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穿越娇女成战妃

穿越娇女成战妃

穿越娇女成战妃

来源:掌中云 作者:枫影灼灼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5-28 18:05:20

由知名网络作家枫影灼灼创作的古代重生小说《穿越娇女成战妃》,书中的男女主人公是温佑宁莫北渊。小说情节为:看到这个当朝最年轻的宰相醒来,第一件事是找自己的娘子,温佑宁不由得挑了挑眉,对他的印象好了一点。随后向房中努了努嘴说道:“你娘子没事,只是有些脱力,这是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至于晕倒在门口的吕恒斌,温佑宁用软布把婴儿裹好后便一脚将他踹醒,随后不耐的说道:“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见点儿血就晕了,真是没出息。”

“娘子,我的娘子呢?”吕恒斌醒过来第一件事,便是急匆匆的站起来,看向躺在床榻上已经晕过去的自家夫人。

看到这个当朝最年轻的宰相醒来,第一件事是找自己的娘子,温佑宁不由得挑了挑眉,对他的印象好了一点。

随后向房中努了努嘴说道:“**子没事,只是有些脱力,这是你的儿子。”

话音落下,温佑宁便把怀中的婴儿放到了吕恒斌的手中。

看着怀中刚刚生出的如皱皱巴巴的红猴子一样的孩子,吕恒斌眉目舒展开来不由的傻乐出声,这副模样怎么看也不像是当朝宰相。

之后温佑宁便去了另外一个房间,将外层带血的衣服脱下,又清洗了一番,这才迈步走了出来,莫北渊正在门口等她,一脸探究。

“你现在身上有越来越多我看不透的点,你真的是大家闺秀吗?”莫北渊的眼睛微眯,一脸试探的看着温佑宁。

温佑宁表情并未有任何变化,只是笑了笑,抬头冷静的看着莫北渊:“说我是大家闺秀也不尽然吧,毕竟大家闺秀不会当众休夫,也不会在五年前被自己家人鞭打致死,扔在乱葬岗,我是从乱葬岗中爬出来的人,你说这样的我还能是大家闺秀吗?”

这些话让莫北渊变得沉默下来,他对于温家的事不甚了解,毕竟温恒只是一个小官,还不至于让他堂堂一个瑞王上心。

这里的事情处理完后,温佑宁也没有久留,直接大踏步地离开了医馆,莫北渊也没拦她,等吕恒斌欢喜的抱着儿子出来时,却发现恩人已经离开了。

“瑞王爷,恩人怎么不见了?”吕恒斌疑惑的说道,莫北渊只是看了他一眼淡淡的回答道:“她走了。”

听到自己的恩人走了,吕恒斌愣了好半晌,就在这个时候,产婆也到了,看到母子平安,根本就没有自己什么事情了,一时之间也是有些愣神。

虽然孩子已经生下,但是产婆却可以查看自己娘子的具体身体情况,于是吕恒斌还是让产婆进了房,过了半晌之后,房间内传出了产婆惊呼的声音。

随后产婆身子就踉踉跄跄的从房间内跑了出来,嘴唇哆哆嗦嗦地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发生何事,为何如此惊慌?”吕恒斌此刻拿出上位者的姿态,眉目中带着严肃呵斥着惊慌的产婆。

产婆哆嗦着手指着房间里的宰相夫人,声音颤抖的说道:“夫人的身下被划出了一个口子。”

此话一出,吕恒斌直接僵在了原地,之后医馆又找来了京城里面有名的女大夫,替夫人整治了一翻,果不其然,在夫人身下确实有一个侧切的口子。

“宰相大人不必担心,这个口子我看已经有高人处理过了,而且说实话若不是替夫人接生的人,当即立断切开这个口子,想必夫人也不会如此顺利的生下小少爷。”女大夫恭敬的对吕恒斌解释的说到。

能在如此紧急的情况下做出当机立断的决定,侧切产妇,说不定此刻也不会有母子平安的结果。

吕恒斌坐在那里,好半晌回不过神来,随后不由抿了抿嘴,看着怀中的儿子,喃喃的说道:“恩人是个狠人呀。”

而当时在医馆里替宰相夫人接生,温佑宁只当一个插曲,她来到一家糕饼店买了许多的糕点,随后便回到了温府。

回到温府后她便直接来到了祠堂,毫不犹豫的跪在了温佑宁死去的娘亲牌位面前,喃喃说道:“想必你们已经在底下相见了吧,你们的仇我会替你们报,在底下你们就好好的看着,他们的报应很快就来了。”

温佑宁买的那些糕点,正是她残存记忆里面去世的娘亲喜欢吃的糕点,拜祭完了娘亲后,她便回到了栖霞阁,踏进屋中,鼻子不由得嗅了嗅,依旧是梨花香。

不过她并未说什么,甚至还夸赞这梨花香十分好闻,之后就说自己累了,要休息一会儿,很快,在氤氲的梨花香之下,她便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天色也渐渐的暗了下来。

“小姐睡得时间是否有些久了,要不要叫小姐起来吃晚饭呀?”彩霞犹豫的站在门口,她们敲了好几次门,房内的温佑宁都没有回应。

而温佑宁在之前吩咐过,如果没有她的允许不得进入房间,现在已经到了传晚饭的时候,于是彩霞犹豫不决。

就在她们犹豫不决,不知道要不要叫醒温佑宁时,突然有一个小丫鬟急匆匆的走了过来,对着两人说道:“彩云彩霞姐姐,府门口突然来了几个人,说是你们的家人。”

“什么,我们的家人?”彩云眉头

吕恒斌点了点头,倒也没有隐瞒,之后,温佑宁便带着自己拿来的药到了后院去查看方氏的情况。

方氏看到温佑宁来了十分开心,连忙拉着她的手到床榻边坐下:“我在瑞王的口中才知道你是温府的大小姐,真没想到温小姐竟有这么好的医术,救了我和小儿一命。”

“凑巧罢了。”温佑宁谦虚的说道,毕竟她还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

之后温佑宁替方氏诊断了一番,本是不想开药的,但是在方氏的坚持之下,还是替她开了几幅药。

在临走的时候,吕恒斌对温佑宁告诫的说道:“温小姐,你性子洒脱,不拘小节,但是也因为休夫的事情得罪了国公府,国公爷一生光明磊落,正直无比,但是宋小公爷为人却是睚眦必报,温小姐可一定要小心。”

“谢谢吕大人提醒,我记在心上了。”温佑宁微微点头便离开了宰相府。

而不久,温府的大小姐温佑宁和宰相府扯上关系的事,也在整个京城传遍了。

到了傍晚,便有一个黑影闪进了温佑宁的闺房,温佑宁猛的坐起身来,目光如黑暗中的狼一般死死地盯着面前的人影,随后竟突然一笑,整个身子都放松下来,伴依靠着旁边的床杆说道:“怎么,堂堂的瑞王爷这是偷香窃玉偷上瘾了不成?”

没错,来人正是瑞王莫北渊,他目光炯炯的盯着温佑宁,随后坐在椅子上沉声说道:“我听说今天国公爷来找你麻烦了。”

“不是什么麻烦,只不过是解除了我和宋小公爷的婚约,瑞王什么时候对我这么关心了?”温佑宁笑嘻嘻的说道。

莫北渊透过床榻周围围着的重重纱帐,仿佛要看透里面的那个女人,不一会儿又开口问道:“你身上的伤怎么样?”

“瑞王爷的药好用,现在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了。”温佑宁已经有些不耐烦了,语速快了一些,以女子之身,她并不想与莫北渊有过多的交往,以免暴露自己的身份。

可是莫北渊就偏偏不走,坐在那里如一座阴沉的大山一般,巍然不动也不说话,看起来倒是有些渗人。

温佑宁就这样耐着性子的等了好一会儿,最终是有些等不住了,素手一掀将重重的帷幔掀开。

随后对着坐在那里半晌不动的莫北渊说道:“瑞王爷,我好歹是个姑娘家,你这大半夜的待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