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田间有个相国千金

田间有个相国千金

田间有个相国千金

作者:酸奶桃
主角:林云徐戎牧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6-11 12:06:59

小说内容文笔新颖,匕首投枪,结局不俗套,原创小说《田间有个相国千金》讲述了林云徐戎牧之间的故事。故事概述:她一睁开眼,发现自己从从相国千金变成了病恹恹的小村姑林云。后来,她被爷爷奶奶卖给屠夫了,可他们还不算晚,每天都厚着脸皮上门搞事情占便宜,这下大小姐林云可没有那么好的脾气继续容忍下去了,恶人来一个她掐一个,来两个她踩一双,谁别想占她的便宜!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林云的心一直砰砰直跳。不是因为此时徐戎牧靠的很近,而是因为刚才他的那番话。

“我万分心悦我家云儿,”

“就算那些事儿不是谣言,我一样心悦林云。”

一想到这里,林云的心里就一阵颤动。一直走到了小山坡上,林云还在神游。脸颊红扑扑的,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小云儿你想什么呢?”徐戎牧伸手捏了捏林云的脸颊:“不是要来山上寻药吗?怎么光顾着发呆了?”

听了这话,林云恍然回神。正好对上了徐戎牧那双亮晶晶的眼睛,不由得晃了晃神:“我在想你刚刚好像跟我表白了呢……”

说完,林云的脸瞬间通红。

天哪!她到底说了什么!

他们不过才相处了月余的时间,徐戎牧一定会觉得她过于轻浮了吧!

这么想着,林云的脑子仿佛瞬间被泼了一瓢冷水,想都不想,转身就走开了:“哎呀,我看到草药了!”

虽然她知道借口很拙劣,但是林云此刻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连花锄都没想到要拿,自顾自的挖开了积雪,挖起了一颗忍冬草。

一旁的徐戎牧先也不知道她怎么了,当看到林云红彤彤的耳垂的时候,立刻明白了什么一样,抿着嘴唇笑了笑,走过去,蹲在她的身边,道:“小云儿,徒手挖土累吗?”

听了这话,林云立刻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件多么蠢的事情,但是她却也依旧硬着头皮:“不累!”

“那好吧,”徐戎牧强忍着笑意:“那我就不给你花锄了。”

说完,徐戎牧起身就要走。

林云一下极了,站起身就去抓徐戎牧背后背着的竹篓子,却没想到一把按在了竹篓子的倒刺上,当即痛呼出声。

听到声音,徐戎牧果断的回头,林云的手心已经渗出了血来,他的脸一下就黑了:“流血了!别乱动!”

说着,徐戎牧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块干净的纱布,鞠了一捧雪,等雪水把纱布融化之后,这才用纱布轻轻的擦拭着林云手心的伤口,然后又掏出了一块干净的纱布,不知道又从哪里掏出了一小瓶金疮药,倒在林云的伤口上,再用纱布细细的缠好。

当林云看到徐戎牧拿出金疮药的时候,眼瞳微不可见的缩了缩。

徐戎牧拿的金疮药上面有军需特供的印章,她曾经在相国府见过。当时她还研究过金疮药的成分,确定是没有问题的真药后,因为配方奇特,她还特意去请教了军需药师,跟他们学习过一阵子。

可是,徐戎牧为什么会有军需特供的伤药?

虽然他说自己曾经在二殿下的麾下做事,可既然已经离开了三年了,就算还留着药,药效也应当过期了才是。可林云闻了闻手上的纱布,药味浓郁,绝对不是快过期的药品。

给林云包扎完伤口后,徐戎牧看到林云闻了闻手心,当即抿了抿嘴唇,一边在心中暗自感叹大意了,一边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道:“你怎的这么不小心!还好我前些日子在伐木谷做工的时候有个兄弟给了我这药,否则你这少不得又要病一次!”

听了这话,眼珠子转了转,也不知道徐戎牧这话该不该信:“我闻着这药味儿挺好闻的,应该不便宜吧?”

“当然了,”徐戎牧说话间,已经把背篓上的倒刺全都清理干净了:“这是军需特供药,在军营里只有千夫长以上的人才可以领用的。”

“这么珍贵啊!”林云砸了咂舌:“那你还给我用了,多可惜。”

“你伤着了才叫人难过。”徐戎牧说着,把林云从地上拉了起来:“你也别挖了,告诉我哪里有草药,要怎么挖比较好,我来挖。”

听了这话,林云心里那点儿疑虑也抛诸脑后:“你糙手糙脚的,把草药挖坏了怎么办,还是我来呗!”

“你听话,”徐戎牧拦住了林云:“要是你看我挖坏了根茎,我就用手挖,保证不弄坏,可好?”

林云自知拧不过徐戎牧,纠结了半晌,还是点了点头。

虽然几乎把山给疯了,可是在这种极端的天气,往往能碰到不少好东西。

比如说被冻僵的毒蛇,可以带回家做成蛇王药酒。

还有只有大雪天的时候药性才最好的杜仲、牛膝和玄参。

天色微微暗淡的时候,小夫妻虽然没有挖到多少好东西,但是夫妻搭档,倒是其乐融融。

出门的时候听蓝婶婶说家里男人的老寒腿又犯了,临回去的时候,林云索性挖了点儿艾叶杆子。趁着做饭的档口,烤干后做成艾杆针,连带着撸下来的艾叶子一起,装好之后,在锅里焖了一锅也野菜面疙瘩煮着,跟徐戎牧一起去了蓝婶婶家里。

“云丫头,徐兄弟,你们这是做什么?”蓝婶婶有些疑惑的看着抱着东西的徐戎牧和林云。

“蓝婶婶,我白天的时候听你说蓝叔叔老寒腿犯了,我夫君跟我说他知道个土方子,很有效,所以就来告诉你来了。”说着,林云把那袋艾叶子交给蓝婶婶:“这是艾草的叶子,你拿去煮水,煮沸后往里面加三次冷水,然后端出来给蓝叔叔泡脚,我现在跟夫君去给蓝叔叔做艾灸。”

听了这话,蓝婶婶不由得愣了愣:“啥?艾灸是……是啥?”

“蓝婶儿,”徐戎牧十分自然的接过了话头,甚至都没有想过林云为什么要拿自己做挡箭牌:“艾灸就是点着艾草杆子,在痛处悬停着,用热气来做针灸。”

“那可不得烫死了吗?”蓝婶婶心有戚戚焉。

“不会,”徐戎牧说着,看了一眼林云:“云儿给我做过好几次,她手艺很好。”

听了这话,蓝婶婶本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还是把他们小夫妻引到了房间里。此时,蓝叔叔正坐在炕上,垂头丧气的发着呆,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那……你们跟老蓝说,我去烧这个艾叶水。”说着,蓝婶婶就抱着那包艾叶出去了。

蓝叔叔的眼神有些空洞,没有了往日的活力。他在屋子里已经听到了刚才的对话,十分配合的掀开被子,艰难的把两条硬邦邦的腿给伸了出来:“你们小年轻总是爱折腾,总之不要把我腿搞废,你们随便试。”

“蓝叔叔,你放心吧,肯定有效的!”林云说着,把艾草杆子点燃后,对蓝叔叔道:“可能会有点疼,但是你忍着点儿。”

“嗯。”蓝叔叔不以为意,他这老寒腿不知道看了多少大夫了,他们都没法子,林云这个小女娃子能有什么办法。

可是当林云拿着两条艾草杆子在足三里和三阴交处烧了一会儿后,蓝叔叔竟然奇迹般的发现,自己的腿竟然能动了!