避免边锋在阵地战后陷入重围。面对巴萨前场三人组的冲击,拜仁的后卫表现出了很强的防守能力。阿方索-戴维斯完全限制住了拉菲尼亚,尤-帕梅卡诺和卢卡斯-埃尔南德斯在与莱万多夫斯基的对抗中也不落下风。替补出场的马兹拉维在防守和进攻阶段表现出色,拜仁逐渐扭转颓势,开始形成围攻之势。

【前场多人迷失,“乱中取胜”为哪般?】

萨和穆西亚位置重叠,右路球多次被对手抢断;穆勒在禁区内拿球后只能回球,根本无法对球门构成威胁;马在中路的时候压制不了中后卫,拉边接球很难突破孔德的防守.就像上赛季对阵比利亚雷亚尔的比赛,B

穆西亚拉和萨的位置重叠,马内和穆勒争抢时互相撞击,前场球员进攻时站成一条线.拜仁的阵地战进攻组织比较混乱,纳格尔的人需要尽快理清头绪。

在过去三场输给巴萨的比赛中,莱万多夫斯基是拜仁表现最好的球员之一。莱万多夫斯基凭借体能、灵活、敏捷和对抗能力,不仅可以充当阵地战的支点,还可以通过“拉出去再打回来”的方式瓦解对方防线,撑起压迫体系,推动快速反击,无缝衔接各种战术。莱万多夫斯基的稀有性注定了它的替身很难找到。在莫比莱,奥巴姆扬和亚德里安拉莫斯无法一起填补多特蒙德9号位的漏洞,拜仁目前的困境也在意料之中。

萨比塞可以在完成防守后插入远射,内格尔换上格雷卡的目的是为了保持后攻的强度。格雷卡远射制造角球,卢卡斯埃尔南德斯打破僵局。

冠军球队已经进入战术瓶颈期,拜仁需要新援带来活力和战术增长点。经过上周末的联赛间歇期,马内的状态依然没有回到预期的水平。上赛季,马内作为中锋,依靠自己强大的身体柔韧性和出色的对抗能力,能够达到支点效应世界杯举办地,这一点还没有表现出来。穆勒的影锋属性是不可逆的,作为中锋的局限性在瓜迪奥拉和安切洛蒂时代无疑已经有所体现。前面四人组找不到传切空间,高位逼抢效率不高。纳格尔-曼斯曼决定用吃到黄牌的格雷卡换下萨比斯,通过加强后排的冲击力,从布斯克茨的防守区域寻找突破口。

【萨内神鬼莫测,纳帅面临抉择】

上赛季,纳格尔-施曼就已经发现了拜仁中场技术含量不足的问题,不断调整萨内的位置就是为了填补前腰位置的空缺,分担金米奇的压力。在具体打法上,萨内减少了带球进攻,利用了马内和穆勒的掩护世界杯举办地,增加了突进点和无球跑动,努力提高右脚的控球能力,扩大了进攻视野。在强度更高的欧冠比赛中,虽然萨内已经连续两场通过进攻中路取得进球,但是在倒脚处理球的时候还是有很多失误,个人技术水平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下半场开始,拜仁集中进攻布斯克茨,哈维准备不足。

奈作为右翼,局限性很大,失误很多,所以纳格尔的人需要重新安排前场四人组的位置。

科曼和萨内都适合担任左边锋,如何帮助两人共存是困扰纳格尔-西曼的难题。在梅阿查的第一轮比赛中,内格尔西曼将萨内放在左翼,科曼开始担任右翼。本轮主场对阵巴萨世界杯举办地,科曼因伤缺阵,但萨内没有出现在左侧。右翼的设定再次显示了他的“鬼神两重性”,纳格尔的战术选择让人难以捉摸。

【总结】

欧冠小组赛第一轮过后,两名与纳格尔-曼恩关系密切的德国少帅被开除。图切尔执教奥格斯堡时,将纳格尔曼斯曼引入教学圈,泰德斯科和纳格尔曼斯曼都是魏斯韦勒大学的高材生。所以,接连失去帅位,这对纳格尔的男人触动很大。面对复仇心切的巴萨,纳格尔奥斯曼采取了更加“节能”的打法,即在做好防守的前提下耐心寻找进攻机会,然后全力以赴赢得比赛。

拜仁的“基础菜”是联赛,欧冠只是锦上添花。如果不能带领拜仁尽快在德甲找到自己的霸气,纳格尔的压力是无法缓解的。

多特蒙德在莱万多夫斯基离队后陷入混乱,现在拜仁也必须经历一段阵痛期。除了依靠球星的个人能力,纳格尔的人还需要减少低效的人员实验,尽快找到最佳战术路径,为这支后弗里克时代迷失的球队指明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